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估(tuʔ-ku)──打瞌睡(圖片檔)

度估1 度估2 度估3 度估4 度估5 度估6 度估7 度估8 度估9 度估10

張貼在 t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| 發表迴響

度估(tuʔ-ku)──打瞌睡

   度估(tuʔ-ku)──打瞌睡

 

例句1:“馬總統不管是在公開場所或出國訪問,被媒體拍到「度估」已是不計其數了。”(2013.5.23.自由時報電子報)

例句2:“趕開工前出貨,駕駛「度估」連撞7輛車,還棄車逃逸。”(2014.2.5.Yahoo奇摩新聞,標題)

例句3:“貨車司機「度咕」害命,同窗出遊,一死四重傷。”(2014.2.17.自由時報電子報,標題)

例句4:“打瞌睡的台語說成「度姑」、「啄龜」,根本是亂扯一通!”(2013.04.28.ki999mo的部落格)

例句5:“羅東帝爺廟口「喥咕麵」、瞌睡麵,在以前是專賣餛飩和乾麵,小小的攤子常常擠滿了人,要吃麵要等很久,常有人等到打瞌睡(「喥咕」),久而久之,就得到瞌睡麵、「喥咕麵」這個稱號了。”(網路“喥咕麵”網站)

 

1. 台語 tuʔ-ku 的詞義

國語“打瞌睡”,台灣閩南語(簡稱“台語”) 說“tuʔ-ku”或“tɔk-ku”、“tuʔ-ka-tse/tsue”、“tuʔ-bin´”。上面所舉5個例句裡的“度估”、“度咕”、“度姑”、“喥咕”都是記錄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字;“啄龜”是記錄 tɔk-ku 或 tuʔ-ku 的字。

“度”字國語讀去聲ㄉㄨˋ(另在揣度讀ㄉㄨㄛˊ),讀音和台語 tuʔ(陰入聲)的連讀變調 tu`(陰上聲)幾乎相同,故借用“度”字書寫台語 tuʔ-ku 的tuʔ。“喥”字同揣度的度,讀ㄉㄨㄛˊ,但在“喥咕”讀ㄉㄨˋ,是方言字。“估”、“咕”、“姑”三個字國語都讀ㄍㄨ,和台語 tuʔ-ku 的 ku 同音,故借用估、咕、姑字書寫台語 tuʔ-ku 的 ku。至於“啄龜”則台語讀 tɔk-ku 或 tuʔ-ku,詳後面討論。

台語 tuʔ-ku就是國語的打瞌睡。打瞌睡,《現漢》說就是“打盹(兒)”,而“打盹(兒)”的定義是:“小睡;斷續地入睡(多指坐着或靠着)。”(《現漢》五版,244頁)。台語的 tuʔ-ku則強調打瞌睡時的頭的忽而垂下忽而仰起的動作,指斷續地入睡。

 

2.台語“tuʔ-ku”的理據

頭向前垂下又抬起,台語叫 tuʔ。這個 tuʔ 大致相當於國語的“點”。例如台語打招呼時的 tuʔ-t‘au´(頭),國語說“點頭”。

打瞌睡時,頭向前垂下,又突然驚醒而把頭抬起來;沒多久,頭又垂下,又抬起來,打瞌睡就是這種動作(tuʔ)的反覆進行,所以打瞌睡台語叫 tuʔ 或 tuʔ-ku。例如:a(阿)-kɔŋ(公)iu(又)koʔ(擱)-teʔ(□)-tuʔ ・a(啊)=爺爺又在打瞌睡了。tse(坐)・loʔ(落) ・k‘iʟ(去)toʔ(□)-k‘ai(開)-si`(始)-tuʔ-ku=一坐下去就開始打瞌睡。

台語 tuʔ-ku 的 ku 可能是一種詞尾或者就是“龜”字。例如:p‘ɔŋʟ-hɔŋ-ku(膨風□)(=愛吹牛的人)、siau`-p‘i`-ku(小鄙□)(=吝嗇鬼)等的“ku”也許是動物的“龜”,也許是一種詞尾,並且含有譏諷的意味在裡面。這種詞尾國語也有。例如:瞌睡蟲(愛打瞌睡的人)、應聲蟲、糊塗蟲等的“蟲”不是昆蟲的蟲,而是用來比喻具有某種特點的人。

