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足百](peʔ)──由低處向高處上升(圖片檔)

足百1 足百2 足百3 足百4 足百5 足百6 足百7

張貼在 p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| 2 則迴響

[足百](peʔ)──由低處向高處上升

足百peʔ)──由低處向高處上升

 

國語“爬樹”,台灣閩南語(台語)說 peʔ-ts‘iu⊦(樹)a`(仔);“爬樓梯”,台語說 peʔ-lau´(樓)-t‘ui(梯);“爬山”,台語說 peʔ-suã(山)。所以,台語的“peʔ”相當於國語的“爬”(ㄆㄚˊ)。但台語 peʔ 是入聲詞,國語“爬”是陰聲詞,“爬”應該不是台語 peʔ 的本字。

另外,早晨起床起不來,國語說“爬不起來”,台語說 peʔ-be⊦(足百1-1勿會)-k‘i`(起)・lai´(來);“peʔ”相當於“爬”。“跌倒要趕快爬起來”,台語說 puaʔ⊦(跋)-to`(倒)tioʔ⊦(着)-kin`(緊)-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;“peʔ”相當於“爬”。早晨母親叫小孩起床上學,國語說“還不趕快起來(或爬起來)”,台語說 ia`(□)-m⊦(毋)-kin`(緊)-k‘i`(起)・lai´(來)[或 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]。台語 peʔ 相當於國語的“起”或“爬”。

 

國語“爬”的意義

既然,台語的 peʔ 相當於國語的“爬”,我們來看看“爬”字的意義。

《說文》没有“爬”字,《玉篇》也沒有。《廣韻•平聲•麻韻》:“爬,搔也。或作把。又姓。……蒲巴切。”“搔”指用指甲抓撓,如:搔到癢處。所以,《廣韻》所說的“爬”就是台語 pe´-tsiũ⊦(癢)(=抓癢)的 pe´ 的本字。這個“爬”的古漢語例證有晉•葛洪《神仙傳•王遠》:“麻姑手爪似鳥。……背大癢時,得此爪以爬背,當佳也。”又,唐•韓愈《試大理評事王君墓誌銘》:“攝監察御史觀察判官,櫛垢爬痒,民獲蘇醒。”“痒”同“癢”,“爬痒”就是台語的 pe´-tsiũ⊦(=抓癢)。

到了近代,“爬”有了手足並用攀登的意義,如:元•紀君祥《趙氏孤兒》第二折:“他他他只貪着目前受用,全不省爬的高來,可也跌的來腫。”明代小說《水滸傳》第五十六回:“時遷(人名)看見土地廟後一株大柏樹,便把兩隻腿夾定,一節節爬將上去樹頭頂。”《西遊記》第一回:“衆猴一齊跑來,順澗爬山。”手足並用攀登,台語說“peʔ”。

也是在近代,“爬”又有了手足並用向前移動的意義,如《水滸傳》第五回:“那大王爬出房門,奔到門前。”手足並用向前移動,台語叫“pe´”(陽平),本字是“爬”,但其語源應該是古漢語聯綿詞“匍匐”。章炳麟《新方言•釋言》說:“今謂手行曰爬,本匍字也。”

在現代漢語,“爬”(ㄆㄚˊ)有三個義項(見《現漢規範》):

(1)動詞。人胸腹朝下,手脚並用向前移動(作者按:此義台語說“pe´”);昆蟲、爬行動物等向前移動(作者按:此義台語說 pe´ 或 so´)。

(2)動詞。抓着東西往上攀登[義項(1)的引伸](作者按:此義台語說“peʔ”。如:爬樹,台語說 peʔ-ts‘iu⊦[樹]a`[仔])。

(3)動詞。由臥倒狀而坐起或站起[義項(1)的引伸](作者按:此義台語說“peʔ”。如:爬不起來,台語說 peʔ-be⊦[足百1-1勿會]-k‘i`[起]・lai´[來])。

由上述可知,現代漢語的“爬”已經沒有“搔”的意義了,但被保留在台語裡面,如 pe´-tsiũ⊦(爬癢)(=抓癢)。而義項(2)的手足並用攀登的意義,《王力古漢》說這是“晚起義”,例證有前述的《元曲選•趙氏孤兒》:“他他他只貪着目前受用,全不省爬的高來,可也跌的來腫。”

