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語“是非も無い(zehi mo nai)”≠“無關是非”

日語是非も無い(zehi mo nai無關是非

近日觀看電視新聞,聽到主播引述日本戰國名將織田信長即將統一日本時,夜宿京都本能寺,却遭到手下武將明智光秀的叛變。明智派重兵團團圍住本能寺,並攻入本能寺,要殺死信長。信長知道是明智光秀叛變後,雖然部下勸他逃離,他知道逃不掉,說一句“無關是非”,然後奮戰一陣後,放火燒本能寺,自己在火中自殺,讓叛將無法取得自己的首級。

主播所說的“無關是非”大概是日語“是非も無い(ぜひもない/zehi mo nai)”的翻譯。但日語“是非も無い(zehi mo nai)”的意義並不是“無關是非”。日語“是非も無い(zehi mo nai)”的意思是“不得已”、“没有辦法”、“無計可施”。織田信長知道逃不出去後,只好說“是非も無い(zehi mo nai)”,意思是“没有辦法了!”,於是奮戰一陣後放火燒寺,並在火中自殺,讓對手得不到他的首級。在當時的戰爭的習慣,要把對方的首級斬下,梟首示眾,才算真正打贏,才能樹立權威。叛將明智光秀急着要信長的首級,信長却没有讓光秀得逞。明智光秀沒有多久,就被豐臣秀吉打敗。

翻譯日文,最忌把日語漢字詞,照漢字的意義解釋。

是非も無い

 

張貼在 《語文雜記簿》 | 標記 , , , , | 發表迴響

塑膠•台塑

塑膠台塑

 

很多人,包括電視主播在內,在說國語時把“塑膠”讀做ㄕㄨㄛˋ ㄐㄧㄠ,把“台塑”(一家塑膠公司的略稱)讀做ㄊㄞˊ ㄕㄨㄛˋ;在說台語時把“塑膠”讀做 sɔk-ka,把“台塑”讀做 tai´-sɔk;都把“塑”字讀錯了。

“塑”字雖然以“朔”為聲符的形聲字,而“朔”字的國音ㄕㄨㄛˋ,台語方音 sɔk,但“塑”字並不依照聲符“朔”的音讀。“塑”字的正確讀音是國音ㄙㄨˋ,台語方音 sɔʟ;跟素、訴、遡等字同音。

“朔”字《廣韻》所角切(入聲、覺韻),屬江攝、二等、開口、入聲、生母。江二開入的字,在國語有不少字讀做ㄨㄛ韻,例如:搦讀ㄋㄨㄛˋ,琢、卓、濁讀ㄓㄨㄛˊ,渥、握、偓讀ㄨㄛˋ;“朔”也不例外,讀ㄕㄨㄛˋ。在台語方面則江二開入的字仍保留以 -k 為韻尾的入聲韻,常例音變規律讀 -ɔk 韻或 -ak 韻,讀 -ɔk 韻的例有:駁 pɔk,璞、樸 p‘ɔk,卓 tɔk 等,“朔”也讀 sɔk;讀 -ak 韻的例有:剝 pak,覺、角 kak,確 k‘ak,岳、樂 ɡak,渥、握 ak,學 hak 等。

但是以入聲字“朔”為聲符的形聲字,在中古就有讀入聲韻及陰聲韻兩種:讀入聲韻的歸入覺韻及麥韻,如:槊、蒴、塑膠台塑1-1木朔三字讀所角切,歸覺韻;愬一字讀山責切,歸麥韻;愬、𧪜、遡、塑四字讀桑故切,歸去聲暮韻。

依據郭錫良《漢字古音手冊》,“朔”及“塑”的上古音、中古音、現代音(國語及台語)如下表:

 

 

  上古音   中古音2   現代漢語   台語方音3
  *seɑk   ʃɔk   ㄕㄨㄛˋ[ʂuo]   sɔk
    鐸部   所角切       公韻上入聲
    山母   覺韻山母       時母
        江入二開        
1   *sɑ   su   ㄙㄨˋ[su]   ʟ
    魚部   桑故切       沽韻去聲
    心母   暮韻心母       時母
        遇去一合        
注(1):《漢字古音手冊》未收錄“塑”字,依同音字類推。

(2):切語等依《廣韻》。

(3):依《彙音寶鑑》。

 

從上表可知:

(1)“朔”字現在台語讀 sɔk 是從中古音 ʃɔk 演變過來,韻母 -ɔk 不變,聲母從 ʃ-(舌葉清擦音)變成 s-(舌尖清擦音),舌位靠近,音變情形清楚。

(2)在現代漢語“朔”讀 ʂuo(ㄕㄨㄛˋ),是從中古的 ʃɔk 經過近代音 ʂau(李珍華等《漢字古今音表》)變來的。聲母從 ʃ-(舌葉清擦音)變成 ʂ-(捲舌清擦音),發音部位靠近,發音方法相同。而韻母則從中古的 -ɔk 經過近代的 -au,變成現代的 -uo,其音變脈絡不太容易了解。

(3)“塑”字現代台語讀 sɔʟ,可以說是從中古音 su 的主要元音 u 低化成 ɔ 而來。

(4)“塑”字現代漢語讀ㄙㄨˋ[su],跟中古音相同。

像“塑”字那樣,聲符為入聲字的形聲字,到中古變成陰聲字的例很多,在《廣韻》的“暮”韻裡就有好幾個字是這樣。例如:

暮、墓:莫故切(ㄇㄨˋ)。聲符“莫”是入聲字,慕各切。

路、賂:洛故切(ㄌㄨˋ)。聲符“各”是入聲字。

愬、遡:桑故切(ㄙㄨˋ)。聲符“朔”是入聲字。

措、錯:倉故切(ㄘㄨㄛˋ)。聲符“昔”是入聲字,思積切。

這些字如果照聲符的音來讀(讀半邊),就不標準、不規範了。

塑膠台塑1 塑膠台塑2

張貼在 《語文雜記簿》 | 標記 , , , | 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