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1)𠭴 [ts‘uaʔ⊦](斜)

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1𠭴 [ts‘uaʔ](斜)

 

原文:「[𠭴]斜也。短則斜。」(金楓出版社本第38頁)

 

說解

“𠭴”字在連雅堂的《臺灣語典》出現兩次,一次是說“𠭴,不足也。”──請參閱(20)𠭴 [te`](不足),另一次就是本條的“𠭴,斜也。”“𠭴”(ㄓㄨㄛ)字的意義是“短”,出自《方言》。《方言》卷十三:“𠭴,短也。”連氏說:“短則斜。”認為台語斜意義的字是“𠭴”。短不一定斜,短而直的東西很多,所以“短則斜”說不通。

國語“斜”,台語有三種說法:sia´、ts‘ia´、ts‘uaʔ⊦。

《廣韻•麻韻》:“斜,上同。”上字是“衺”。“衺,不正也。似嗟切。”“似嗟切”屬假攝、開口、三等,反切上字“似”屬邪母。邪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 s-,如:松,祥容切,siɔŋ´;祠,似兹切,su´;旬,詳遵切,sun´;羨,似面切,sien⊦ 等。邪母字也有讀 ts‘- 的例,如:飼,祥吏切,ts‘i⊦;徐,似魚切,ts‘i´(姓);象,徐兩切,ts‘iũ⊦。因此,可以說邪母字在台語讀 s- 是文讀,讀 ts‘- 是白讀,“斜(似嗟切)”台語讀 sia´ 是文讀音,讀 ts‘ia´ 是白讀音。

“𠭴”字從《廣韻》所記兩個音切及《集韻》九個音切可知,“𠭴”字並没有 sia´、ts‘ia´ 的音[請參閱(20)𠭴 [te`](不足)],“𠭴”字也没有“斜”的意義。

連氏說“𠭴,斜也。”應該是指台語另一個表示斜意義的 ts‘uaʔ⊦。“𠭴”字在台語有没有 ts‘uaʔ⊦ 的音?在《廣韻》及《集韻》合計11個“𠭴”字的反切裡面,《集韻》的“姝悅切”(入聲、薛韻、穿三母)可能有 ts‘uaʔ⊦ 的音。

《集韻》的“姝悅切”相當於《廣韻》的“昌悅切”(山攝、合口、三等)。“𠭴”的同音字“歠”、“啜”台語讀 ts‘uat,所以“𠭴”字也應該讀 ts‘uat。而同樣是山開三的字“埒”的台語讀音是 luat⊦/ luaʔ⊦,因此,“𠭴”的台語白讀音可以讀 ts‘uaʔ⊦。

“𠭴”字雖然台語可讀 ts‘uaʔ⊦,但因為“𠭴”的意義是“短”,“短則斜”又說不通,所以“𠭴”不是台語“斜”意義的 ts‘uaʔ⊦ 的字。

 

  台語斜意義的 ts‘uaʔ的本字

台語斜意義的 ts‘uaʔ⊦ 的例詞如下:uai(歪)-ts‘uaʔ⊦=歪斜。ts‘uaʔ⊦-kak(角)=斜角。ka(鉸)-ts‘uaʔ⊦ ・k‘iʟ(去)=(剪布時)剪歪了。t‘an`-ts‘uaʔ⊦=歪斜;傾斜。tse⊦(坐)-t‘an`-ts‘uaʔ⊦=斜着身體坐。ts‘uaʔ⊦-bak⊦(目)=斜視;斜眼。tuiʟ(對)-tsia(這裡)ka⊦(共)ts‘uaʔ⊦ ・kueʟ(過)・k‘iʟ(去)=從這裡斜向穿過去(過馬路等)。tsit(這)-kieŋ(間)-ts‘uʟ(厝)k‘i`(起)-liau`(了)ts‘uaʔ⊦-ts‘uaʔ⊦=這間房子蓋得歪斜不正。sai`(使)-ts‘uaʔ⊦-bak⊦(目)k‘uãʟ(看)・laŋ´(人)=斜着眼睛看人(形容畏懼而又憤恨)。

這些台語歪斜意義的 ts‘uaʔ⊦ 的本字為何?可考慮的字有“仄”及“錯”。

(1)仄(ㄗㄜˊ)

《說文•仄部》:“仄,側傾也。”側傾就是傾斜、歪斜。書證有:

《管子•白心》:“日極則仄,月滿則虧。”“日極則仄”的意思是:太陽到達最高點就開始向西方傾斜。

《後漢書•光武紀下》:“每旦視朝,日仄乃罷。”“日仄”就是太陽傾斜的時候。

南朝梁《簡文帝集•餞廬陵內史王脩應令詩》:“疏槐未合影,仄日暫流光。”“仄日”就是斜陽;向西傾斜的太陽。

《漢書•息夫躬傳》:“躬既親近,數進見言事,論議亡所避。衆畏其口,見之仄目。”“仄目”就是斜着眼睛看,不敢正視,就是台語的 ts‘uaʔ⊦-bak⊦,現代漢語說“側目”。

“仄”字有斜的意義,但“仄”字在台語有没有 ts‘uaʔ⊦ 的音?

