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18)大官 [ta-kuã]

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18大官 [ta-kuã]

 

原文:「[大官]婦人稱舅曰大官。大,呼平聲,敬辭也。《左傳》:“大官大邑,身之所庇。”」(金楓出版社本第103頁)

 

說解

在古漢語,婦人丈夫的父親叫“舅”(“舅”同時也是母親兄弟的稱謂。請參閱〈大家〉篇),台灣話叫 ta-kuã(漳腔 tua⊦-kuã)。連氏認為台語 ta-kuã 是“大官”,並舉《左傳》的“大官大邑,身之所庇。”為證。連氏所舉書證見於《左傳•襄公三十一年》。

《左傳•襄公三十一年》:“子皮欲使尹何為邑。子產曰:「少。未知可否。」……子產曰:「……子有美錦。不使人學製焉。大官大邑,身之所庇也,而使學者製焉,其為美錦,不亦多乎。……」”(為邑:為邑大夫。少:指尹何年少。大邑:古稱王畿、侯國、大夫的采地叫邑,大邑是尊稱)。這裡的“大官”是“職位高的官”的意思,並不是丈夫的父親(公公)的意思。連氏引用《左傳》的“大官”來說明國語“公公”意義的台語 ta-kuã,並不適當。

丈夫的父親(公公)台語叫 ta-kuã,一般用“大官”二字書寫。ta-kuã 這個稱謂到底怎麼來的?先看漢語各地方言怎麼稱呼丈夫的父親(依《漢語方言詞彙》):官話地區是公公、阿公、老人公;吳語是阿公、大官爺;湘語是家公、家爺;贛語南昌話是公家;客家話梅縣是家官;粵語是家公、家爺;閩語厦門話、潮州話是大官,福州話是老官,建甌話是公公。從這些稱謂可知,把丈夫的父親稱為“官”的有吳語、客家話、閩語。而似乎“官”與“公”有密切關係。

 

  “公公”稱“官”的書證

宋•王楙《野客叢書•卷十二•稱翁姑為官家》:“吳人稱翁為官,稱姑為家。錢氏納土,盖嘗奏過,謂其土俗方言,觀范曄臨刑,其妻罵曰:君不為百歲阿家其母云云。妻曰:「阿家莫憶。」袁君正,父疾,不眠專侍左右。家人勸令暫臥。答曰:「官既未差,眠亦不安。」二事正在《南史》,知吳人之語為不誣也。”

《野客叢書》說,吳地的人把丈夫的父親(公公)稱做“官”,把丈夫的母親(婆婆)稱做“家”,並且說這兩件事《南史》有記載。如果屬實,那麼台語把丈夫的父親稱做 ta-kuã/tua⊦-kuã 的 kuã 是“官”字,是從南北朝時代的吳語傳承下來的。

經查《南史》,范曄事蹟附在他的父親范泰傳裡。范曄是南朝、宋、順陽人,因為參加孔熙先謀立義康,被處死。他的四個兒子和一個弟弟受牽累,也一起被處死。

《南史•卷三十三•列傳•范泰》:“(范)曄,字蔚宗,……至市,……曄家人悉至市。……曄曰:「……吾意欲相見。」於是呼前。曄妻先撫其子,回罵曰:「君不為百歲阿家,不感天子恩遇,身死固不足塞罪,奈何枉殺子孫。」曄乾笑云:「罪至而已。」曄所生母對泣曰:「主上念汝無極,汝曾不能感恩,又不念我老,今日奈何?」仍以手擊曄頸及頰。曄妻云:「罪人!阿家莫憶莫念。」”范曄的妻子所說的“阿家”就是對她丈夫的母親(婆婆)的稱呼,面稱、背稱都用“阿家”。

