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0)𠭴 [te`](不足)

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0𠭴 [te`](不足) 

 

原文:「[𠭴]不足也。亦曰減,亦曰少。《方言》:“𠭴,短也。”」(金楓出版社本第38頁)

 

說解

《臺灣語典》這一則“𠭴”(ㄓㄨㄛ),連氏引用「《方言》:“𠭴,短也。”」來說明台語“不足”意義的“𠭴”。“短”,台語說 te`(漳)、tə`(泉),故“𠭴”字要讀台語 te`/tə`。而“短”的本義是不長,由不長引伸為“不足”、“缺少”的意義,例如《紅樓夢》63回:“我親自來請昨日在席的人,今日我還東,短一個也使不得。”

“𠭴”字依《方言》是“短”的意思, 但是“𠭴”字在台語有没有 te`/tə` 的音?

 

  “𠭴”字的音

(一)《說文》没有收“𠭴”字,《玉篇》有。《玉篇•叕部》說:“𠭴,同上。吳人呼短物也。”“𠭴”的上字是“叕”。“叕,知劣切,連也。”所以“𠭴”字的讀音是“知劣切”。《玉篇》的“知劣切”相當於《廣韻》薛韻的小韻“陟劣切”,因為反切上字知、陟都屬於中古音聲母知母。《廣韻》陟劣切所收的字有:叕、輟、畷、惙、啜、綴、掇等等。

“叕”字,《廣韻》陟劣切(入聲、薛韻、知母)屬山攝合口三等入聲,中古擬音是 ȶĭwɛt(依郭《漢字古音手冊》,下同)。“叕”字的台語讀音,《甘台字》讀做 tuat,而因“𠭴”同“叕”,故“𠭴”也應該讀做 tuat。《彙音寶鑑》没有收錄“叕”及“𠭴”,但因同音字輟、惙、綴、掇等都讀 tuat(觀韻、上入、地母),故“叕”、“𠭴”也應該讀 tuat。

依據《玉篇》知劣切,“𠭴”字台語讀 tuat,是入聲韻,但“短”意義的台語 te` 是陰聲韻,“𠭴”字在台語並不讀 te`。

下面再從上古音及中古音來看看“𠭴”字在現代台語有没有可能讀 te`/tə`?

(二)從上古音的對轉關係來看,“叕”、“𠭴”屬入聲韻月部,擬音 *tĭwăt(短入),與入聲月部對應的陰聲韻是歌部,而上古音歌部的字有一部分字在現代台語讀做 -e 韻母,如:加,ke;坐,tse⊦/tsə⊦;叉,ts‘e;差,ts‘e;沙,se。一部分字讀做 -ue/-e/-ə 韻母,如:果,kue`/ke`/kə`;過,kueʟ/keʟ/kəʟ;和,hue´/he´/hə´(和尚,hue´/he´/hə´-siũ⊦);髓,ts‘ue`/ts‘e`/ts‘ə`。據此類推,“𠭴”有可能從上古音入聲韻月部因為陰入對轉而成為陰聲韻,再經過演變,變做現代台語的 te`/tə`。

《集韻》對“𠭴”字記錄九個音(詳後),其中有八個是入聲韻,有一個是陰聲韻,而字義都是“短”。這個現象表示“𠭴”的陰入對轉是可能的。

(三)在中古音,《廣韻》對“𠭴”字記錄兩個音:

(1)側律切(入聲、術韻、照二母):“𠭴,吳人呼短。”依反切側律切讀,“𠭴(側律切)”的台語讀音是 tsut(陰入)。而側律切屬臻攝合口三等入聲,臻合三入聲字並没有在台語音變為 -e 韻的例。

(2)職悅切(入聲、薛韻、照三母):“𠭴,倔𠭴,短皃。”用聯綿詞(或複音詞?)“倔𠭴”來說明“𠭴”字的意義。倔,《廣韻》衢物切(入聲、物韻、群母),台語讀 kut⊦(陽入)。“𠭴(職悅切)”台語讀做 tsuat。而職悅切屬山攝合口三等入聲,山合三入聲字在台語有讀 -ue 韻的例,但僅此一例,即:“穵”,烏八切(入聲、黠韻),“穵,手穵為穴。”台語文讀音 uat,白讀音 ue`(穵,後寫作挖)。

(四)《集韻》對於“𠭴”字記錄九個音:

