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11)盍 [aʔ⊦/iaʔ⊦]

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11)盍 [aʔiaʔ]

 

原文:「[盍]何不也。《論語》:“盍亦反其本矣。”[例]盍連雅堂11盍1-1 、盍𢗘。」(金楓出版社本第36頁)

 

說解

例語“盍連雅堂11盍1-1”及“盍𢗘”的台語應該是“aʔ⊦-beʔ”及“aʔ⊦-m⊦”。台語“連雅堂11盍1-1 [beʔ] ”的意義是“欲”、“要”,一般用“欲”、“要”、“卜”等字書寫。字書無“連雅堂11盍1-1”字。“𢗘 [m⊦]”相當於“不”,一般用“毋”、“呣”、“不”等字書寫。字書說“𢗘”同“忽”。“盍”字的意義如連氏所說,一般認為是“何不”,翻成國語則是“怎麼不”、“為什麼不”,通常用於反問。台語“盍欲 [aʔ⊦-beʔ]”(beʔ,暫採用訓讀字“欲”)及“盍毋 [aʔ⊦-m⊦]”(m⊦,暫採用“毋”字)也同樣用於反問。

 

  “盍”字的音義

《廣韻•入聲•盍韻》胡臘切:“盍,何不也。《說文》作𥁋。覆也。”《說文•血部》:“連雅堂11盍1-2(𥁋),覆也。从血、大。(臣鉉等曰:大,象蓋覆之形。胡臘切)。”段玉裁注說:“(𥁋),其形隸變作‘盍’。”《說文今釋》說:“‘𥁋’本為有蓋的盛物之器,覆蓋是其引申義,假借為‘曷’。”《說文•曰部》:“曷,何也。从曰,匃聲。(胡葛切)。”《爾雅•釋言》:“曷,盍也。”《廣雅•釋詁三》:“曷,何也。”《廣雅•釋詁三》:“盍,何也。”由這些記述可知“盍”是“曷”的假借字,意義是“何”。

“盍”又有“何不”的意義。如《左傳•桓公十一年》:“盍請濟師於王?”注:“盍,何不也。”又《左傳•成公六年》:“子盍從衆?”注:“盍,何不也。”《同源字典》說:“盍是何不的合音。”也因此,連氏說:“盍,何不也。”問題在於台語的“盍欲(aʔ⊦-beʔ)”、 “盍毋(aʔ⊦-m⊦)”的“盍(aʔ⊦)”是不是“何不”的意義,以及“盍”字在台語有没有 aʔ⊦ 的音。

“盍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胡臘切(入聲、盍韻),咸攝一等開口、入聲、匣母。盍韻的字在台語原則上文讀音讀 -ap 韻,白讀音讀 -aʔ 韻。例如:塔,吐盍切, t‘ap/ t‘aʔ;蓋,古盍切,kap/kaʔ(蓋棉被,kaʔ-mi´-p‘ue⊦);蠟,盧盍切,lap⊦/laʔ⊦(蠟燭,laʔ⊦-tsiek)。所以“盍”字也讀 -ap/ -aʔ 韻。

在聲母方面,“胡臘切”的反切上字“胡”是匣母。匣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,文讀音讀 h-,白讀時有讀零聲母的例。如:紅,戶公切,hɔŋ´/aŋ´;湖,戶吳切,hɔ´/ɔ´;下,胡雅切,he⊦/e⊦ 等。故“盍”字的聲母也是 h-/0-。

在聲調方面,中古聲母匣母是全濁音,反映在台語讀音的聲調是讀陽聲調。因“盍”字是入聲字,故“盍”字讀陽入調。

綜合上面所說,“盍”字的台語讀音是文讀音 hap⊦,白讀音 aʔ⊦。白讀音的 aʔ⊦,跟“盍欲”、“盍毋”的“盍”字的音相符。

《辭源》說,“盍”有“何不”的意義,是副詞,書證如:《論語•公冶長》:“顏淵、季路侍。子曰:‘盍各言爾志?’”《王力古漢》說,“盍”是副詞,相當於“何不”,相當於現代漢語“為什麼不?”,書證如《國語•吳語》:“王其盍亦鑒于人,無鑒于水?”《漢大字》認為“盍”做代詞及副詞使用,做代詞時“盍”表示疑問,相當於“何”、“什麼”、“怎麼”。書證如《管子•霸形》:“仲父胡為然?盍不當言?”“盍”作副詞時表示反問或疑問。書證如《左傳•昭公三十年》:“王吏不討,恤所無也。今大夫曰:‘女盍從舊?’”