台語 tuʔ 是動詞打瞌睡,tuʔ-ku 可能原本指愛打瞌睡的人,是名詞,相當於普通話“瞌睡蟲”,但用久了,tuʔ-ku 也變成動詞打瞌睡了。

台語用“龜仔(ku-a`)”總稱昆蟲。“龜仔(ku-a`)”與“瞌睡蟲”的“蟲”似有相通之處。

 

3. 台語 tuʔ-ku 的前人用字

前人對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用字大概有下列五種:

(1)拄龜:《台日大》

(2)盹龜:《彙音寶鑑》、《台閩》、《教台閩》

(3)盹痀:《台話大》

(4)度估2-1痀:《普閩》、《國台》、《台大字》

(5)度估2-1龜:《閩方大》

下面逐一討論。

 

4. 台語 tuʔ-ku 用字的討論

4.1. 拄龜

“拄”字《廣韻》知庾切(上聲、麌韻),遇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知母,國語讀ㄓㄨˇ,台語讀tu`,tu` 是陰上聲,不是陰入聲。

“拄”字的意義是支撐、頂着,如:拄拐杖。“拄”是台語 tu`-mŋ´(門)的 tu` 的本字。

“拄”字台語不讀tuʔ,也沒有垂下仰起的意義,“拄”不是台語 tuʔ-ku 的 tuʔ 的本字。用“拄”字記錄台語tuʔ-ku 的 tuʔ,只是借用近音字。

“龜”字《廣韻》居追切(平聲、脂韻),止攝、三等、合口呼,台語文讀音 kui,白讀音 ku。台語 tuʔ-ku 的 ku 應該可用“龜”字(詳前述2.節)。

 

4.2. 盹龜

“盹”字國語讀上聲ㄉㄨㄣˇ,意義是閉目小睡,如:“打盹(兒)”。“打盹(兒)”與“打瞌睡”同義,相當於台語tuʔ-ku。

《王力古漢》說“盹”是後起字,書證如:《元曲選•馬致遠漢宮秋》:“恰纔我打了個盹,王昭君就偷走回去了。”但《廣韻》及《集韻》都說“盹”是“𥇜”的或體,而“𥇜”字《說文》有收錄。《說文•目部》:“𥇜,謹鈍目也。”“謹鈍目”,《說文今釋》的解釋是“遲鈍的目光”。打瞌睡時目光是遲鈍的,因此,“盹”字的小睡義有可能是“𥇜”字遲鈍目光的引伸。

“盹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之閏切(去聲、稕韻),臻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照三(章)母,國語讀ㄉㄨㄣˇ(上聲),跟反切“之閏切”不相符;台語《甘台字》讀 tun`(陰上聲),《彙音寶鑑》讀tun(陰平聲),也都和反切不符。依反切“之閏切”,“盹”字台語應當讀 tsunʟ(陰去聲)。

“𥇜”字的音,《廣韻》記錄兩個:(1)章倫切(平聲、諄韻);(2)之閏切(去聲、稕韻),兩個音都屬臻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照三(章)母。“𥇜”字《漢大字》讀ㄓㄨㄣ,與“章倫切”相符。

“𥇜”字《甘台字》及《彙音寶鑑》都沒有收載,如果依《廣韻》反切“章倫切”及“之閏切”來讀,“𥇜”字的台語讀音是 tsun(陰平)及 tsunʟ(陰去)。

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 tuʔ 是入聲韻,而“盹”及“𥇜”字都是韻尾為 -n 的陽聲字,並不是入聲字,但“盹”的意義是閉目小睡,因此,用“盹”字書寫台語 tuʔ-ku 的 tuʔ 是使用訓讀字,不是本字。

台語 tuʔ-ku 的 ku 使用“龜”字書寫,詳前述2.節。

 

4.3. 盹痀

“盹”已詳如前述4.2.節,本節只談“痀”。

“痀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舉朱切(平聲、虞韻),遇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見母,國語讀ㄐㄩ,台語讀 ku、ku´、k‘u(《甘台字》)或 k‘i(《彙音寶鑑》)。《甘台字》把“痀”字讀做 ku 是依據《廣韻》舉朱切,讀做 ku´ 是依據《集韻》權俱切(平、虞),讀做 k‘u 是 ku 的音變,聲母從不送氣的 k- 變為送氣的k‘-。《彙音寶鑑》把“痀”字讀做 k‘i 是漳州腔,依據是《廣韻》的舉朱切。依照反切舉朱切,“痀”應當讀 ki,聲母不送氣;聲母變為送氣後成為 k‘i。

