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5)梗 [ŋe⊦/ŋi⊦](硬)

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──(25[ŋeŋi](硬)

 

原文:「[梗]謂物堅而不可折也。呼睨入聲。雷浚云:“《說文》無硬字,當作梗。《爾雅》:‘梗,直也。’梗直之木必堅,此引申之義也。”[例]梗直、梗撓。」(金楓出版社本第39頁)。

 

說解

從原文“物堅而不可折”、“呼睨入聲”、及“《說文》無硬字,當作梗”的記述可知,連雅堂這一則“梗”應當是指台灣話堅硬意義的 ŋe⊦/ŋi⊦。不過說明語音的“呼睨入聲”則很費解。“睨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五計切(去聲、霽韻、疑母),中古音疑母的去聲字在台語都讀陽去聲,如:義、魏、五、寓、外等等,故“睨(五計切)”台語應該讀陽去聲 ɡe⊦。《集韻》則對“睨”字記錄五禮切(上聲、薺韻、疑母)及研計切(去聲、霽韻、疑母)兩個音,中古音疑母的上聲字台語文讀都讀陰上聲,如:蟻、擬、五、午、眼、雅等等,有少數字在白讀時讀陽上(併入陽去),如:蟻 [hia⊦]、五 [ɡɔ⊦]、午 [ɡɔ⊦]。所以《集韻》的上聲五禮切台語讀陰上 ɡe`。而去聲研計切則和《廣韻》的五計切一樣,應該讀陽去聲 ɡe⊦。“睨”字台語讀 ɡe⊦ 或 ɡe` 都和台語堅硬義 ŋe⊦/ŋi⊦ 不符。不過因為疑母在中古音是鼻音 ŋ-,故“睨”在讀 ɡe⊦ 之前可能有過 ŋe⊦ 的音,聲母口音化而成為 ɡe⊦。

《彙音寶鑑》和《甘台字》都把“睨”字讀做陰上聲 ɡe`,應該是根據《集韻》的五禮切而讀的。

“睨”字台語讀做 ɡe` 或 ɡe⊦,連氏說“梗,呼睨入聲”,但台語的入聲有陰入、陽入之別,不知指的是哪一個。又“梗”如果是指台語堅硬義的 ŋe⊦/ŋi⊦,聲調是陽去。在台灣有些人的陽去調與陽入調都是中平調33,只是陽入調短一點而已,有的已分不出長短。如董同龢等的《記台灣的一種閩南話》(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單刊甲種之二十四,1967年,17-18頁)就說,陽去調的調值是中平(33:);“陽入調的高低因人而異,有人是短中平(33),有人是短半高平(44),有人則是短高平(55)。”所以連氏的“呼睨入聲”或許是指下入調。也許連氏認為陽入調的調值和陽去調的調值相同。但是這裡還有 ɡe⊦(或 ɡeh⊦?)是陰聲(或陽入聲?),ŋe⊦ 是鼻音的問題沒有交代。難道連雅堂的時代“睨”字讀做 ŋeh⊦(≒ŋe⊦)?

其次,連氏引用雷浚的話說,現在的“硬”字應該寫作“梗”。雷浚是清朝人,他的這幾句話出自他撰的《說文外編》卷十四,原文如下(與連氏所引用者稍有出入):「[硬](五更切,堅硬。亦作鞕)。《說文》無硬字,亦無鞕字。硬當作梗。《爾雅•釋詁》:“梗,直也。”梗直之物必堅,此引伸之理也。从木、从石,亦相通。」《爾雅•釋詁》的原文是:“梏、梗、較、頲、庭、道,直也。”晉、郭璞〈注〉:“梏、梗、較、頲,皆正直也。《詩》曰:‘旣庭且碩。’頲、道,無所屈。”

郭璞所引“《詩》曰:‘旣庭且碩。’”是〈小雅•大田〉第一章裡的一句。〈大田〉第一章的全文是:“大田多稼,旣種旣戒,旣備乃事,以我覃耜,俶載南畝,播厥百穀,旣庭且碩,曾孫是若。”這裡,“庭”是挺直,“碩”是大,“旣庭且碩”是描寫禾苗長得又直又高大(“曾孫”是周王自稱)。禾苗的莖長得直,但禾莖並不硬,所以,雷浚所說“梗直之物必堅”,恐怕不一定。

