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五) [注文] tsu3-bun5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
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教育部 <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>)

 

(五) [注文] tsu3-bun5 (< 日語:注文[ちゅう-もん / chyu-mong])

台語 “注文[tsu3-bun5]" 是台灣佇日治時代對日語借入來的借詞(loan word)。

日語 “注文[ちゅう-もん / chyu-mong]",華語講 “訂購、訂貨"(定購、定貨),英語講 order。華語 “訂貨(定貨)" 已經進入台語詞彙,台語講 ting7-hue3/he3、 tiann7-hue3/he3 (定貨)。但是華語 “訂購" 並無予(hoo7)台語吸收。

日語 “注文[ちゅう-もん / chyu-mong]" 的意義是 : “指定物品的種類、形狀、尺寸等委託製作或者是交付。" ——《廣辭苑》。"「注文」是買主對提供一定物品的生產、運輸、服務等的賣主要求買物件的行為。這種行為會使用口頭、電話、網際網路、傳真等的方式來完成,不過用文書的方式較安全、確實。記載目的物品的品質、數量、價數、交貨時間地點、付款方式等等的文書叫做 「注文書(chyu-mong-syo)。" ——《日本大百科全書》。
日語 “注文" 亦寫做 “註文"。

 

漢語的 “注文" :
漢語嘛有 “注文" 這個詞。漢語的 “注文" 是指對古冊裡面的字句解釋的文辭。親像《孝經注疏》: “若其「注文」未備者,則具存於疏。"
“注文" 亦寫做 “註文"。《康熙字典考證、子部、孰》: “謹按,‵祭祀自孰始′ 乃「註文」,非經文。次序當先經後註。"
日語 “注文" 亦寫做 “註文"。雖然漢語嘛有 “注文"、"註文",伊的意義佮日語的 “注文"、"註文" 無仝(kang5)。日語的 “注文"、"註文" 應該佮漢語的 “注文"、"註文" 無關係,是日本儂家己製造的漢字詞,亦就是 “和製漢語"。

 

日語 “注文" 的理據 :
華語的訂購、訂貨,日語哪會號做 “注文" ? ui3(從)漢字 “注" 佮 “文" 的字義來看,實在僫(oh4; 難)理解。
日語 “注文" 原來是日本古文書的一種,是一條一條記載儂名或者物品種類、數量等的備忘性質的文書。這款文書佇日本中世紀(12-15世紀)出現、發展。親像記載儂名的 “交名注文"(kyō-myō chyu-mong);記載需要準備的物品詳細情形的 “支度注文"(sitaku chyu-mong);記載戰爭時受傷者儂名佮受傷狀況的 “合戰手負注文"(kassen teoi chyu-mong);記載斬取敵人首級的 “分捕頸注文"(bundori kubi chyu-mong)等攏是日本的古文書 “注文"。
漢字 “注" 有 “記載" 的古義。親像《三國志、蜀書、後主傳》: “國不置史,注記無官。" “文" 有文辭、文書的意義。所以,"注文" 就是有記載(儂名、物品名稱等)的文書,是日本儂佇中世紀時根據漢字的字義家己製造的漢字詞,毋是對漢語借去的漢語語詞。
尾矣日本進入近代商業時期,交易方式出現事先預訂(訂貨)的方式。這个(tsit4-e5)時陣買主需要對賣主提出記載欲(beh4)買物品的名稱、品質、數量等等的文書,這種文書亦叫做 “注文",因為這種文書的形式、內容佮古文書的 “注文" 差不多。
閣較尾矣,名詞的訂貨用的文書 “注文" 變做動詞,訂貨講 : “注文する"(chyu-mong suru),本來記載訂貨明細的 “注文" 改叫做 “注文書"(chyu-mong syo)。"注文書" 就是華語 “訂單",台語 “訂單(ting7-tuann1)"。

雖然二戰結束超過七十年,ui3(從)日語來的借詞 “注文[tsu3-bun5]" 佇(ti7;在)台灣猶原是活的語詞。親像 :
“若卜愛(nah8-beh4-ai3),趕緊扣(kha3)電話來「注文」。"
“前幾工,有佇F·B招伴的線頂「注文」一隻生(senn)仔鈷,日語【鐵瓶】。" (2017/03/12 曾江山先生貼文)。

佇料理店點菜嘛叫做 “注文"。
“走水轉來吳開利,看著金快笑微微,心內那想那佮意(kah4-i3),酒菜「注文」無停時。"—— <台南運河奇案>

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, 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...... ) | 標記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四) [黑輪] oo1-lian2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