“痀”字的意義是曲脊、駝背。駝背,台語說 k‘iau-ku,k‘iau 的本字是“曲”,“ku”的本字是“痀”字。

坐着打瞌睡時或許有駝背的現象,但靠着沙發打瞌睡時就沒有駝背的情形了。因此,作者認為“痀”字不是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 ku 的本字,用“痀”字書寫 tuʔ-ku 的 ku 是借用同音字書寫。

 

4.4. 度估2-1

度估2-1痀”的“痀”詳前述4.3.節,本節只討論“度估2-1”。

《說文》、《玉篇》、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康熙字典》都沒有“度估2-1”字。

度估2-1”字《漢大字》記錄兩個音,讀做上聲ㄉㄨˇ時“度估2-1”同“度估4-1”,意義是輕擊、輕點。如:度估2-1一個點兒。讀做陰平聲ㄉㄨ是方言用字,意義是丟、滴、語氣詞等。

《現漢六版》把“度估2-1”列為規範字,“度估4-1”是“度估2-1”的異體字。《現漢六版》318頁:“度估2-1度估4-1),ㄉㄨ。動詞。用指頭、棍棒等輕擊輕點:度估2-1一個點兒│點度估2-1(畫家隨意點染)。”

既然“度估2-1”同“度估4-1”,我們來討論“度估4-1”字。

《說文•殳部》:“度估4-1,椎毄物也。从殳,豖聲。(冬毒切)”字義是“用槌棒打擊物體。”(椎:音ㄔㄨㄟˊ)。可見“度估4-1不是輕擊、輕點,但可以說是椎擊的引伸義。

度估4-1”字《廣韻》没有收,《集韻》有。《集韻》對“度估4-1”字記錄三個音:

(1)都木切(入聲、屋韻):“度估4-1,擊聲。或从攵、从手。”

(2)竹角切(入聲、覺韻):“𢽴”的或體。“𢽴,《說文》:‘擊也。’一曰:擿也。或从手、从戈、从殳(度估4-1)。”

(3)都毒切(入聲、沃韻):“度估4-1,《說文》:‘椎擊物也。’”作者按:度估4-1,《集韻》原文作“豛”,是錯字。椎,原文作“推”,也是錯字。

度估4-1(都木切)”是屋韻一等字,屋韻一等的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-ɔk 韻,如:卜,pɔk;啄,tɔk;谷,kɔk;屋,ɔk 等等;而白讀時有讀 -uʔ 韻的例,如:禿,t‘uʔ(t‘uʔ-hiaʔ,禿額);嗽,suʔ(suʔ-lieŋ,嗽奶;吸奶)。而“都木切”的反切上字屬“端”母,端母在台語基本上讀 t-。故“度估4-1”字在台語的讀音是 tɔk/tuʔ。“度估4-1”是“度估2-1”的異體,故“度估2-1”字的台語讀音也是 tɔk/tuʔ

度估4-1(竹角切)”是覺韻字,覺韻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-ɔk 韻或 -ak 韻,例如:駁,pɔk;朴,p‘ɔk;卓,tɔk;朔,sɔk 等讀 -ɔk 韻;如:剝,pak;覺、角,kak;岳,ɡak;學,hak等讀 -ak 韻。白讀時有三例讀 -uʔ 韻:“嗽,所角切,口噏也。”噏同吸,口噏即台語 suʔ(又 soʔ);“瞀,莫角切,目不明。”目不明台語說 bak-tsiu-buʔ(目珠瞀);“度估7-1,敕角切,刺也。”刺,台語說t‘uʔ,如 t‘uʔ-p‘uaʟ度估7-1破);故“度估4-1”字台語可讀 tuʔ(陰入聲)。

度估4-1(都毒切)”是沃韻字,沃韻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-ɔk 韻,如:僕,pɔk;篤、督,tɔk;酷,k‘ɔk 等;白讀時並沒有找到讀 -uʔ 韻的例。

總之,“度估2-1”字同“度估4-1”字,台語文讀音為tɔk,白讀音為 tuʔ,tuʔ 跟台語 tuʔ-ku 的 tuʔ 的語音相同。

坐着或靠著打瞌睡時,眼睛閉起來,頭下垂,忽而驚醒,眼睛張開或不張開,頭仰起來,不久頭又下垂,又仰起。這種頭下垂又仰起的連續動作有一點類似“度估4-1”的本義:用槌棒打擊物體的動作(如釘釘子),因此或許可認為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 tuʔ 的本字是“度估2-1度估4-1)”。