不過,《形義分析》說,“梗”是木名,即刺榆,轉指植物的枝或莖,如《戰國策•齊策三》:“有土偶人與桃梗相與語。”又因“梗”(枝、莖)是植物的主體,故引伸為大略,常與“概”並用成為“梗概”。又說因植物的枝幹是堅硬挺直的,故又引伸為形容詞,謂堅實、挺直。如《楚辭•九章•橘頌》:“淑離不淫,梗其有理兮。”(淑:美,善。離:通麗;附麗。淫:放蕩。梗:直。理:紋理。比喻人之堅守直道,符合正理)。翻成白話文是:“你秉性善良,從不放縱;堅挺的枝幹紋理清純。”(引自《先秦詩鑒賞辭典》上海辭書出版社,1998年)。

 

連氏在這一則“梗”裡舉出了“梗直”及“梗撓”兩個台語例證。“梗直”應該是台語的 ŋe⊦/ŋi⊦-tit⊦(直),古漢語亦有此詞,意思是剛直(《辭源》),書證有《北史•汝陰王天賜傳•附修義》:“子文都,性梗直,仕周,為右侍上士。”“梗直”指性格剛直。台語 ŋe⊦/ŋi⊦-tit⊦(直)也是指性格剛直的意思。不過,“梗”字台語不讀 ŋe⊦/ŋi⊦。

“梗”字,《廣韻》的記音是古杏切(上聲、梗韻),梗攝開口二等、見母。“梗,梗直也。又桔梗,藥名。”而《集韻》則記錄三個音:

(1)古杏切(上聲、梗韻),梗攝開口二等、見母。“梗,《說文》:‘山枌榆,有朿,莢可為蕪夷也。’一曰:略也;荒也。”

(2)口浪切(去聲、宕韻),宕攝開口一等、溪母。“梗,禦災害也。《周禮》:‘招梗禬穰。’鄭興讀。”

(3)居孟切(去聲、映韻),梗攝開口二等、見母。“梗,荒也;略也。”

“梗”字,《彙音寶鑑》讀陽去(或陽上?)kieŋ⊦;“梗,木名。又直也。又塞也。桔梗,藥名。”從字解看,讀 kieŋ⊦ 的根據應該是《廣韻》的古杏切。但古杏切的聲母見母是全清,全清字在台語一般讀陰調,這裡有聲調不合的問題。《甘台字》則“梗”字讀上聲 kieŋ` 及陽去 kieŋ⊦。讀 kieŋ` 與“古杏切”相符,kieŋ⊦ 則或許是古杏切的又讀。

台語 ŋe⊦/ŋi⊦-tit⊦ 的 ŋe⊦/ŋi⊦ 應該是“硬”字。“硬”字《廣韻》說和“鞕”字相同,而“鞕”字的音是五諍切(去聲、諍韻、疑母),梗攝開口二等,《彙音寶鑑》讀做 kieŋ⊦、ŋe⊦;《甘台字》讀做 ɡieŋ⊦、kieŋ⊦、ŋi⊦。所以 ŋe⊦/ŋi⊦-tit⊦ 的本字應該是“硬直”。

 

另一個例證“梗撓”則頗費解。“撓”字《廣韻》記錄兩個音:

(1)呼毛切(平聲、豪韻),效攝開口一等、曉母。“撓,攪也。”

(2)奴巧切(上聲、巧韻),效攝開口二等、泥母。“撓,撓亂。”

“撓”字,《彙音寶鑑》讀陽平 nau´,與反切“奴巧切”的聲調不符。《甘台字》讀 lau` 及 nau`,與“奴巧切”相符。泥母在中古音是 n-,故 nau` 音較古,lau` 是 nau` 演變的結果。

“梗撓”的台語是什麼?台語並没有 ŋe⊦/ŋi⊦-nau´、ŋe⊦/ŋi⊦-nau`、ŋe⊦/ŋi⊦-lau` 這些詞,或許“梗撓”連氏要我們讀 ŋe⊦/ŋi⊦-liau´,堅硬、強壯的意思(見《台日大》上冊344頁)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連雅堂《臺灣語典》疑難詞語說解 並標籤為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