“爬山”的“爬”也被歸類於義項(2)。爬陡峭的山也許需要用手抓着東西往上攀登,但如果山沒有那麼陡,並不需要手足並用往上爬,但仍然叫“爬山”。

《現漢規範》說義項(2)和(3)是義項(1)的引伸,作者懷疑這個說法,因為義項(1)閩南語說“pe´”,義項(2)和(3)閩南語說“peʔ”,語音並不相同。

另外,“從坐的狀態站立起來”,台語也說“peʔ”。例如:tua⊦(大)-laŋ´(人)peʔ-k‘i`(起),ɡin`(囝)-na`(仔)tsiamʟ(佔)-i`(椅),意思是說,大人從椅子上站起來,小孩子馬上就坐下去,罵小孩子沒有規矩。

又,跌倒時通常身體是趴伏的,“從趴伏的狀態站立起來”,台語也叫“peʔ”。如:puaʔ⊦(跋)-to`(倒)tioʔ⊦(着)-kin`(緊)-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=跌倒要趕快爬起來。

 

台語 peʔ 的詞義

台灣話“peʔ”這個語音是伯、柏、擘、百等字的白讀音(文讀音為 piek),這裡面有的是名詞,有的是動詞,動詞的 peʔ 主要有兩個:(一)掰意義的 peʔ;及(二)爬高等意義的 peʔ。本篇所討論的是這個 peʔ

爬高等意義的 peʔ 的詞義可整裡如下:

(1)由低處向高處上升,台語叫“peʔ”。如:peʔ-ts‘iu⊦(樹)a`(仔)=爬樹。peʔ-lau´(樓)-t‘ui(梯)=爬樓梯。peʔ-kia⊦(□)=爬坡。peʔ-suã(山)=爬山。

(2)從臥或趴的狀態變為坐或立的狀態,或從坐的狀態變為站立的狀態,台語叫“peʔ”。此時通常 peʔ 的後面帶着“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”(均輕聲)。例如:puaʔ⊦(跋)-to`(倒)tioʔ⊦(着)-kin`(緊)-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=跌倒就要趕快爬起來。tuiʟ(對)-i`(椅)-a`(仔)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=從椅子上站起來(本來坐在椅子上)。

(3)比喻成績的近步或人事的變遷。例如:i(伊)-tuiʟ(對)-te⊦(第)-dzi⊦(二)-mia´(名)peʔ-kaʔ(𢓜)-te⊦(第)-it(一)-mia´(名)(《台閩》)=他從第二名的成績進步到第一名。 i(伊)-tuiʟ(對)-tsit(職)-uan´(員)peʔ-k‘i`(起)-lai´(來)-tsuoʟ(做)-kieŋ(經)-li`(理)(《台閩》)=他從職員升到經理(的職位)。

觀察上面三項台語 peʔ 的詞義,可知(1)和(2)的概念都是由低變高,是同源詞。(3)是(1)的引伸或比喻義。

下面為了行文方便起見,把台語 peʔ 的三個義項概括為“爬高等”。

 

台語 peʔ爬高等)的前人用字

爬高等意義的台語 peʔ,前人用字如下:

足百”:《普閩》、《閩方大》、《台閩》、《綜台基》、《國台》。

“𧻙”:《台話大》、《閩方大》。

“扒”:《台日大》、《綜台基》。

“迫”:《台話大》。

“癶”:《綜台基》。

“趴”:《台大字》。

下面對這六個字逐一加以討論,並提出作者的見解。

 

(1)足百

字書裡沒有“足百”字。“足百”是閩南方言字,用來記錄爬高等意義的閩南語 peʔ 的字。“足百”字的構造是從足(形符),百聲(聲符)。peʔ(爬高)是用脚或手脚並用,故選擇“足”做為形符。“百”字的閩南語白讀音是 peʔ,如“百姓”讀 peʔ-sĩʟ/sẽʟ,故選擇“百”為聲符。“足百”字可以說符合造字原則。

 

(2)𧻙(國語ㄇㄛˋ;ㄆㄛˋ)

