僥倖(hiau-hieŋ⊦)──僥倖、不該得而得、背棄情義、口頭語(圖片檔)

僥倖1 僥倖2 僥倖3 僥倖4 僥倖5 僥倖6 僥倖7 僥倖8 僥倖9 僥倖10 僥倖11 僥倖12

張貼在 h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

僥倖(hiau-hieŋ⊦)──僥倖、不該得而得、背棄情義、口頭語

僥倖(hiau-hieŋ)──僥倖、不該得而得、背棄情義、口頭語

 

台灣閩南語(台語)的語詞 hiau-hieŋ⊦ 一般寫作“僥倖”。台語 hiau-hieŋ⊦ 的意義可根據相關辭書的說解及用例整理概括為下面四個義項:

(1)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。“由於偶然的原因而得到成功或免去災害(《現漢六版》)”。例如:

“僥倖着着(hiau-hieŋ⊦ tioʔ⊦ ・tioʔ⊦)”=僥倖中(ㄓㄨㄥˋ)了。

“僥倖秀,積德舉(hiau-hieŋ⊦-siuʟ,tsiek-tiek-ku`)”=“秀才”或許僥倖可得,但“舉人”則非積德不能中(ㄓㄨㄥˋ)。

“今仔日的比賽予阮僥倖贏來(kin-na`-dzit⊦ ・e´ pi`-saiʟ hɔ⊦-ɡuan` hiau-hieŋ⊦ iã´ ・lai´)”=今天的比賽我們僥倖打贏了。

(2)不該得而得;用不正當方式取得。例如:

“僥倖錢,失德了(hiau-hieŋ⊦-tsĩ´,sit-tiek-liau`)”=不該得而得的錢,會因缺德而失去。意思是說,“不義之財保不住”(《閩方大》)。不義之財也可以說是非分之財。

(3)行事不義,有負於人;薄情寡義;背棄情義;負心。例如:

“做人毋通傷僥倖(tsoʟ-laŋ´ m⊦-t‘aŋ-siũ-hiau-hieŋ⊦)”(《台閩》)=為人處世不要太薄情寡義;不要背棄情義。

“你做這種僥倖事,以後會無好死(li`-tsoʟ-tsit-tsiɔŋ`-hiau-hieŋ⊦-su⊦,i`-au⊦ e⊦-bo´-ho`-si`)”=你做這種不義之事,以後會不得好死。(台語圓夢園)

“那想起彼段的情景,傷心的目屎滴胸前,是誰人來造成,一句話:你是「僥倖」。”(台語歌曲《需要情需要愛》)。作者按:你是僥倖(li` si⊦-hiau-hieŋ⊦)=你是薄情寡義的人;你是負心漢;你背棄情義。那:naʔ⊦,若;如果。

“花開全望阿君丫採,無疑「僥倖」不應該。”(台語歌曲《三聲無奈》)。作者按:無疑僥倖不應該(bo´-ɡi´ hiau-hieŋ⊦ put-ieŋ-kai)=沒想到你背棄情義,很不應該。“僥倖”舊歌本寫作“梟雄”(hiau-hiɔŋ´)。

“為君恰爹拆離離,等待何時再團圓,「僥倖」郎君啊,阮是無面通見伊,怨嘆一層又一層。”(台語歌曲《落花淚影》)。按:恰爹:kaʔ-tia,跟父親。僥倖郎君(hiau-hieŋ⊦ lɔŋ´-kun)=薄情寡義的郎君;負心漢。

(4)口頭語,表示不幸、可憐、倒楣、遺憾。例如:

“「成僥倖啊!」一寡雞仔死了了(tsiã´-hiau-hieŋ⊦ ・a!tsit⊦-kua`-ke-a` si`-liau`-liau`)”(《台日大》)=真不幸啊,一些雞都死光光了。

“何戎努力學台語。後來有一次跟岳父打麻將時,岳父吃了他一張牌,他居然用台語說「僥倖喔!」。此時長輩就暗示他這不是一句好話。”(《中時電子報》)。作者按:在這種場景不適合說“僥倖喔!(hiau-hieŋ⊦ ・ɔ)”。

“「真僥倖」,嫁彼款的翁(tsin-hiau-hieŋ⊦,keʟ-hit-k‘uan` e´-aŋ)”=真可憐,嫁給那種丈夫。(台語圓夢園)。作者按:“真僥倖(tsin-hiau-hieŋ⊦)”=真可憐、真不幸。

“啊!我哪會這呢「僥倖咧!」”(台語歌曲《三年前的我》)。作者按:意思是,“啊!我怎麼會這樣不幸啊!”。僥倖咧:hiau-hieŋ⊦ ・le。這呢:tsiaʔ-niʔ,這麼;這樣。