《古代漢語虛詞詞典》認為“盍”是副詞,有兩種不同的用法:

(一)“盍”用在謂語前,表示反問,意義是“何不”、相當於國語的“為什麼不?”、“怎麼不?”。書證如:

(1)《孟子•梁惠王上》:“以一服八,何以異於鄒敵楚哉?盍亦反其本矣?”這個“盍”是“怎麼不”,是反問,意思是說“應該是……”。

(2)《舊唐書•李晟傳》:“狡兔三穴,盍早圖之?”“盍”是何不。

(二)“盍”在“不”前,相當於“為什麼”、“怎麼”。書證如:

(1)《管子•戒》:“盍不出衆乎?”

(2)《莊子•盜跖》:“盍不為行?”

在這兩個書證裡,“盍”的意義是“何”、“為什麼”、“怎麼”。

由上面這些解釋可知“盍”有“為什麼不、怎麼不”及“為什麼、怎麼”的兩種意義,連氏所舉例詞“盍欲(aʔ⊦-beʔ)”及“盍毋(aʔ⊦-m⊦)”的“盍”,連氏雖然說“盍”是“何不”(為什麼不、怎麼不),但好像不是那麼簡單。請觀察下面台語例句:

(1)問:“你欲抑毋?”(li`-beʔ iaʔ⊦-m⊦?)=你要還是不要?

如果回答是肯定,答:“盍毋?”(aʔ⊦-m⊦?)(反問)=怎麼不要?為什麼不要?(當然要啊!)。“盍”是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,不是“何不”。這種回答也可以說:“盍一个毋?”(aʔ⊦-tsit⊦-e´-m⊦?)。有時 tsit⊦-e´ 合音成 tse´,說:“aʔ⊦-tse´-m⊦?”(=要啊!)。

如果回答是否定,答:“盍欲?”(aʔ⊦-beʔ?)=為什麼要?(當然不要!)也說:“盍一个欲?”(aʔ⊦-tse´-beʔ?)。“盍”是“為什麼”。

(2)“你欲去抑毋去?”(li`-beʔ-k‘iʟ iaʔ⊦-m⊦-k‘iʟ?)=你去還是不去?

答:“盍毋?”(aʔ⊦-m⊦?)或“盍一个毋?”(反問。表示要去)=怎麼不去?

(3)問:“你哪毋去?”(li`-na`-m⊦-k‘iʟ?)=你怎麼不去?

答:“盍着我去?”(aʔ⊦-tioʔ⊦-ɡua`-k‘iʟ?)=怎麼需要我去?何須我去?用得着我去嗎?(應該不需要我去,別人去就可以了)。

(4)問:“這是毋是你的?”(tse si⊦-m⊦-si⊦-li`-e´?)=這是不是你的?

答:“盍是?”(aʔ⊦-si⊦?)。或“盍使是?”(aʔ⊦-sai`-si⊦?)=怎麼是(我的)?(不是我的)。(使 [sai`] 往往音變為 sa`)。

(5)問:“有抑無?”(u⊦ iaʔ⊦ bo´?)=有還是没有?

答:“盍有?”(aʔ⊦-u⊦?)=怎麼會有?(當然没有)。或答“盍使有?”(aʔ⊦-sai`/sa`-u⊦?)。如果回答是肯定,答:“盍使無?”(aʔ⊦-sai`/sa`-bo´?)=怎麼會没有?(當然有啊!)

