蔭豉(im3-sinn7) < 古漢語 "鹽豉"

[ 蔭豉(im3-sinn7) < 古漢語 “鹽豉" ]
(本篇使用台語文寫作,標音採用教育部《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》)

“豆豉(tau7-si7/tau7-sinn7)" 是 “(華文)把黃豆或黑豆泡透煮熟後,經過發酵而製成。可當菜肴的調味料。" (《教台典》)。"豆豉" 有䭕(tsiann2)–的佮鹹(kiam5)–的兩種,《本草綱目》共𢙠分別號做 “淡豉" 佮 “鹹豉"。 “淡豉" 做藥仔用,處方名叫做 “淡豆豉"。"鹹豉" 就是咱講的 “蔭豉(im3-sinn7)",是食品或者是調味料的一種,是用烏豆仔做–的。

古漢語 “鹽豉" :
台語的 “蔭豉(im3-sinn7)" 古漢語叫做 “鹽豉",下面是書證 :
(1)《史記、貨殖列傳》: “其帛絮細布千鈞,文采千匹,榻布皮革千石,漆千斗,糱麹「鹽豉」千荅,鮐鮆千斤。"
(2)《東觀漢記、宋弘》: “宋弘為司空,常受俸得「鹽豉」千斛,遣諸生迎取上河,令糶之。"
(3) 《三國志·曹爽傳》: “令致米一百斛,并肉脯、鹽豉、大豆。"
(4)《世說新語、言語》: " 陸機詣王武子,武子前置數斛羊酪,指以示陸曰:「卿江東何以敵此?」陸云:「有千里蓴羹,但未下「鹽豉」耳!」 "

頂面的書證表示 “鹽豉" 佇漢代就已經是經常咧用的食品。一般認為台灣閩南語保留真濟漢語的古音、古義、古詞,古漢語的 “鹽豉" 是毋是佇台語音變讀做 im3-sinn7 ?

“鹽" 字的音 :
“鹽" 字的音,《廣韻》記錄平聲佮去聲兩種讀音 :
(1) 余廉切(平聲、鹽韻、喻四母);"鹽,《說文》曰 : 「鹹也。」古者宿沙初作煑海為鹽。……。"
(2) 以贍切(去聲、豔韻、喻四母);"鹽,以鹽醃也。"
平聲的 “鹽(余廉切)",台語讀做陽平聲 iam5,這就是咱逐日咧用的調味品食鹽,是名詞。去聲的 “鹽(以贍切)",若照切語佮同音字(豔、焰)來讀,應該讀做陽去聲 iam7。"鹽(iam7)" 的意思是 “用鹽 sinn7″,是動詞。

“鹽豉"、"淡豉" 的構詞 :
“鹽豉"、"淡豉" 是複合詞,攏是講豆豉,所以 “豉" 是中心語,"鹽" 佮 “淡" 是修飾 “豉" 的定語。 “鹽豉" 是sinn7鹽的豆豉, “鹽豉" 的 “鹽" 是動詞, “鹽豉" 讀做 iam7-sinn7。 “淡豉" 是無摻鹽、無sinn7鹽的豆豉,是䭕(tsiann2)味–的, “淡豉" 的 “淡" 是形容詞。

“鹽豉" 的讀音 :
去聲 “鹽(以贍切)" 的聲母是喻四母,喻四母是次濁聲母。次濁聲母的上聲字佇台語音讀時,原則上文讀讀陰上,白讀讀陽上歸陽去,但是有例外,白讀時讀陰上聲嘛是有。啊若次濁聲母的平、去、入聲字的台語聲調,原則上文讀、白讀攏讀陽平、陽去、陽入,干焦有少數的例外讀做陰聲調。這種現象應該是像《厦門方言研究》(140頁) 講的 “(華文)凡古全濁或次濁聲母的字,白讀音讀陰調類的可能仍保留陰陽調分化前的狀態。" “鹽豉" 是漢朝以前就有的語詞,假使 “鹽豉" 的台語語音是漢語聲調分化陰陽調以前的狀態,按呢, “鹽豉" 的 “鹽" 就有可能是陰去調 iam3,會使認為 “鹽" 的文讀音是 iam7,白讀音是 iam3。 “鹽豉" 的語音是 iam3-sinn7。下面是次濁聲母字白讀時讀陰聲調的例。

次濁聲母字白讀時讀陰聲調的例 :
(1) 明母、微母 : 毛[moo1],貓[niau],微[bui1],芒[banɡ1](菅芒[kuann1-banɡ1]);買[be2],滿[mua2],猛[me2]。
(2) 泥母 : 拈[ni1](桌頂拈柑)。
(3) 疑母 : 我[ɡua2],眼[ɡing2](龍眼[linɡ5-ɡing2])。
(4) 喻三母 : 往[inɡ2](往過[inɡ2-kue3])。
(5) 喻四母 : 養[iunn2],湧(涌)[inɡ2]。
(6) 來母 : 兩[niu2],領[nia2],落[lak4]
(7) 日母 : 忍[lun2],染[ni2]

台語 -iam > -im
“鹽豉[iam3-sinn7]" 按怎變做 im3-sinn7 ?
佇台語有 -iam 韻變做 -im 韻的例,親像 :
淹 : iam1 > im1;淹水[im1-tsui2]。
掩 : iam2 > im1;掩喙[im1-tshui3]
簷(檐) : iam5 > ɡim5;簷前骹[ɡim5-tsinn5-kha1] = 華語:屋簷下。

所以,"鹽[iam3]" 嘛有可能音變變做 “鹽[im3]"。若按呢,古漢語 “鹽豉" 的台語讀音是 im3-sinn7,台語 “蔭豉[im3-sinn7]" 的本字就是 “鹽豉"(im3-sinn7) ,至少嘛是詞源。

“豉",《廣韻》是義切(去聲、寘韻、禪三母),台語讀做 si7,因為受着前字 “鹽[im3]" 的鼻音韻尾 -m 的同化作用, “豉[si7]" 鼻化變做 “豉[sinn7]" 。

“蔭豉",《閩南方言大詞典》寫做 “䤃豉"。

本篇發表於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