“‘縣長選朝卿,你我「真僥倖」。’台語僥倖(hiau-hieŋ⊦),意思是倒楣、衰小、眼睛糊到蛤蜊肉。”(2012.12.4.自由時報)。作者按:衰小(sue-siau´)=倒楣。

“這款的代誌,按怎會來發生;這款的代誌,怎樣會「這僥倖」。”(台語歌曲《這款的代誌》)。作者按:這僥倖(tsiaʔ-hiau-hieŋ⊦)=這麼不幸;這麼可憐。代誌(tai⊦-tsiʟ)=事情。

“誰人知,好天氣煞來起風台,給阮心碎;滿腹的悲哀,「僥倖」欲來離開,阮是為着可恨的第三者。”(台語歌曲《第三者》)。按:風台(hɔŋ-t‘ai)=颱風。僥倖:可憐。

“紅顏自本多薄命,拆散雙人的真情,運命作孽「真僥倖」,失意斷送過一生。”(台語歌曲《桃花泣血記》)。按:真僥倖:tsin-hiau-hieŋ⊦,真可憐;真不幸。

“人阮是出來納涼找清幽,歹運遇著恁夭壽,「僥倖」要死吃彼多酒。”(《石川有聲文學•台灣歌謠滄桑史》)。作者按:“要死吃彼多酒”:一般說法是“吃彼多酒要死(tsiaʔ⊦-hiaʔ-tse⊦-tsiu` beʔ-si`)”=喝那麼多的酒幹嘛!幹嘛喝那麼多的酒!“僥倖(hiau-hieŋ⊦)”:在這裡是感嘆詞,表示倒楣。

從上面那些用例可知,義項(1)的概念與義項(2)、(3)、(4)的概念不相干,義項(1)和(2)、(3)、(4)是不同的詞。義項(2)和(3)也是不同的詞;義項(4)是口頭語,大多表示不幸、可憐、倒楣,這又與義項(1)、(2)、(3)没有什麼關聯性,可能是另外一個詞。

為了行文方便,台語 hiau-hieŋ⊦ 的四個義項簡括如下:

(1)僥倖(意外獲得成功)

(2)不該得而得

(3)背棄情義

(4)口頭語(表示不幸、可憐、倒楣)

下面逐一討論這四個義項。但因古漢語“僥倖”包含台語 hiau-hieŋ⊦ 的義項(1)和(2),所以(1)和(2)合併討論。

 

(一)僥倖及不該得而得意義的台語“hiau-hieŋ⊦”

台語 hiau-hieŋ⊦ 的第一個義項是國語意外獲得成功意義的“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。“僥倖”又寫作:僥幸、徼倖、徼幸、儌倖、儌幸、憿幸。

《辭源》“僥”字下,對“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的解釋是:“求利不止;意外獲得成功或免於不幸。”並舉出兩個書證:一個是《莊子•在宥》:“此以人之國僥倖也。幾何僥倖而不喪人之國乎?”《釋文》:“僥倖,求利不止之貌。”“求利不止”就是不停地追求利益。另一個是漢•王符《潛夫論•述赦》:“近時以來,赦贖稠數,故每春夏,觀望復赦,或抱罪之家,僥幸蒙恩,故宣此言,以自悅喜。”這裡的“僥倖”指“意外獲得成功或免去不幸”。

《漢大詞》也把“僥倖”的意義分為兩個:1企求非分;2謂意外獲得成功或免除災害。所舉的書證跟《辭源》相同。

第一個義項,《漢大詞》跟《辭源》用字雖然稍有不同,但應該指同一個事情。《集韻》說:“僥倖,求利不止皃。”(見《集韻•上聲•筱韻》),呼應了《辭源》的第一項解釋。而《漢大詞》對“僥倖”的第一個義項“企求非分”則與台語 hiau-hieŋ⊦ 的第二個義項“不該得而得”差不多,提示“僥倖”有可能是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的本字。

“求利不止”是不停地追求利益,這樣就難免不屬於自己分內的也想要,這就是“企求非分”。“求利不止”也可能導致追求不該得而得的非分的利益,台語“僥倖錢(hiau-hieŋ⊦-tsĩ´)”的“僥倖(hiau-hieŋ⊦)”就是這個意義了。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“僥倖(hiau-hieŋ⊦)”是古漢語有據的。

台語“僥倖(hiau-hieŋ⊦)”又有意外獲得成功的意義,這個意義也是古漢語有據,現代漢語還保留這個意義。但是古漢語“僥倖”的求利不止、企求非分的意義則現代漢語没有傳承下來,但却保存在閩南語(包括台灣閩南語)裡面。