(1)陟利切(去聲、至韻、知母):“𠭴,《方言》:‘短也。’”這個音可能是上古音入聲字(詞)“𠭴(tĭwăt)”陽入對轉後演變的音。“𠭴(陟利切)”台語讀 tiʟ(同音字有“致”)。反切“陟利切”屬止攝開口三等,止開三脂、旨、至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 -i 韻,如:比,pi`;致,tiʟ;棄,k‘iʟ;利,li⊦。而精組則讀 -u 韻,如:資,tsu;次,ts‘uʟ;私,su;四,suʟ/siʟ。有一例“地”讀 ti⊦ 及 te⊦/tue⊦/təe⊦,因此,“𠭴(陟利切)”似乎也可讀 teʟ,但與短義的 te` 比較,聲調不符。

(2)側律切(入聲、質韻、照二母):“𠭴,吳人呼短。”反切下字“律”在術韻,這裡可能有錯置的問題。如果照反切讀,“𠭴(側律切)”台語讀 tsut。

(3)之出切(入聲、術韻、照三母):“𠭴,短也。”台語讀 tsut。

(4)竹律切(入聲、術韻、知母):“𠭴,短皃。或从矢(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2-1%e7%9f%a2%e5%87%ba)、从人(㑁)。”台語讀 tut。

(5)竹勿切(入聲、迄韻、知母):“𠭴,短皃。”台語讀 tit 或 tut。按,反切下字“勿”在勿韻。

(6)都括切(入聲、末韻、端母):“𠭴,《方言》:‘短也。’”台語讀 tuat。

(7)姝悅切(入聲、薛韻、穿三母):“𠭴,短皃。或从矢(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2-1%e7%9f%a2%e5%87%ba)。”台語讀 ts‘uat。

(8)朱劣切(入聲、薛韻、照三母):“𠭴,蹷𠭴,短皃。或作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3-1、掇。”用聯綿詞“蹷𠭴”說明“𠭴”的意義。朱劣切,台語讀 tsuat(同音字有“拙”)。

(9)株劣切(入聲、薛韻、知母):“𠭴,《博雅》:‘短也。’或作𥏞。”台語讀 tuat。

從中古音韻書《廣韻》及《集韻》所記錄的“𠭴”字的音來看,短意義的台語 te` 不大可能是從中古音演變而來,應該是從上古音入聲韻的詞,陰入對轉後演變成現代台語的陰聲詞 te`。

現在“𠭴”字讀ㄓㄨㄛ應該是根據《廣韻》的職悅切。

(五)如果從諧聲關係看“短”字,“短”字是以“豆”為聲符的形聲字,而以“豆”為聲符的形聲字,《廣韻聲系》收錄33個字,其中只有“短”(𢭃,異體)字讀陽聲韻“都管切”,其他如:逗、脰、頭、豎、荳、餖等等都讀陰聲韻,這是否表示“短”字在造字時也是陰聲韻的字,後來才轉為陽聲韻?

“豆”,《廣韻》徒候切,去聲、候韻、定母,流攝開口一等,上古音屬侯部,而“短”則屬元部。依據王力先生的同源理論,侯部(o)與東部(oŋ)有“對轉”的關係,東部(oŋ)與元部(an)有“通轉”的關係。所以,“短”是先侯、東對轉,再東、元通轉,才成為陽聲韻 *tuan(上古音),到中古讀都管切(tuan)。

“短”如果依聲符“豆”,本來是陰聲韻的字,屬侯部,但上古侯部的字在現代台語並没有讀 -e/-ə 韻的例,所以恐怕不能說台語短義 te` 的本字是“短”。

 

  “𠭴”字的意義

“𠭴”(ㄓㄨㄛ)字《說文》没有收。《方言》卷十三:“𠭴,短也。”郭璞注說:“蹶𠭴,短小皃。音剟,音肬贅。”“音剟”指“𠭴”字的讀音和“剟”字相同。按,剟,《廣韻》丁括切(入聲、末韻)及陟劣切(入聲、薛韻),前者相當於《集韻》的都括切(見前述),後者相當於株劣切(見前述)(按,“剟”現代漢語讀ㄉㄨㄛ)。而郭璞注的“音肬贅”則不知指的是什麼。“蹶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其月切及居月切,“蹶𠭴”讀不出“肬贅”的音。

清•戴震的《方言疏證》在“𠭴,短也。”條下說:“案《廣雅》:‘𠭴,短也。’義本此。《廣韻》於𠭴字云:‘吳人呼短。’”其實,《廣雅》是三國時代的著作,《方言》是西漢時的著作,《方言》早於《廣雅》,而《方言》早就有:“𠭴,短也。”的記述,戴震說“𠭴”的短義本於《廣雅》恐怕有問題。

