艋舺

艋舺

 

“艋舺”是台灣台北市的一個地名,位置在台北市的西邊,一般把龍山寺、青山王宮附近一帶叫做“艋舺”。

“艋舺”這個地名在清代道光10年(1871年)纂修的《淡水廳誌》有記載,屬於“大加納堡”(tua-ka-laʔ-po`)。

據說,台灣原住民平埔族(凱達格蘭族)的獨木舟叫做“vanka”。在清代原住民與漢人還雜處的時候,平埔族人駕着獨木舟,將他們生產的薪炭、木材、農獵產品等載運到現在萬華區環河南路、貴陽街口一帶的淡水河河岸與漢人交易,因平埔族人的 vanka 常常雲集,漢人就把這一帶叫做 baŋ`-kaʔ,成為地名。“baŋ`-kaʔ”就是凱達格蘭族的獨木舟意義的“vanka”。這個台灣話的地名“baŋ`-kaʔ”用漢字記寫時,有:蟒葛、蟒甲、莽甲、蚊甲、艋舺等多種寫法,最後定型於“艋舺”。

在漢語,“艋”是聯綿詞“舴艋(ㄗㄜˊ ㄇㄥˇ)”(意思是小船)的一個音節;“舺(ㄒㄧㄚˊ/ㄐㄧㄚˇ)”是複合詞“艋舺1舟符舺(ㄅㄨˋ ㄒㄧㄚˊ)”(意思是船) 的一個音節,“艋”、“舺”兩個字可以說都有船的意義。把“艋”、“舺”兩個字拿來音譯也是船意義的台語 baŋ`-kaʔ(平埔族語獨木舟義),也許是出自文人之手。

“艋”字,《廣韻》莫杏切(上聲、梗韻),梗攝、二等、開口、明母,與猛、蜢同音,國語讀ㄇㄥˇ,字義是“艋,舴艋,小船。”而“舴”字則《廣韻》記錄兩個音,但字義相同。“舴”字的兩個音是:(1)陟格切(入聲、陌韻):“舴,舴艋,小船。”(2)側伯切(入聲、陌韻):“舴,舴艋。”由此可知,“艋”是聯綿詞“舴艋(ㄗㄜˊ ㄇㄥˇ)”的一個音節,而“舴艋”的意義是小船。

“艋”字《甘台字》讀做 bieŋ`(陰上聲),跟反切“莫杏切”相符,同音字猛、蜢也都讀 bieŋ`。《彙音寶鑑》把“艋”字讀做 bieŋ` 及 baŋ`:(1)經韻、上上聲、門母(bieŋ`):“艋,小船。”(2)江韻、上上聲、門母(baŋ`):“艋,艋舺街。又船名也。”“艋舺街”讀做 baŋ`-kaʔ-ke(kue),即現在的“萬華”。

“艋”字台語讀 baŋ` 有沒有符合音變規律?“艋”字莫杏切屬梗攝、二等、開口呼。梗二開的陽聲字在台語音讀時,文讀音讀 -ieŋ 韻(本來讀 -eŋ 韻,現與 -ieŋ 韻合流),如:烹,p‘ieŋ;生,sieŋ;更,kieŋ;行,hieŋ´ 等等;但沒有讀 -aŋ 韻的例。因此,台灣地名 baŋ`-kaʔ 的baŋ` 使用“艋”字書寫是因為“艋”字的音 bieŋ` 和 baŋ` 相近,及“舴艋”有小船的意義所致。

“舺”字《廣韻》没有收,《集韻》有。《集韻》對“舺”記錄兩個音,但意義相同。這兩個音是:(1)轄甲切(入聲、狎韻):“舺,艋舺1舟符舺,舟也。”(2)古狎切(入聲、狎韻):“舺,艋舺1舟符舺,舟也。”因“艋舺1舟符”(ㄅㄨˋ)和“舺”(ㄒㄧㄚˊ)單用也都有船的意義,所以“艋舺1舟符舺”應該不是聯綿詞而是一個偏正式的複合詞。

《漢大字》把“舺”字讀做ㄒㄧㄚˊ,是依據“轄甲切”,台語應當讀 ap(從狎、匣、柙等同音字類推)。

《甘台字》把“舺”字讀做文讀音 kap,白讀音 kaʔ,是與另一個反切“古狎切”相符的。同音字甲、鉀、胛、等也都是文讀音 kap,白讀音 kaʔ

《彙音寶鑑》把“舺”字只讀一個音 kaʔ(膠韻、上入聲、求母),字解是“舺,艋舺街。又船名。”

