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語 “khe1-tsi1-banɡ1″(華語:撲克牌)的語源

[ 台語 “khe1-tsi1-banɡ1″(華語:撲克牌)的語源 ]
(本篇用台語文寫作)

<台語辭典(台日大辭典台語譯本)查詢>編號23205 : ī [咿] 的例句有一个 “咿 Khe-chi-banɡ (紙牌)"。khe1-tsi1-banɡ1(改用教臺羅)有的講 khe1-tsi2-banɡ2,北部囡仔講 the1-ji2-banɡ1。
khe1-tsi1-banɡ1/the1-ji2-banɡ1 是對日語 ページ ワン(英語 page one)演變來的。日語 ページ ワン 的日語發音是 pheh4-jih4 uanɡ2。
pheh4-jih4 uanɡ2 是西洋紙牌的一種耍(snɡ2)法的名稱,普通四五个、五六个做陣耍。耍的儂手底的牌仔若賰一張時,愛喝 : “pheh4-jih4 uanɡ2(page one)",警告別儂我賰一張牌仔矣–loo。這種紙牌的耍法佇日本時代的一般家庭真普遍。"光復" 了後大儂較無耍,趣味轉對扑麻雀(phah4/i7-ba5-tshiok4),顛倒佇囡仔儂中間時行 i7 pheh4-jih4 uanɡ2 來。囡仔儂毋捌日本話,pheh4-jih4 uanɡ2 開始走音,變做 the1-ji2-banɡ1,變做 khe1-tsi1-banɡ1。並且用 the1-ji2-banɡ1/khe1-tsi1-banɡ1 來指稱紙牌(撲克牌)。
pheh4-jih4 uanɡ2 的 uanɡ2 是合口呼的音節,主要元音 u 是後高元音,發 u 的音時,頂喙唇佮下喙唇真倚,容易增生一个雙唇音 b。所以 uanɡ2 就變成 banɡ2、banɡ1。
jih4 變成 ji2 是連讀變調的需要,變成 tsi1 是濁聲母 j- 清化的結果。
pheh4 的聲母 ph- 是雙唇塞音,哪會變成舌尖塞音的 the1,或者是舌根塞音的 khe1 ? 實在揣無音變的音理。應該是囡仔儂聽毋著,學毋著,走音–去的。
無論怎樣,用 the1-ji2-banɡ1/khe1-tsi1-banɡ1 來指稱西洋紙牌是語言現象的事實。

“光復" 前一般家庭定定耍紙牌(迄陣叫做トランプ ,= trump)。"ページワン(page one)" 是其中的一種耍法,"光復" 後大人轉 i7 麻雀,顛倒囡仔耍紙牌。定定看着附近的囡仔佇亭仔骹耍 ページワン,喙講 the1-ji2-banɡ1,發現 the1-ji2-banɡ1 是 ページワン(page one)的訛變。最近看着林長老的 “Khe-chi-banɡ (紙牌)",知影 ページワン(page one) 亦有儂講 khe1-tsi1-banɡ1。
ページワン(page one)由紙牌耍法變做指稱紙牌(撲克牌),宛如西洋紙牌本來叫做 playing cards 或者單稱 cards,因為日本儂初初看見西洋儂塊耍 cards 時定定聽𢙠講 trump,就共 cards 叫做 トランプ。”撲克牌” 的 “撲克" 嘛是紙牌耍法之一 “poker" 的音譯。

「ページ ワン」的耍法 Wikipedia 有介紹(日文)。欲扑出徦賰一張牌時愛講 page one,扑出最後一張牌時愛講 stop。所以有 “khe-chi-banɡ" stop! 的話。
ページワン – Wikipedia

有人講 khe-tsí-bánɡ 就是日語 “揭示板" 。但是 ,日語 “揭示板"(けいじばん/kei ji banɡ) = 華語:佈告牌 (<現代日漢大辭典>514頁,大新書局)。台語紙牌意義的 khe-tsí-bánɡ 的詞源若是日語 “揭示板"(華語:佈告牌),毋知理據何在?

page one 佮 stop 攏是日本儂耍紙牌 “page one" 時的言語,專稱變泛稱,猶閣有音變、訛變的關係,致使 : page one > the1-ji2-banɡ1/khe1-tsi1-banɡ1/khe1-tsi2-banɡ2。

本篇發表於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