(6)“盍通按呢講?”(aʔ⊦-t‘aŋ-an`-ni-kɔŋ`?)=怎麼可以這樣說(不可以這樣說)。“盍通”(aʔ⊦-t‘aŋ)是“怎麼可以”、“何能”。

(7)“盍使講?”(aʔ⊦-sai`-kɔŋ`?)=何必說?何須說?(不必說了;不須要說了)。

(8)“盍有彼款代誌?”(aʔ⊦-u⊦-hit-k‘uan`-tai⊦-tsiʟ?)=怎麼會有那種事?(應該不會有那種事)。

(9)問:“是毋是按呢?”(si⊦-m⊦-si⊦-an`-ni?)=是不是這樣?

答:“盍是?”(aʔ⊦-si⊦?)=怎麼是?(不是啦)。或答:“盍使是?”(aʔ⊦-sa`-si⊦?)=怎麼會是(這樣)?(應該不會是這樣)。

從上面這些台語例句可知,台語的“盍(aʔ⊦)”是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的意思,並不是“何不”(怎麼不、為什麼不)的意思。連雅堂說“盍,何不也。”並舉“盍連雅堂11盍1-1”、“盍𢗘”來說明台語“盍(aʔ⊦)”的“何不”的意義,並不正確。

 

  “曷”字的音義

既然“盍”是“曷”的假借字,我們來看看“曷”字的音義又是怎麼樣。

“曷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“胡葛切”(入聲、曷韻),山攝一等開口、入聲、匣母,國語讀ㄏㄜˊ,台語文讀音 hat⊦。而同樣是曷韻的字,“割”字文讀 kat/白讀 kuaʔ;“喝”字 hat/ huaʔ;“辣”字 lat⊦/ luaʔ⊦。因此,“曷”字應該可讀文讀 hat⊦/白讀 huaʔ⊦。但是曷韻的字本來是一等開口韻,讀合口 -uaʔ 韻應該是開口韻 -aʔ 導入合口介音 -u- 所致,所以“曷”字的白讀音應該可讀開口的 haʔ⊦。又因匣母字的聲母在白讀時有讀零聲母的例,如:紅,hɔŋ´/aŋ´;湖,hɔ´/ɔ´,所以“曷”字應該有零聲母 aʔ⊦ 的音。

《說文•曰部》:“曷,何也。从曰,匃聲。(胡葛切)。”《古代漢語虛詞詞典》說:“‘曷’多見於較早的先秦文獻《尚書》、《詩經》中,……‘曷’與‘何’用法有很多相同處,但遠不及‘何’用法廣泛,也不及‘何’與其他詞語的結合能力強。”

“曷”在古漢語用做疑問代詞,可代人、事、物、時間、原因、及表示反問。“曷”代「原因」時,“曷”相當於現代漢語“為什麼”。例如:

(1)《尚書•盤庚》:“汝曷弗告朕,而胥動以浮言,恐沈於衆?”“曷弗告朕”就是“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,就是台語“曷毋共我講?”(aʔ⊦-m⊦-ka⊦-ɡua`-kɔŋ`?)。

(2)《荀子•法行》:“三者在身,曷怨人?”

(3)《太平廣記•神仙三十一》:“老翁問:‘童曷不來?曷不來?’”“曷不來”就是現代漢語“為什麼不來?”,台語“曷毋來?”(aʔ⊦-m⊦-lai´?)。

“曷”表示「反問」時,“曷”的意義是“怎麼”。例如:

(1)《尚書•多方》:“今我曷敢多誥?”“曷敢”就是“怎麼敢”、“怎敢”,相當於台語“曷敢(aʔ⊦-kã`)”。例如:“我曷敢去?”(ɡua`-aʔ⊦-kã`-k‘iʟ?)=我怎麼敢去?(不敢去)。

(2)《史記•遊俠列傳》:“俠客之義,又曷可少哉?”“曷可”就是“怎麼可以”,台語說“曷通(aʔ⊦-t‘aŋ)”,例如:“曷通按呢?”(aʔ⊦-t‘aŋ-an`-ni?)=怎麼可以這樣?(不可以這樣)。

(3)《高適集•自淇涉黃河途中作十三首》:“力爭固難持,驕戰曷能久?”“曷能”是“怎麼能”,相當於台語“曷會(aʔ⊦-e⊦)”。例如:

問:“你會當去抑袂?”(li`-e⊦-taŋʟ-k‘iʟ iaʔ⊦-be⊦?)=你能去還是不能去?