《廣韻》對“𧻙”字記錄兩個音:1莫白切(入聲、陌韻);“𧻙,𧻙越。”“𧻙”字的意義是行走貌、越、斜越(《漢大字》)。反切莫白切,國語讀ㄇㄛˋ,台語讀 biek⊦。不管字義或字音,“𧻙”字都跟台語爬高等意義的 peʔ 無關。2普伯切(入聲、陌韻);“𧻙,風入水皃。”反切普伯切,國語讀ㄆㄛˋ,台語讀 p‘iek。p‘iek 或許可能轉為 peʔ,但“𧻙(普伯切)”没有爬高等的意義。

《台話大》說:“迫[peʔ],近也,窘也,急也,……。登山亦曰迫[peʔ],正字為「𧻙」。……”這是有問題的。

我們應該認為“𧻙”是一個閩南方言字,從走,百聲,是一個形聲字。

 

(3)扒

《說文》没有“扒”字。《玉篇•手部》:“鄙殺切,擘也。”“擘(ㄅㄛˋ)”是剖裂;分開。反切鄙殺切,台語文讀音 pat,因與“八”字同音,故“扒”字台語白讀音為 peʔ/pueʔ。《廣韻》對“扒”字記錄三個音:1博怪切(去聲、怪韻);“扒,拔也。……”字音國語讀ㄅㄞˋ,台語讀 paiʟ(陰去)。2博拔切(入聲、黠韻);“扒,破聲。”字音國語讀ㄅㄚ,台語文讀音 pat,白讀音 peʔ/pueʔ。3方別切(入聲、薛韻);“扒,擘也。”字音國語讀ㄅㄧㄝˊ(《漢大字》),台語文讀音 piet,白讀音 peʔ(《台大字》)。“掰成兩半”,台語說 peʔ-tsoʟ(做)-nŋ⊦(兩)-pieŋ´(□),這個 peʔ 就是“扒”字。

從上面可知,“扒”字在台語雖然有peʔ 的音,但並沒有爬高等的意義。

在現代漢語,“扒”字讀ㄅㄚ及ㄆㄚˊ,也都沒有爬高等的意義;但讀ㄅㄚ時有“剝”的意義。

《台日大》使用“扒”字同時記錄“剝”及“爬高”兩個詞,用於“剝”是對的,但用於爬高則只是借用同音字了。

 

(4)迫

《台話大》說:“迫[peʔ],近也;窘也;急也。……登山亦曰迫[peʔ],正字為𧻙。……”

《說文•辵部》:“迫,近也。从辵,白聲。博陌切。”《玉篇•辵部》:“迫,補格切,逼迫也;附也;急也。”《廣韻•入聲•陌韻》小韻博陌切:“迫,逼也;近也;急也;附也。”“迫”字跟伯、百、柏等字同音,故“迫”字台語文讀讀 piek,白讀讀 peʔ;國語應當讀ㄅㄛˊ,但現在讀ㄆㄛˋ。

“迫”字在台語雖然有 peʔ 的音,但字義沒有爬高等的意義,用“迫”字書寫台語爬高等意義的 peʔ ,只是借用同音字。

 

(5)癶

《說文•癶部》:“癶,足剌癶也。”“剌癶(ㄌㄚˋ ㄅㄛ)”指兩足相背不順(徐鍇《繫傳》)。《廣韻•入聲•末韻》小韻北末切:“癶,足剌癶也。”同音字有撥、鉢,故“癶”字國語讀ㄅㄛ,台語文讀讀 puat(陰入),白讀讀 puaʔ,並不讀 peʔ

“癶”字沒有爬高等意義,在台語也沒有 peʔ 的音,“癶”是跟台語爬高等意義的 peʔ 無關的字。

 

(6)趴

《台大字》認為 peʔ-ts‘iu⊦(樹)的 peʔ 是“趴”字。

“趴”字《說文》、《廣韻》、《康熙字典》等民國前的字書、韻書都沒有收錄,但1937-43年出版的《國語辭典》有這個字。《國語辭典》:“趴,ㄆㄚ,伏。”“趴下,ㄆㄚ ˙ㄒㄧㄚ,1伏身;2跌倒。”《現漢六版》:“趴,ㄆㄚ。動詞。1胸腹朝下臥倒。……2身體向前靠在物體上。……”都沒有爬高等的意義。