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教育部 <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>)

 

(四) [黑輪] oo1-lian2 (< 日語 おでん / oden)
台語 “黑輪[oo1-lian2]" 是日本食物 “おでん[oden]" 的(e5)音譯。華語 “黑" ,台語講 oo1,本字是 “烏"。"烏" 是一種鳥仔的名,因為規身 oo1-ma3-ma3,所以 “烏" 有黑色的意義。親像《三國志、魏書、鄧艾傳》: “身披烏衣,手執耒耜以率將士。" “烏衣" 就是台語 “烏衫[oo1-sann1]",烏色的衫。國語、普通話無用 “烏" 表示烏色,台語原在用 “烏",表示台語保存古漢語。
嚴格講–起來,日語 “お" 的音是[o](國際音標),台語 oo1的音是[ɔ],[o]佮[ɔ]無仝音,是倚音爾爾(na7-nia7)。日語 “おでん[oden]" 寫做 “黑輪","黑" 是訓讀字,愛讀做 oo1[ɔ]。

華語 “車輪",台語講 tshia1-lian2。tshia1 是 “車",無爭議;lian2 用 “輪" 字書寫,有爭議。"輪" 台語讀做 lun5,無 lian2 的音。"黑輪" 的 “輪" 嘛是訓讀字,欲愛咱讀做 lian2。
日語 おでん / oden 的 “でん/den" 的輔音是舌尖濁塞音[d],因為台語語音系統無 d-,所以 d- 就用仝(kang5)發音部位的邊音 l- 替代,でん/den 就變成 lian2。lian2 用訓用字 “輪" 書寫。

日語 おでん / oden 是 “おでんがく/ oden gaku “(お田樂) 的縮略。"田樂(でんがく/dengaku)" 是農民播稻仔的時祈願豐收的一種祭神活動,主要是 tshai7(竪立) 一枝長長的竹篙抑是柱仔,表演的藝人穿白色的褲,穿紅色、黃色、青色等的衫,佇竹篙頂表演種種的技藝,號做 “田樂(でんがく/dengaku)"。
日本儂早期傳統食物有一種共豆腐用籤仔 tshiam2–起來,先用炭火烘燒了後,閣抹味噌(豆醬)烘予熟的食物。豆腐用籤仔 tshiam2 的形態佮 “田樂" 的藝人佇竹篙頂的形態真 sing5(相似),所以這款籤仔 tshiam2 的豆腐就叫做 “田樂豆腐",簡稱 “田樂(でんがく/dengaku)"。"田樂" 加詞頭 “お/ o" 叫做 “お田樂(おでんがく/ oden gaku)",共伊縮略就變成 “おでん / oden “,台語共(ka7)伊譯做 “黑輪(oo1-lian2)"。

後來 おでん / oden 的材料佮調理方法有種種的變化。材料方面除了豆腐,嘛有用蒟蒻、豆乾糋(tau7-kuann1-tsinn3)、番薯、芋仔、菜頭、肉類、魚介類等等。調理方法嘛對用烘的變做用 kun5 (熬煮) 的。用 kun5 的 おでん / oden 叫做 “煮込みおでん(nikomi oden)"。大阪方面的關西人共這種用 kun5 的方式調理的 おでん / oden 叫做 “關東煮"(kantō ni / kantō daki)。所以,"黑輪" 佮 “關東煮" 是仝一款食物。

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, 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...... )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三) [消防] siau1-hong5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
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教育部 <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>)

(三) [消防] siau1-hong5

台語消防隊、消防車、消防組、消防署等的 “消防[siau1-hong5]" 這个詞是日本儂佇明治時代製造的 “和製漢語",日語唸做 しょうぼう/ syōbō。日語 “消防"(しょうぼう/ syōbō) 是 “消火"(しょうか / syōka) 佮 “防火"(ぼうか / bōka)聯合–起來的詞。其中"防火"(ぼうか/ bōka)較好理解,"防" 是防止,"防火" 就是防止火災的發生。

“消火"(しょうか / syōka) 較僫(oh4。= 難)理解。這牽涉着日語佮漢語的 “語序" 問題。親像日語 “御飯を食べる”(gohan o taberu),華語講 “吃飯",台語講 “食飯[tsiah8-png7]"。日語 “食べる"(taberu)是動詞(=華語:吃,台語:食[tsiah8]),"御飯"(gohan)是名詞(=華語:飯,台語:飯[png7]),是動詞 “食べる"(taberu)的賓語,賓語 “御飯"(gohan)佇動詞 “食べる"(taberu)的頭前。啊若華語 “吃飯" 佮 台語 “食飯[tsiah8-png7]",賓語 “飯" 攏是佇動詞 “吃、食" 的後壁。就是講,佇動賓關係的動詞性短語,動詞佮賓語的 “語序",日語佮漢語是顛倒反(ping2)的。