“仄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阻力切(入聲、職韻、照二母),曾攝開口三等、入聲,台語文讀音為 tsiek。職韻字在台語音讀時文讀音讀 -iek 韻或 -it 韻,讀 -iek 韻的字有:逼,piek;即,tsiek;息,siek;式,siek 等等;讀 -it 韻的有:直,tit⊦;職,tsit;食,sit⊦;植,sit⊦ 等等。而職韻字在台語白讀時有一例讀 -uaʔ 韻,即“息”字。《廣韻•職韻》:“息,止也。……相即切。”止、停止,台語說 suaʔ,suaʔ 的本字應該是“息”字。而職韻開口字白讀時有讀 -iaʔ 的例,如:食,tsiaʔ⊦;即,tsiaʔ;抑,iaʔ,“息”的 suaʔ 應當是從開口的 siaʔ 轉為合口,成為 suaʔ

依據“息”字音變為 suaʔ 的例,“仄”字也應該有 tsuaʔ 的音。tsuaʔ 是陰入聲,而中古音的全清聲母字在台語口語往往變為陽聲調,例如:卜,博木切,pɔk/puaʔ⊦;詛,莊助切,tsɔʟ/tsua⊦;娶,七句切,ts‘uʟ/ts‘ua⊦;故“仄”字可變為 tsuaʔ⊦。《厦英》說,厦門話 ts‘uaʔ⊦ 在漳州話是不送氣的 tsuaʔ⊦,可見 ts‘uaʔ⊦ 是 tsuaʔ⊦ 的送氣化。中古音全清聲母(不送氣)在台語變為送氣聲母是常見現象,例如:較,古岳切,k‘aʔ(較大,k‘aʔ-tua⊦);衷,陟弓切,t‘iɔŋ;塚,知隴切,t‘iɔŋ`;愧,俱位切,k‘uiʟ;譜,博古切,p‘ɔ`;博,補各切,p‘ɔk 等等。所以,“仄(阻力切)”讀送氣音 ts‘uaʔ⊦ 也說得通了。

“仄”字的本義是傾斜,在台語又可讀 ts‘uaʔ⊦,因此“仄”是台語斜義 ts‘uaʔ⊦ 的本字。

 

(2)錯

《詩•小雅•楚茨》:“為豆孔庶,為賓為客,獻酬交錯,禮儀卒度。”毛傳:“東西為交,邪行為錯。”“邪行”即“斜行”。宴飲時主人勸賓客飲酒叫“獻”,賓客向主人回敬叫“酬”。古時候宴飲時,東邊是主人的坐位,西邊是賓客的坐位,所以東西方向(面對面的正方向)的獻酬叫“交”,不是東西向而斜方向的獻酬叫“錯”。因此,毛傳說“東西為交,斜行為錯。”由此可知“錯”字在上古漢語有斜行或斜方向的意義。在過馬路時,不是往正面方向穿過(直行)而往斜方向穿過,台灣話叫 ts‘uaʔ⊦ ・kueʟ(過)・k‘iʟ(去),也就是毛傳所說的“斜行”了。

“錯”字有斜行的意義,在台語有没有 ts‘uaʔ⊦ 的音?

“錯”字的音《廣韻》記錄兩個:1倉故切(去聲、暮韻、清母):“錯,金塗。”2倉各切(入聲、鐸韻、清母):“錯,鑢別名。又雜也,摩也。《詩》傳云:‘東西為交,邪行為錯。’《說文》”云:‘金涂也。’”依據《廣韻》,“錯”字在斜行意義時要讀“倉各切”。“倉各切”屬宕攝開口一等入聲,中古擬音 ts‘ɑk,台語讀 ts‘ɔk。

國語賭博,台語說 puaʔ⊦-kiau`,puaʔ⊦ 應該是“博”字。“博”,補各切,跟“錯”一樣在鐸韻開口,且是全清聲母陰入聲,所以,“錯”也應該有 ts‘uaʔ⊦ 的音。再如“卜”字,“卜卦”一詞有 pɔk-kuaʟ 及 puaʔ⊦-kuaʟ 兩種讀音,也可以佐證“錯”字有 ts‘ɔk 及 ts‘uaʔ⊦ 兩種讀音。

“錯”字有斜行的意義,台語又可讀 ts‘uaʔ⊦,“錯”是台語斜行義 ts‘uaʔ⊦ 的本字。

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1%f0%a0%ad%b41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1%f0%a0%ad%b42 %e9%80%a3%e9%9b%85%e5%a0%8221%f0%a0%ad%b43

Advertisements
本篇發表於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2 則回應給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1)𠭴 [ts‘uaʔ⊦](斜)

  1. Leo Kòo 說道:

    站主不知有沒有興趣研究「俗辣」一詞?不是同音詞「術仔」(騙子),而是指孬種意思。這個詞常被寫為「卒仔」、「屑仔」,但是兩者的音都跟「俗辣」略有不同,不知本字為何

  2. chenfra 說道:

    劉前輩是否考慮過「差」字? 「斜」一般指斜坡,地面傾斜。但也用「斜角」「斜線」「斜對面」等等。平面方向斜差,台語少用[tshia3tshia5](?),慣用[tshua3tshua8],晚學揣測是「差」字。

    差[tsa] > [tsua](白話插入介音u) > [tshua8](加入送氣音,變陽入聲第八調),差字是多音多義字,在漢語或台語是文白異讀變詞性外,変調分義:

    差以毫厘,謬以千里。《漢書》

    無較差 - 訛音「無卡tsua」

    歪可池差 -台灣俗語,訛音「歪哥市tshua」(亂象)

    差角 -通斜角

    查遍網絡字典,「差」字都例有四、五個字音。也可找到古音近台語[tshua8]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