“僥倖”,國語讀ㄐㄧㄠˇ ㄒㄧㄥˋ,台語讀 hiau-hieŋ⊦。國語ㄒㄧㄥˋ和台語 hieŋ⊦ 有對應關係,但對應於國語ㄐㄧㄠˇ的台語應該是 kiau`,而“僥倖”台語讀hiau-hieŋ⊦ 不讀 kiau`-hieŋ⊦。為什麼?這裡有很多值得討論的地方。

 

“僥”、“倖”二字的音義:

《說文•人部》:“僥,南方有焦僥,人長三尺,短之極。从人,堯聲。五聊切。”“僥”字國語讀ㄧㄠˊ。“僥”是國名“焦僥”的一個音節。焦僥後來寫作僬僥。《玉篇•人部》:“僥,魚彫切,……僬僥國……。”《廣韻•平聲•蕭韻》小韻五聊切:“僥,僬僥,國名,人長一尺五寸,一云三尺。”“五聊切”,國語讀ㄧㄠˊ,台語讀 ɡiau´。

《集韻》對“僥”字記錄了四個音,其中跟僥倖有關的是上聲、筱韻的“吉了切”。“吉了切”,國語讀ㄐㄧㄠˇ,台語讀 kiau`(同音字有皎、徼)。字義是“僥,僥倖,求利不止皃。”“求利不止”是不停地追求利益,跟“意外獲得成功或免於不幸”並沒有引伸或比喻的關係。

現代漢語把“僥倖”的“僥”讀ㄐㄧㄠˇ是依據《集韻》的“吉了切”。

“僥倖”台語說 hiau-hieŋ⊦,“僥”讀 hiau 有沒有根據?

《集韻•平聲•蕭韻》小韻堅堯切:“僥,偽也。”依反切堅堯切,“僥”字台語應當讀 kiau,但因同音字“驍”、“梟”、“𥄉”三字台語讀 hiau(國語ㄒㄧㄠ),故“僥”也可讀 hiau(雖然此時僥的意義是偽)。“僥”字台語讀 hiau,有韻書的根據。

“僥倖”的“倖”字,《廣韻》的注音是胡耿切(上聲、耿韻),國語讀ㄒㄧㄥˋ,台語讀 hieŋ⊦,跟“幸”字同音。字義是“倖,儌倖。”“儌倖”是“僥倖”的不同寫法。而《集韻》則說:“倖,徼倖也。”“徼倖”也是“僥倖”的另一個寫法。由此可見,“倖”是合成詞僥倖、儌倖、徼倖等的一個語素。而《辭源》說,“倖”的意義是“非分所得”,書證是唐•白居易《孫璹張輔國狀》:“亦恐同類之內皆生倖心。”“倖”的非分所得意義跟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有關連。

 

徼幸、徼倖:

《辭源》在“徼”字下說,“徼幸”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也作“徼倖”,同“僥倖”。

《說文•彳部》:“徼,循也。从彳,聲。古堯切。”“循”是巡察的意思。《玉篇•彳部》:“徼,古幺切,要也,求也。相如封禪書:徼麋鹿之怪獸。徼,遮也。又古弔切,邊徼也。”(按:依《集韻》,“徼”是“邀”的或體,而“邀,遮也。”)。“古堯切”、“古幺切”,在現代漢語讀ㄐㄧㄠ,台語讀 kiau。

《廣韻》對“徼”字記錄兩個音:(1)古堯切(平聲、蕭韻)。“徼,求也;抄也。”同音字有驍、梟、𥄉、憿等。(2)古弔切(去聲、嘯韻)。“徼,循也;小道也。”依第一個反切“古堯切”,“徼”字國語讀陰平聲ㄐㄧㄠ,台語讀 kiau。在“徼幸”一詞,《康熙字典》標點整理本讀ㄐㄧㄠ ㄒㄧㄥˋ。舉書證《禮•中庸》:“小人行險以徼幸。”《疏》:“徼求榮幸也。”

《國語辭典》對“徼幸”一詞注ㄐㄧㄠ ㄒㄧㄥˋ及ㄐㄧㄠˇ ㄒㄧㄥˋ兩個音。讀ㄐㄧㄠ ㄒㄧㄥˋ時詞義是“覬求非分,如‘小人行險以徼幸’,見《中庸》;‘徼’謂求,‘幸’謂所不當得而得者。”所以,“徼幸”是一個動賓結構的複合詞,意思是冀求不當得而得,也就是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。《國語辭典》又說“儌倖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同“徼幸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。