日語 “消火"(しょうか / syōka)的造詞嘛是按呢。
“消火"(しょうか / syōka)本來日語的講法是 “火を消す"(ひをけす/ hi o kesu)。"消す"(kesu)是動詞,意思是 共咧着(teh4-toh8)的火創予無–去,創予hua1。因為漢字 “消" 有消失、予消失、消除的意義,日本儂就共 “消" 字提來訓讀 “消す"(kesu)。因為日本儂愛模仿漢語的語序製造 “和製漢語",就共日語 “火を消す"(hi o kesu)改變成漢語的語序,造成動賓關係的動詞性短語 “消火",然後照漢字的日語音讀共 “消火" 讀做 しょうか / syōka。

日語 “防火"(ぼうか / bōka)嘛是一个和製漢語,本來是 “火を防ぐ “(hi o fusegu),模仿漢語,照漢語語序造成 “防火",然後照漢字音讀的讀音讀做 ぼうか / bōka。

日語 “消防"(しょうぼう/ syōbō)就是 “消火佮防火" ˋ的縮略。《廣辭苑》對 “消防" 的解釋是 “指扑(phah4)hua1火災,防止火災的延燒,救助人命;防止火災的發生等的作為;亦包含水災等的警戒、防禦。"

和製漢語 “消防" 佇日本明治時期產生。根據《日本大百科全書》,日本政府佇明治2年(1869年)佇東京設置 “消防方"(syōbō gata),這應該是 “消防" 這个詞的第一次出現。"消防方" 佇隔年改稱 “消防組"(syōbō gumi)。

日本治台時期共日本的消防制度引入台灣,台灣儂就共 “消防" 這兩字照台語讀音共讀做 siau1-hong5。台語 “消防[siau1-hong5]" 是來自日語的日本原語漢字借詞。

1945年二戰後,中華民國接收台灣,原在用 “消防" 這個詞佮制度,"消防" 用華語發音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嘛是用 “消防" 這个詞,佇1984年頒行 “消防條例"。

佮 “消防" 對應的英語是 firefighting。firefighting 佮台語 “扑火[phah4-hue2/he2]" 真倚意。

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, 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...... ) | 標記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二) [警察] king3-tshat4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
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教育部 <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>)

(二) [警察]  king3-tshat4

“警察",《台日大》的記音是 king2-tshat4 佮 king3-tshat4,敢若講 king3-tshat4 的儂較普遍。
“警察" 這个詞逐日咧講,每日咧聽,毋過稽考–起來,"警察" 是來自日語的借詞。"警察" 這个詞是日本儂佇明治維新初期自西方近代國家引進 police 的制度時,用 “警察" 兩字漢字來翻譯英語 police ,佇1875年制定 “行政警察規則"。這應該是 “警察"(police意義)這个詞佇漢語圈的第一次出現。"警察" 日語唸做 けいさつ/ keisatsu。

既然 “警察" 是英語 police 的意譯,咱來看 police 的意義是啥? 《Oxford Advanced Learner‘s Dictionry》: " police : an official organization whose job is to make people obey the law and to prevent and solve crime; the people who work for this organization."
台灣話 “警察(king3-tshat4)" 是指稱 “the people who work for this organization(police)." 親像 : 痞儂予警察掠–去矣|警察來矣,緊 suan1 !|阮阿叔咧做警察。

日本佇1895年領臺了後佇台灣施行嚴密的警察制度,無管是平地抑是山地,普遍設置 “派出所"(phai3-tshut4-soo2)(這嘛是日語,猶閣咧用),派出所的警察往往一个儂爾爾。根據統計,當時台灣的一个警察管理547个台灣儂(朝鮮是919个儂)。"派出所" 阮有當時仔共縮略叫做 “派所",嘛會共唸做 phainn2-soo2,因為佇 “派所" 的日本仔警察誠 “痞[phainn2]"(兇惡)。