但是《漢大字》另外加了一條義項,說“趴”在方言裡(按:没有說什麼地方的方言) 有“爬”的意義,並舉出現代文學作品的兩個用例:一個是“明天一定趴得起來的。”這個“趴”是由臥的狀態而坐起或站起的“爬”,台語說 peʔ-e⊦(會)-k‘i`(起)・lai´(來)。另一個是“指導員在前線上……濕地裡趴著。”這個“趴”是人胸腹朝下,手脚並用向前移動的“爬”,台語說 pe´。

由此可知,方言的“趴”並沒有爬高的意義。

 

作者見解

作者認為爬高等意義的台語“peʔ”的本字是“敀”(ㄅㄛˊ/ㄆㄛˋ)。

先說“敀”字的音。

“敀”字的音,徐鉉在《說文》給的注音是“博陌切”。《廣韻》對“敀”字記錄兩個音,一個和《說文》相同,是“博陌切”;另一個是“普陌切”。“敀”字在《廣韻》博陌切(入聲、陌韻)的同音字有伯、柏、百,故“敀”字在國語應該讀ㄅㄛˊ,但現在讀ㄆㄛˋ(《漢大字》);在台語則文讀讀 piek,白讀讀 peʔ(伯父台語叫 a-peʔ;百姓台語叫 peʔ-sẽʟ/sĩʟ;松柏台語叫 ts‘ieŋ´-peʔ)。

“敀”字台語讀 peʔ,這個音和台語爬高等意義的 peʔ 的語音相同。

下面說“敀”字的意義。

《說文•攴部》:“敀,迮也。从攴,白聲。《周書》曰:‘常敀、常任。’”《說文•辵部》:“迮,迮迮,起也。从辵,作省聲。”王筠的《說文句讀》認為“迮迮”是衍生出來的多餘的字,“迮”(ㄗㄜˊ)的說解應該是:“迮,起也。”《玉篇》就說:“迮,子各切,起也。……”《廣韻•鐸韻》也說:“迮,起也。”由此可知,“敀”、 “迮”、“起”三個詞(字)在古漢語是同義詞,“敀=迮=起”,故“敀=起”,“敀”是“起”的意思。那麼“起”又是什麼呢?

《說文•走部》:“起,能立也。从走,巳聲。”“能立”的意思,《說文今釋》說是“能(舉足)起立”。張舜徽《約注》說:“古人席地跪坐,舉足而立。”意思是說,古代的中國人沒有椅子,坐的時候一般席地而坐(跪坐),要站起來時先把脚抬起來,再站起來。所以“起”的本義是從跪坐的狀態站立起來(即由坐而立),這也正是台語爬高等意義的 peʔ 的一個義項。後來有椅子,坐在椅子上的人從椅子上站立起來,也叫“起”,如:坐言起行;平起平坐。這個“起”台語叫 peʔ,如:tua⊦(大)-laŋ´(人)peʔ-k‘i`(起),ɡin`(囝)-na`(仔)tsiamʟ(佔)-i`(椅)=大人從椅子站起來,小孩子就一屁股坐下去。因為“敀”跟“起”同義,所以,由坐而立的台語 peʔ 的本字是“敀”。

“起”的本義是由坐而立,由此引伸,由躺而坐而立也叫“起”,如:早睡早起;《孟子•盡心》:“雞鳴而起。”這個“起”台語叫 peʔ 或 peʔ ・k‘i`(起)・lai´(來),peʔ 的本字也是“敀”。由趴伏而站立也叫“起”,台語也叫 peʔ

這些“起”的共同概念是“從低處向高處移動”,因此,“起”又有“由下往上升”的意義,例如:漢•張衡《西京賦》:“起洪濤而揚波。”《孫子•行軍》:“鳥起者,伏也。”(伏:伏兵)。漢•王粲《雜詩》:“風飆揚塵起。”成語有:大起大落;此起彼落。

“敀”跟“起”同義,而“起”的基本概念是“從低處向高處移動”,有“由下往上升”的意義,因此,“敀”也有“從低處向高處移動”、“由下往上升”的意義,而台語 peʔ-ts‘iu⊦(樹)a`(仔)、peʔ-lau´(樓)-t‘ui(梯)、peʔ-suã(山)等都是“由下往上升”的動作,因此,爬高意義的台語 peʔ 的本字也是“敀”。

綜合上面所說,爬高等意義的台語 peʔ 的本字是“敀”。

張貼在 p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