《野客叢書》所說的袁君正的故事載於《南史》的袁湛傳裡。《南史•卷二十六•列傳•袁湛》:“(袁)昂子君正,字世忠,少聰敏,年數歲,父疾,晝夜不眠,專侍左右。家人勸令暫臥。答曰:「官既未差,眠亦不安。」”(差:ㄔㄞˋ,病瘉。後作瘥。)從文脈可知,晝夜不眠侍奉父親袁昂的是袁昂的兒子袁君正,回答說「官既未差,……」也是兒子袁君正。所以袁君正所說的“官”是兒子對父親的稱呼,並不是婦人對丈夫父親(公公)的稱呼,《野客叢書》引用錯誤了。

真正記載“舅為官”的典籍是《南唐書》。《南唐書•卷二十五•列傳•談諧》:“李家明,廬州西昌人,談諧敏給,善為諷辭。元宗好遊,家明常從。初,景遂、景達、景逷皆以皇弟加爵,而恩未及臣下。因置酒殿中。家明俳戲為翁媪。列座諸婦進食,拜禮頗繁。翁媪怒曰:「自家家、自家官,何用多拜耶?」(原注:江浙謂舅為官,謂姑為家)。元宗笑曰:「吾為國主,恩不外覃。」于是百官進秩有差。”(元宗:南唐第二代國主,公元916-961年。自家:自己;自己人。覃:遍及;廣施)。

這裡,“自家家”的後一個“家”就是“姑”,就是丈夫的母親,台語說 ta-ke,ke 就是這個“家”字。“自家官”的“官”就是“舅”,就是丈夫的父親,台語說 ta-kuã,kuã 就是這個“官”字。

南唐是第十世紀末,唐代和宋代之間的五代十國時期的一個國家,而原注所說的江浙就是所謂吳地,可知台語的 ta-kuã(大官),是從吳語而來,現在溫州話仍稱“大官爺”,漳州腔台灣話叫“大官(tua⊦-kuã)”。

 

  大阿官(tua⊦-a-kuã)>大官(ta-kuã) 

丈夫的父親也叫“翁”、“阿翁”。如《御定全唐書•卷八百七十七•代宗引諺》:“(郭曖與昇平公主琴瑟不調。父子儀拘曖待罪。代宗引諺慰之):「不癡不聾,不作阿家、阿翁。」(原注:家,音姑)”(代宗:唐朝第八代皇帝李豫)。“阿家(姑)”是丈夫的母親,“阿翁”是丈夫的父親。

“阿家、阿翁”又稱“大家翁”。如《隋書•卷四十六•列傳•長孫平》:“……時有人告大都督邴紹非毀朝廷為憒憒者。上怒,將斬之。(長孫)平進諫曰:「……『不癡不聾,未堪作大家翁』……」上於是赦紹。”(非毀:詆毀;譏諷。憒憒:ㄎㄨㄟˋ ㄎㄨㄟˋ,糊塗)。在這裡,“大家翁”是“大家”、“大翁”的合稱,“大”是敬辭,所以“大翁”是“阿翁”的尊稱。而因為丈夫的父親也稱做“官”,因此應該有“大官”這個尊稱。

把丈夫的父親尊稱為“大官”,應該在唐末、五代時期就有了。現在台語稱丈夫的父親為“大官”(ta-kuã/tua⊦-kuã)應該是從唐末、五代流傳下來的語詞。至於 ta-kuã 的 ta,有可能是“大阿官(tua⊦-a-kuã)”的“大阿(tua⊦-a)”的合音(tua⊦-a > ta)。“大阿官”是“阿官”的尊稱。

 

  “公公”稱“官”的理據

“官”字的義項很多,其中有一項是“對尊長的敬稱”。例如前面所引《南史》所記載的袁君正稱父親為“官”。對婦人來講,丈夫的父親也是尊長,所以《南唐書》就記載“自家家”和“自家官”的詞語,這裡,“官”和丈夫的母親“家”(姑)並舉,可知“官”指丈夫的父親。或者說,因為丈夫稱他的父親為“官”,於是媳婦也跟著丈夫稱丈夫的父親為“官”。這應該也說得通。總之,婦人對丈夫的父親稱做“官”或“大官”,是從對尊長的敬稱而來的。

 

連雅堂18大官1 連雅堂18大官2 連雅堂18大官3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 and tagged , , , ,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