《廣雅•釋水》:“舺,舟也。”“舺”字有船的意義,台語又讀 kaʔ,用“舺”字書寫台語 baŋ`-kaʔ(獨木舟)的 kaʔ,可以說是恰當的了。

日本人據台後,把地名“艋舺(baŋ`-kaʔ)”改為“萬華”,也許認為“艋舺”不雅吧。

“萬”字日語讀做マン(man)或バン(ban)。例如:“萬卷”讀マンガン(man-ɡan);“萬歲”讀バンザイ(ban-zai)。“華”字日語讀カ(ka)或ケ(ke)。例如:“華僑”讀カキョウ(ka-kyo),“華嚴”讀ケゴン(ke-ɡon)。

日人把“艋舺(baŋ`-kaʔ)”改為“萬華”,本來要大家讀做 ban-ka,既顧及到原來台灣話 baŋ`-kaʔ 的音,用字又文雅,但在日治時代,一般人把“萬華”讀做 man-ka,而台灣人則繼續叫 baŋ`-kaʔ,没有人說 ban-hua´(萬華),到現在仍然如此。

“萬華”現在是台北市行政區的一個區名,叫“萬華區”。萬華區的東邊以中華路為界,南邊及西邊以新店溪為界,西北邊以淡水河為界,北邊以忠孝西路為界。

“艋舺”,不管讀ㄇㄥˇ ㄐㄧㄚˇ或 baŋ`-kaʔ,現在仍然是一個活的地名,最近有一部電影叫《艋舺》,有一齣電視連續劇叫《艋舺的女人》。

艋舺1 艋舺2

張貼在 《語文雜記簿》 | 標記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“名”與“位”的混用

“名”與“位”的混用

 

“名”和“位”都是用於人的“量詞”,它們的差別在於“名”是中性的,“位”是含有敬意的。但近年來量詞“名”與“位”的使用有混亂的現象,該用“名”時却用了“位”。例如:

“周人參弊案……台北地院合議庭密集審理「152位」被告……。”(1997.1.29.自由時報第1頁)。對於“被告”無需表示敬意,因此用“位”是錯的,說“152名”就可以了。

“警方動員900位警力保護馬主席。”(2006.6.25.電視新聞)。個人警察也許因有特殊功績而受人尊敬,但泛指警察人數時沒有必要表示敬意,應該說“900名警力”。

“北京上半年查獲吸毒人員3600名,9位明星涉毒。”(2014.8.14.搜狐新聞)。“3600名”是對的,但“9位”就有問題。涉毒的明星需要表示敬意嗎?應該用“9名”。“吸毒人員”也怪怪的,是不是應該用“吸毒者”?

“中國歷史上最荒淫的公主,一生納了300位男妾。”(2014.8.13.豆瓣小組)。對“男妾”無需表示敬意,應該說“300名(或個)男妾”。

“新疆狼群襲人,多位村民被咬得面目全非。”(2014.8.13.股城網)。“村民”是中性的詞,應該說“多名村民”。

又如:當你和幾個朋友踏入餐廳時,服務生會問:“請問幾位?”一般人的回答是“三位”或“五位”等等。服務生問“幾位?”是對的,因為對來店消費的客人表示尊敬,如果問“幾個?”反而顯得沒有禮貌;但客人自己回答說“三位”、“五位”等等就有問題了。敬意是對方表示的,不是自己表示的,所以客人應該回答說:“三個”、“五個”等等。

收看近來的電視新聞,量詞“位”的濫用已經到了“這位兇手”、“兩位小偷”、“三位人犯”等的地步了。兇手、小偷、人犯等都是不受歡迎的人,應該用“個”,連用“名”都是不應該的。

量詞“位”的正確使用的例子如下:諸位老師;各位同學;家裡來了三位客人;兩位部長都說……;選出了17位民意代表;這位先生請問……;來賓總共有20位;他是一位很有名的外科醫師;一位老人說的九句話;謝謝剛才幾位先生、女士的寶貴意見;二位,請看這裡。

量詞“名”的使用例子如下:

“在美國南加州大學留學的一名中國研究生遇襲身亡,四名被控謀殺的當地青少年在星期二(8月12日)否認控罪。”(2014.8.13.BBC中文網)。“一名”和“四名”也可以用“一個”和“四個”,但不能用“位”。

“八名中國醫護人員在沙拉利昂被隔離。”(2014.8.12.DW)。“八名”也可以用“八位”、“八個”。

“加沙衝突已導致30名救援人員死亡。”(2014.8.14.新華網)。“30名”也可以用“30位”或“30個”。

“15分鐘後,屋內10名暴徒,9名被擊斃,1名被擊傷。”(2014.8.14.中國新聞網)。“名”應該改用“個”。

“19歲男子冒充少校,數名女學生、護士投懷送抱。”(2014.8.11.網易新聞)。

“柬埔寨華裔成衣廠失火,900名工人恐失業。”(2014.8.1.中國評論新聞網)。

名位1 名位2

張貼在 《語文雜記簿》 | 標記 , , , | 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