前面提過,“徼”字的同音字有驍、梟、𥄉、憿,而驍、梟、𥄉三字國語讀ㄒㄧㄠ,台語則徼、驍、梟、𥄉四字都讀 hiau(見《彙音寶鑑》嬌韻、上平聲、喜母),於是“徼幸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一詞在台語的讀音是“hiau-hieŋ⊦”,跟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的語音相同。“徼幸”(也作儌倖)是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的本字。

又,《國語辭典》說,“徼幸”讀ㄐㄧㄠˇ ㄒㄧㄥˋ時,詞義為“謂獲得意外之利益,或獲免於不幸之事。”又說“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、“儌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都和“徼幸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相同。

 

儌倖、儌幸:

《辭源》把“儌”字讀做ㄐㄧㄠˇ,只做“儌倖”一詞的語素;又說“儌倖”同“徼幸”。書證為《莊子•盜跖》:“使天下學士,不反其本,妄作孝弟,而儌倖於封侯富貴者也。”這裡的“儌倖”當是“企求非分”(《漢大詞》)的意思。

《玉篇•人部》:“儌,居曉切,儌行也。”《廣韻•上聲•篠韻》古了切:“儌,儌抄。”“居曉切”及“古了切”的現代音都是國語ㄐㄧㄠˇ,台語 kiau`。《集韻•平聲•蕭韻》“堅堯切”下說,“儌”是“僥”的異體,而“僥,偽也。”

《康熙字典•人部》:“儌,……又,《集韻》堅堯切,音澆(標點整理本讀ㄐㄧㄠ)。‘儌幸’,覬非望也。毛氏曰:‘儌倖,字本作儌,後人又以邊徼之徼為儌倖之儌,相承亂久矣。’”“覬非望”就是《國語辭典》對“徼幸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的說解:“覬求非分”。

再說,“儌”字台語讀做 hiau(見《彙音寶鑑》嬌韻、上平聲、喜母),因此,“儌倖”台語讀做 hiau-hieŋ⊦。它的詞義又是覬非望、覬求非分,相當於台語 hiau-hieŋ⊦ 的不該得而得的意義,所以“儌倖”是台語不義取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的本字。

另外,《國語辭典》說,“儌倖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又寫作“徼幸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。

 

憿幸:

《辭源》說,“憿”是“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)”的“僥”的本字。

《說文•心部》:“憿,幸也。从心,聲。古堯切。”“古堯切”,現代漢語讀作ㄐㄧㄠ。王筠《句讀》說:“憿幸是連語,兩字同義。”朱駿聲《通訓定聲》說:“經傳皆以‘徼’為之,俗作僥倖、儌倖。”所以,“僥倖”、“儌倖”都是“憿幸”的俗寫形式。

段玉裁《說文解字注》對“憿,幸也。”的“幸”的注解是:“幸者,吉而免凶也。引申之,曰‘𣢆幸’,亦曰‘憿幸’。俗作‘僥倖’、‘徼倖’者皆非也。”段玉裁又在“𣢆”字注解說:“‘𣢆’與‘覬’音義皆同,今字作‘冀’。”“𣢆”是個冷僻字,“覬”和“冀”都是書面用字,意思是希望、企圖、期望(《王力古漢》)。由此可知,“僥倖”、“徼倖”等本來寫作“憿幸”,讀作ㄐㄧㄠ ㄒㄧㄥˋ,而“憿幸(ㄐㄧㄠ ㄒㄧㄥˋ)”的意義是“冀求吉利而免去凶事”,在古代漢語則一般寫作“僥倖”,讀做ㄐㄧㄠˇ ㄒㄧㄥˋ,詞義演變成為兩個:1企求非分及2意外獲得成功或免除災害;在現代漢語的意義則是“形容意外或偶然地獲得利益或免去不幸”(《現漢規範》)。在現代漢語,“僥倖”的古漢語意義的“企求非分”不見了,但却保留在台語 hiau-hieŋ⊦-tsĩ´(僥倖錢)的 hiau-hieŋ⊦(僥倖)裡。台語“僥倖錢”指不該得而得的錢財,不義之財,也就是企求非分而得的錢財。

《廣韻•平聲•蕭韻》小韻古堯切:“憿,憿幸。或作儌,又作僥倖。”“古堯切”在現代漢語讀做ㄐㄧㄠ,憿幸、儌幸、僥幸等都應該讀做ㄐㄧㄠ ㄒㄧㄥˋ,但“僥倖”現在讀做ㄐㄧㄠˇ ㄒㄧㄥˋ。