 

4.5. 度估2-1

度估2-1龜”的“度估2-1”字跟“度估4-1”字相同,台語可讀tuʔ,而“度估4-1”的意義是用槌棒打擊物體,其連續動作和打瞌睡時的頭垂下又仰起的動作類似,因此可以認為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 tuʔ 的本字是“度估2-1”字。詳細討論請參見前述4.4.節。

台語 tuʔ-ku 的 ku 可用“龜”字書寫,詳前述2.節。

 

5. 作者見解

作者認為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 tuʔ 是“啄”(ㄓㄨㄛˊ)字。

《說文•口部》:“啄,鳥食也。从口,豖聲。”“鳥食”的意思是“鳥用嘴取食”,也就是“鳥用牠尖銳的嘴夾起食物吞下去”。例如放養的雞,在院子裡尋找食物,看到地上有穀粒或小蟲,立刻頭垂下去,用尖銳的嘴把穀粒或小蟲夾起來,頭一仰,就把穀粒或小蟲吞下去。這種鳥類用嘴取食物的動作叫“啄”(ㄓㄨㄛˊ),台語叫 tɔk。台灣話有一句俗話說:“ts‘ẽ(青)-me´(盲)-ke(雞)tɔk(□)-tioʔ(着)-si`(死)-tsua´(蛇)”,意思是眼睛瞎的雞啄到死了的蛇,比喻人有意外的收穫。

“鳥用嘴取食”的動作是頭垂下又仰起,類似打瞌睡時的人的頭垂下又仰起,所以打瞌睡台灣話也說tɔk-ku。tɔk 是動作,ku 應該是詞尾或者就是“龜”字(參見2.節)。

《玉篇•口部》:“啄,丁角切,鳥食也。又丁木切。”如果取“丁木切”,則“啄”字台語讀做 tɔk。

《廣韻》對“啄”字記錄兩個音:

(1)丁木切(入聲、屋韻):“啄,啄木鳥。”用鳥名“啄木鳥”說明“啄”字的意義。啄木鳥攀附在樹幹,用尖嘴敲擊樹木,把樹皮啄破後取食樹洞裡的蟲。

(2)竹角切(入聲、覺韻):“啄,鳥啄也。”“鳥啄”也是鳥用嘴取食的意思。“啄”是動詞。

《集韻》對“啄”字也記錄兩個音,字音與《廣韻》相同,但字義稍有不同:

(1)都木切(入聲、屋韻):“啄,咮也。”“咮”是鳥嘴,讀做ㄓㄡˋ。

(2)竹角切(入聲、覺韻):“啄,《說文》:‘鳥食也。’或作噣。”

依據《廣韻》,“啄”字的台語讀音如下:

“啄(丁木切)”屬通攝、一等、合口呼、屋韻(一等)、端母。屋韻(一等)的字在台語音讀時,文讀音讀 -ɔk 韻,如:卜,pɔk;木,bɔk;速,sɔk;哭,k‘ɔk 等等;白讀時一般讀 -ak 韻,如:曝,p‘ak;木,bak;獨,tak(孤獨,kɔ-tak)等等;也有讀 -uʔ 韻的,如:禿,他谷切,t‘uʔ(禿額,t‘uʔ-hiaʔ);嗽,桑谷切,suʔ(嗽奶,suʔ-lieŋ);𢬳,他谷切,t‘uʔ(杖指;𢬳拐仔,t‘uʔ-kuai`-a`)。因此,“啄”字台語文讀讀 -ɔk 韻,白讀可讀 -uʔ 韻。

“啄(丁木切)”的反切上字“丁”屬端母。中古端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基本上聲母讀 t-(不送氣)。