清•章炳麟《新方言》:“《方言》:‘𠭴,短也。’凡叕聲字皆有短義。《莊子•秋水篇》:‘掇而不跂。’《淮南•人閒訓》:‘愚人之思叕。’郭、高二注皆訓為短。……今江淮、浙西於物之短者,稱為短𠭴𠭴,或曰禿𠭴𠭴。”江淮、浙西即所謂吳地,但“𠭴”用於疊音後綴。

《玉篇•叕部》:“𠭴,同上。吳人呼短物也。”上字是“叕”。“叕,知劣切,連也。”《說文•叕部》:“叕,綴聯也。”綴聯是相互連綴的意思。根據《玉篇》,“𠭴”字和“叕”字相同,“𠭴”的另一意義是“吳人呼短物”。事實上“叕”字也有“短”的意義。如:《新刊淮南子箋釋•人間訓》卷十八:“聖人之思修,愚人之思叕。”高誘注:“叕,短也。”“叕”字的本義是相互連綴,《淮南子》把“叕”字當做“短”的意義使用,應該是假借用法,後來為了與本義連綴的“叕”區別起見,造了一個“𠭴”字,但典籍裡却找不出“𠭴”字的例證。“𠭴”可以說是“叕”的區別字。

另外,依據《集韻》,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2-1%e7%9f%a2%e5%87%ba、㑁、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3-1、掇、𥏞五個字都是“𠭴”的異體字。

連氏先說:“𠭴,不足也。”後面再引用《方言》:“𠭴,短也。”來說明台語“𠭴”。其實,台語 te` 的本義是短、不長,“不足”是短、不長的引伸義。台語成語“掠長補短(liaʔ⊦-tŋ´ pɔ`-te`)”(仍暫用訓讀字“短”)指拿多餘的來補貼不足的地方。“資本較短(tsu-pun` k‘aʔ-te`)”指資金比較不足(缺乏、短缺)。

國語的“短”也有“不足”的意義,如複合詞:短缺、短少、虧短等的語素“短”都是不足的意思。

綜合上面所說,“𠭴”字在上古漢語是“短”的意思,字音上“𠭴”字又似乎經過陰入對轉而在台語有 te`/tə` 的音,也許可以說“𠭴”是“短”意義的台語 te`/tə` 的本字。

連氏又說:“𠭴,……亦曰減,亦曰少。”“少”就是不足,故“亦曰少”容易了解。但“𠭴(te`),亦曰減。”就有問題。台語的“te`(短義)”似乎没有“減”的意義。“減”是動詞,“te`(短)”是形容詞,詞性也不同。古漢語或國語的“短”也都没有“減”的意義。

 

  “短”(不足)的反義詞“長”(多餘)

“短”的本義為“兩端之間的距離小”(《現漢》六版),與此相對的詞為“長”,指“兩端之間的距離大”(同前)。“短”由空間或時間的長短的“短”引伸為不足;“長”也由空間或時間的長短的“長”引伸為“多餘”。不足與多餘是相對的詞。此時“長”字國語讀ㄔㄤˊ(舊讀ㄓㄤˋ),台語讀 tiɔŋ`/tiaŋ`。國語的例如:“長款”:指結賬時現金的數額多於賬面的數額(《現漢》)。“長物”:多餘的東西。古漢語例證有《呂氏春秋•觀世》:“此治世之所以短,而亂世之所以長也。”高誘注:“短,少;長,多也。”

台語的例如:“長數(tiɔŋ`-siauʟ)”=長款。“有長無?(u⊦-tiɔŋ` ・bo´)”=有多餘嗎?“有長再予你(u⊦-tiɔŋ` tsiaʔ-hɔ⊦ ・li`)”=有多餘再給你。

“長”字《廣韻》記錄三個音,意義各不同:

(1)直良切(平聲、陽韻、澄母):“長,久也;遠也;常也;永也。”國語讀ㄔㄤˊ,台語文讀 tiɔŋ´/tiaŋ´,白讀 tŋ´。

(2)知丈切(上聲、養韻、知母):“長,大也。又……。”國語讀ㄓㄤˇ,台語文讀 tiɔŋ`/tiaŋ`,白讀 tiũ`。

(3)直亮切(去聲、漾韻、澄母):“長,多也。” 國語讀ㄓㄤˋ,台語讀 tiɔŋ⊦/tiaŋ⊦。

多餘意義的“長”,《現漢》(六版)讀ㄔㄤˊ,但說舊讀ㄓㄤˋ,就是指“直亮切”。

多餘意義的“長”,台語應該依《廣韻》的直亮切讀陽去聲的 tiɔŋ⊦/tiaŋ⊦,但現在都讀陰上聲的 tiɔŋ`/tiaŋ`,理由也許是為了簡化。

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1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2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3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4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0%f0%a0%ad%b45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 and tagged , , , ,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