答:“曷會?”(aʔ⊦-e⊦?)=怎麼能(去)?(不能去)。

從上面所說可知,“曷”用在反問句時,“曷”的意義是“怎麼”,没有“怎麼不”的意義。台語在反問句的“aʔ⊦”也没有“怎麼不”的意義。

“曷”字台語讀 aʔ⊦,又有“怎麼”的意義,“曷”字是台語反問句中“怎麼”意義的 aʔ⊦ 的本字。

 

  “怎麼”意義的台語 aʔ的用字

現代漢語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意義的台語“aʔ⊦”,《台日大》說,也說“iaʔ⊦”、“a⊦” “ia⊦”,所用的字都是“亦”字。《台話大》用“曷(aʔ⊦)”字,這是本字。《台閩》也用本字“曷(aʔ⊦)”。《閩方大》用“也”字,讀做 a⊦、ia⊦(陽去聲)。《教台典》用“曷”字,讀做 aʔ⊦、iaʔ⊦(陽入聲)。

“亦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羊益切(入聲、昔韻),台語文讀讀 iek⊦(陽入),白讀讀 iaʔ⊦(陽入)。如果失落介音 -i-,則成為 aʔ⊦。

“亦”字的本義是人的腋窩,被假借為副詞,在古漢語中有很多種意義,其中有一項是用於“反問句”中,用來加強反問的語氣,相當於現代漢語的“又”、“豈”、“還”等(《古漢虛詞》)。例證如:

(1)《列子•天瑞》:“子貢曰:‘先生少不勤行,長不競時,老無妻子,死期將至,亦有何樂,而拾穗行歌乎?’”“亦有”是“還有”,相對應的台語是“ia`-u⊦(有)”。

(2)《杜工部集•蘇瑞薛復延簡薛華醉歌》:“如澠之酒常快意,亦知窮愁安在哉?”“亦知”應當是“豈知”、“怎麼知道”,相對應的台語應該是 na`-tsai(哪知)、aʔ⊦-tsai(亦知)。

“也”字的音《廣韻》羊者切(上聲、馬韻),假攝三等開口、喻四母,台語讀 ia` 及 ia⊦。“喻母”是次濁聲母,次濁聲母的上聲字在台語音讀時可讀陰上及陽上(尤其白讀時。陽上歸入陽去),例如:勇,余隴切,iɔŋ`;蟻,魚倚切,ɡi`/hia⊦;裏,良士切,li`/lai⊦;努,奴古切,lɔ`/lɔ⊦;雨,王矩切,u`/hɔ⊦ 等等,故“也”字讀 ia` 及 ia⊦。在古漢語,“也”做為語氣詞及副詞。“也”做語氣詞時表示判斷、論斷、停頓;做副詞時跟“亦”相同。《古漢虛詞》說,“也”字做副詞時表示類同或強調。總之,“也”字並不用在反問句中,也没有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的意義,《閩方大》使用“也”字書寫表示反問的 a⊦、ia⊦(aʔ⊦、iaʔ⊦),應該只是使用同音字。

 

  結論

(1)台語反問句中的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意義的 aʔ⊦(也說 iaʔ⊦、a⊦、ia⊦)的本字是“盍”及“曷”。“盍”是“曷”的假借字。

(2)“盍”有“何不”的意義,但台語反問句中的 aʔ⊦ 的意義是“何”、“怎麼”、“為什麼”,並没有“何不”、“怎麼不”、“為什麼不”的意義。

(3)連雅堂用“盍,何不也。”來說明“盍欲(aʔ⊦-beʔ)”及“盍毋(aʔ⊦-m⊦)”,並不正確。

連雅堂11盍1 連雅堂11盍2 連雅堂11盍3 連雅堂11盍4 連雅堂11盍5 連雅堂11盍6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 and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