“啄(丁木切)”的聲母端母是全清聲母,反映在台語聲調是陰聲調,在丁木切是陰入聲。

綜合上面所論,“啄(丁木切)”的台語讀音是文讀音tɔk,白讀音 tuʔ

“啄(竹角切)”在入聲、覺韻,屬江攝、二等、開口呼、知母。覺韻的字在台語音讀時,文讀音讀 -ak 或 -ɔk 韻,有時-ak、-ɔk 兩讀。例如:剝,pak;駁,pak/pɔk;樸,p‘ɔk;卓,tɔk;朔,sɔk;覺、角,kak;岳、樂,ɡak等等。白讀時有讀 -uʔ 韻的例:欶(口吸),所角切,suʔ;瞀(目不明),莫角切,buʔ;𦢊(皮破),北角切,puʔ(疑為 puʔ-ĩ`[發芽]之 puʔ);度估7-1(刺),敕角切,t‘uʔ度估7-1破,t‘uʔ-p‘uaʟ,=刺破)等。因此,“啄(竹角切)”也應當可讀 -uʔ 韻。

“啄(竹角切)”的反切上字屬知母,知母字在台語音讀時原則上讀 t-(不送氣),如:中,陟弓切,tiɔŋ;珍,陟鄰切,tin;展,知演切,tien` 等等。

知母是全清聲母,反映到台語讀音聲調是陰聲調,在“竹角切”是陰入聲。

綜合上面所論,“啄(竹角切)”的台語讀音是文讀音tɔk,白讀音 tuʔ

“啄”字的音不管是丁木切或竹角切,在台語的讀音都是 tɔk/tuʔ

“啄”字的台語讀音是 tɔk/tuʔ,“啄”的意義是鳥用嘴取食,鳥用嘴取食的動作是頭垂下又仰起,而打瞌睡時的頭的動作也是頭垂下又仰起,因此,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/tɔk-ku 的 tuʔ/tɔk 的本字是“啄”字。而 tuʔ 應該是 tɔk 的音變,音變過程可能如下(中古音依郭錫良《漢字古今手冊》):

“啄”:中古音 ȶɔk → tɔk(聲母 ȶ- 變為 t-。台語文讀音)→ tuk(主要元音高化)

→ tuʔ(韻尾 k弱化成 ʔ。台語白讀音)

 

6. 結論

(1)“啄”字的台語文讀音是tɔk,白讀音是 tuʔ,“啄”字的意義是鳥用嘴取食。鳥用嘴取食的動作是頭垂下又仰起,而打瞌睡時的頭的動作也是垂下又仰起,因此,台語打瞌睡義 tuʔ 的本字是“啄”字。

(2)愛打瞌睡的人國語叫“瞌睡蟲”。台語 tuʔ 是打瞌睡,tuʔ-ku 的本來意義也可能是指“愛打瞌睡的人”,後來轉為動詞打瞌睡。

(3)台語tuʔ-ku 的 ku 也許是一種詞尾,也許就是“龜”字。“龜”字台語白讀時讀ku。

(4)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的本字是“啄龜”。

(5)打瞌睡台語又叫tɔk-ku。因為“啄”字的台語文讀音是tɔk,所以 tɔk-ku 的本字也是“啄龜”。

(6)“度估2-1”字同“度估4-1”字。“度估4-1”字的台語讀音是文讀音tɔk,白讀音 tuʔ,字義是用槌棒打擊物體。用槌棒打擊物體的動作是槌棒打下去又舉起來,有一點類似打瞌睡時的頭的動作。因此,勉強可認為“度估2-1”字是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u 及 tɔk-ku 的 tuʔ 及 tɔk 的本字。

 

 

附記:台語 tuʔ-bin´及 tuʔ-ka-tse也是打瞌睡

打瞌睡,台語除了叫 tuʔ-ku 及 tɔk-ku 外,又叫 tuʔ-bin´及 tuʔ-ka-tse(或 tsue、tsə)。tuʔ-bin´ 前人寫做“拄眠”或“度估2-1眠”。“拄”字及“度估2-1”字已在本論裡討論過,這裡只討論 “眠”字。

“眠”字的意義是睡覺,字音是《廣韻》莫賢切,平聲、先韻,山攝、四等、開口呼、明母。山攝、四等、開口呼的陽聲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-ien 韻,如:邊,pien;顛,tien;千,ts‘ien;堅,kien 等等。“眠”字的文讀音也是 -ien 韻,讀做 bien´(《彙音寶鑑》)。但為什麼“眠”字一般人讀做bin´?如:k‘aʔ(較)-tsa`(早)-k‘unʟ(睏)k‘aʔ(較)-u(有)-bin´(眠)。跟“眠”字同韻母的字還有一個字也讀做 -in 韻,即“先”字。在“先生”一詞,一般說 sien-sĩ;但也有很多人說 sin-sẽ。所以“眠”字讀 bin´ 不是“讀半邊”的“民”字的音,而是 bien´ 的進一步演變:主要元音 e 受介音 -i- 的影響而高化成為 i,並與介音 -i- 合併,主要元音成為 i。