古漢語嘛有 “警察" 這个詞,親像 :
。唐玄奘法師《大唐西域記·藍摩國》:「野象群行,採花以散,冥力 “警察",初無間替。」

。《新五代史·史弘肇傳》:「弘肇出兵 “警察",務行殺戮,罪無大無小皆死。」

。《南唐書·盧郢傳》:「後主命韓德霸為都城烽火使,"警察" 非常。」。

。《太平廣記、將帥二、張濬》: 「濬深忌晉牧,復不敢除之。張於一舍郊迎,既駐郵亭,濬令張使君升廳,茶酒設食畢。復命茶酒,不令暫起,仍留晚食。食訖,已晡時,又不令起,即更茶數甌。至張燈,乃許辭去。自旦及暮,不交一言。口中咀少物,遙觀一如交談之狀。珂性多疑,動有 “警察"。時偵事者尋已密報之云:敕史與相國密話竟夕。珂果疑,召張問之曰。相國與爾,自旦至暮,所話何。對云。並不交言。王殊不信,謂其不誠,戮之。」

。《太平廣記、禽鳥三、南人捕鴈》: 「鴈宿於江湖之岸,沙渚之中,動計千百,大者居其中,令鴈奴圍而 “警察"。南人有採捕者,俟其天色陰暗,或無月時,於瓦罐中藏燭,持棒者數人,屏氣潛行。將欲及之,則略舉燭,便藏之。鴈奴驚叫,大者亦驚,頃之復定。又欲前舉燭,鴈奴又驚。如是數四,大者怒啄鴈奴。秉燭者徐徐逼之,更舉燭,則鴈奴懼啄,不復動矣。乃高舉其燭,持棒者齊入羣中,亂擊之,所獲甚多。昔有淮南人張凝評事話之,此人親曾採捕。出《玉堂閒話》」

遮的書證表示古漢語亦有 “警察" 這个詞,毋過詞義是 : “警戒監察",是動詞,佮日語名詞 “警察"(police) 的概念無仝,所以有儂認為 “警察" 是日本儂用漢字創造的日語原詞,就是 “和製漢語"。台灣、中國的 “警察" 是向日語原詞借來的借詞(外來詞)。
但是嘛有儂認為古漢語早佇唐代就有 “警察" 這個詞,日本儂借去用,小可改變伊的概念,提來翻譯英語 police,後來這个 police 意義的 “警察" 傳倒轉來台灣、中國,所以 “警察" 是來自日本的回歸漢字借詞。
無論怎樣,借詞 “警察" 的使用,台灣比中國較早。

“警" 字的音是《廣韻》居影切(上聲、梗韻、見母),照反切讀,台語讀做陰上聲 king2。

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, 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...... )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一) [建坪] kian3-phing5

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
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教育部 <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>)

(一) [建坪] kian3-phing5

“建坪" 台語一般唸做 kian3-phing5,但是《台日大》的記音是 kian3-phinn5。

“建坪" 是來自日語的借詞。"建坪" 日語讀做 たてつぼ/ tatetsubo,台語借來用,照漢字 “建坪" 的台語讀音共讀做 kian3-phing5。
日語 “建坪" 的本來的意義是:建築物佔土地面積的坪數。不過,佇台灣,"建坪(kian3-phing5)" 一般指房屋外壁圍–起來的塗骹(地板?)面積的坪數。若是樓仔厝,各樓塗骹面積的坪數總共加–起來亦叫做 “建坪"。這種 “建坪" 日語叫做 “延べ坪(のべつぼ/ nobe tsubo)"。若是分層出售的大樓,每一層抑是每一戶的塗骹面積的坪數亦叫做 “建坪"。

日語 “坪(つぼ/ tsubo)" 是日本表示土地面積的單位,1坪是6日尺四方的面積。1日尺的長度佇明治時代規定 : 1日尺 = 1公尺的33分之10 = 30.3030公分 = 0.303030公尺。1坪 = 6日尺×6日尺 = (6×0.303030公尺)x(6×0.303030公尺) = 3.3058平方公尺。
台灣佇日本時代用 “坪"、"建坪" 的制度,𢓜現在民間猶閣是按呢咧用。

“坪" 字的音,《廣韻》符兵切(平聲、庚韻、並母)(中古前期 並、奉母猶未分化。同音字有 平、評、苹等),《甘台字》讀做 ping5、phing5、phiann5;《彙音寶鑑》讀做 ping5、penn5;《教台典》讀做 phing5。一般共 “坪" 讀做 phing5,佮中古音反切 “符兵切" 有合。
漢字 “坪" 的本義是平的所在,《說文、土部》: “坪,地平也。" 日本儂共 “坪" 字借去表示𢙠的土地面積的單位 つぼ/ tsubo,佮 “坪" 的字義無關係。

 

張貼在 臺語文論集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……), [台灣話來自日語的借詞舉例] (本專題使用台語文書寫,標音採用...... ) | 標記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