“眠”字的意義是睡覺,台語讀做bin´,故台語打瞌睡義 tuʔ-bin´的 bin´的本字是“眠”字,tuʔ 的本字作者認為應該是“啄”字,詳見本論。

打瞌睡,台語又說 tuʔ-ka-tse(或 tsue、tsə)。前人用字有“拄度估9-1睡”、“度估2-1交睡”、“盹瞌睡”三種。其中“拄”、“度估2-1”、“盹”已經在本論裡詳細討論過,這裡只討論“度估9-1”、“瞌”、“交”、“睡”。

先討論“睡”字。

“睡”字的音是《廣韻》是偽切(去聲、寘韻),屬止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禪三母。寘韻裡合口呼的字在台語文讀時讀 -ui 韻,如:隨,sui´;縋,tui;吹、炊,ts‘ui;規,kui;累,lui`等等;白讀時有讀 -e(厦)/-ue(漳)/-ə(泉)的例,如:垂,是爲切,se´/sue´/sə´;吹、炊,昌垂切,ts‘e/ts‘ue/ts‘ə;髓,息委切,ts‘e`/ts‘ue`/ts‘ə` 等;因此,“睡”字的台語白讀音可讀 -e/-ue/-ə 韻。

“睡”字反切“是偽切”的反切上字“是”是禪三母,禪三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聲母一般讀 s-,如:蜀,市玉切,siɔk;氏,承紙切,si;時,市之切,si´ 等等;而白讀時有讀 ts- 的例,如:蜍(蟾蜍),署魚切,tsi´/tsu´;上,時掌切,tsiũ;妁,市若切,tsiɔk;石,常隻切,tsioʔ等等。依據這個音變規律,“睡”字在台語可讀 ts- 聲母。

在聲調方面,禪三母是全濁聲母,反映在台語讀音是讀陽聲調。“睡”字是去聲字,故在台語音讀的聲調是陽去聲。

綜合上面所說,“睡”字在台語可讀tse/tsue/tsə。“睡”是台語 tuʔ-ka-tse/tsue/tsə的 tse/tsue/tsə的本字。

度估9-1”字,《漢大字》引用《五音集韻》說,“度估9-1”字的音是口答切,字義是欲睡貌。“度估9-1”字國語讀ㄎㄜ,台語依反切“口答切”應當讀 k‘ap(陰入聲)。“度估9-1”字台語雖然不讀ka,但字義欲睡貌正是打瞌睡的樣子,因此,台語 tuʔ-ka-tse的 ka使用“度估9-1”字書寫,可以說是使用訓讀字。

度估9-1”字在台語會不會從 k‘ap音變為ka?或許有可能,但證據不足,目前宜存疑。

“瞌”字《說文》及《廣韻》没有收錄,《玉篇》及《集韻》有。《玉篇•目部》:“瞌,苦合切,眼瞌也。”《集韻•入聲•盍韻》小韻克盍切:“瞌,欲睡皃。”

“瞌”字國語讀ㄎㄜ,台語依反切克盍切讀k‘ap。“瞌”字的字音及字義都和前述的“度估9-1”字相同,“瞌”和“度估9-1”應該是同一個字,也許“度估9-1”是“瞌”的偽字,因為“欲睡皃”和“目”有關。

跟“度估9-1”字一樣,台語 tuʔ-ka-tse的 ka 用“瞌”字書寫,應該理解為訓讀字。

“交”字,《廣韻》的注音是“古肴切”(平聲、肴韻),屬效攝、二等、開口呼、見母,台語讀做kau。“交”的同音字“膠”、“鉸”(鉸刀,ka-to)、“茭”(茭白筍,ka-peʔ-sun`) 在台語白讀時都讀 ka,故“交”字應當也可以讀 ka。

台語 tuʔ-ka-tse的 ka-tse用“交睡”二字書寫,似乎可以理解為交替入睡,因為打瞌睡是斷斷續續入睡,可以說是睡和醒的交替。因此,用“交睡”二字書寫ka-tse,在理據上似乎說得通。

總地說,台語打瞌睡義 tuʔ-ka-tse用“啄交睡”三個字記錄比較好。

 

張貼在 t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| 1 則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