“憿”字在《廣韻》的同音字有驍、梟、𥄉、澆、徼等,其中驍、梟、𥄉三個字國語讀ㄒㄧㄠ,相對應的台語讀音應該是 hiau。《彙音寶鑑》就是把“憿”字收在嬌韻、上平聲、喜母裡,讀做 hiau。所以,在台語,“憿幸”讀做 hiau-hieŋ⊦,“儌幸”、“僥倖”也應該讀做 hiau-hieŋ⊦。

 

(二)背棄情義意義的台語“hiau-hieŋ⊦”

《普閩》說閩南語“僥幸(hiau-hieŋ⊦)”的意義是負心、違背情理。《閩方大》及《台閩》說,“僥幸/僥倖(hiau-hieŋ⊦)”除意外獲得成功的意義外,另有心地不好,行事不義,有負於人的意義。這個意義看起來跟意外獲得成功意義的“僥倖(ㄐㄧㄠˇ ㄒㄧㄥˋ/台 hiau-hieŋ⊦)”没有什麼關係,應該是另外一個“詞”。

要了解背棄情義意義的台語 hiau-hieŋ⊦,需要先了解台語“hiau”的意義。

台語“hiau”有三個義項:

(1)翻動;翻轉;翻攪。例如:

hiau-t‘ɔ´(塗)=用犁或鋤頭把田土翻轉過來;翻耕。

hiau-laŋ`(籠)-a`(仔)-te`(底)=翻攪籠子的底部尋找東西。

hiau-t‘uaʔ(屜)-a`(仔)=翻動抽屜裡面的東西。

hiau-ts‘ue⊦(找)=翻動尋找。

(2)翹曲、彎曲、翹棱(ㄑㄧㄠˊ ˙ㄌㄥ)。例如:

paŋ(枋)-a`(仔)hiau ・k‘iʟ(去)=木板翹曲了(往往在陽光下曝曬後);翹棱。

hiau-t‘an(蟶?)=翹棱;翹曲;彎曲。

(3)背棄(原來的情義、約定、諾言)。例如:

huan`(反)-hiau=翻把(ㄅㄚˇ);不承認說過的話。

hiau-sim(心)=負心;薄情變心。

hiau-huan`(反)=違約;背棄;背叛。

hiau-laŋ´(人)-e´(的)-tsĩ´(錢)=違背約定;不給該給的錢。

hiau-tseʟ(債)=倒債;倒賬。

hiau-hu⊦(負)=變心;背棄。

hiau-pue⊦(背)=背棄約定。

上面所說台語 hiau 的三個義項有一個共同的概念:“改變方向”。例如義項(1)裡的 hiau-t‘ɔ´(塗)是把平整的田土挖起來換個方向,把下面的土翻過來讓太陽曝曬。義項(2)裡的 hiau-t‘an(蟶)是平整的東西(如木板),受熱而改變方向,變成不平整、翹曲。義項(3)裡的 huan`(反)-hiau 是改變心意;背棄承諾;翻悔;是情志上的改變方向。因此,可以說台語的“hiau”大致相當於漢語共通語的“翻”。

我們來看看現代漢語的“翻”(ㄈㄢ)有什麼樣的意義。

《現漢六版》對“翻”列出七個義項,其中跟本篇討論有關的有三項:

“1上下或內外變換位置;反轉。”這個意義相當於台語 hiau 的義項(1)翻動、翻攪、翻轉。普通話“翻動”的意義是:“改變原來的位置或樣子。”(《現漢六版》)。台語 hiau-t‘ɔ´(塗)的 hiau 就是這個意義。“翻耕”是“把農田裡上面的翻下去,下面的翻上來。”(《現漢規範》)。這就是台語的 hiau-t‘ɔ´(塗)。

台語 hiau 的義項(2)翹曲、彎曲、翹棱也是一種指上下改變方向、反轉的現象,因此,台語 hiau 的義項(2)也可歸納到普通話“翻”的義項1裡面。

“翹”(ㄑㄧㄠˊ)2指“(木、紙等)平的東西因由濕變乾而不平。”(《現漢六版》)。翹棱(ㄑㄧㄠˊ ˙ㄌㄥ)同“翹”2(同上)。這就是台語的 hiau;hiau-t‘an(蟶)。

“2為了尋找而移動上下物體的位置。”這個意義也被包含在台語 hiau 的義項(1)裡面。例如普通話“翻箱倒篋”相當於台語的 hiau-laŋ`(籠)-a`(仔);hiau-t‘uaʔ(屜)-a`(仔)。“翻檢”(翻動查看)相當於台語的 hiau-ts‘ue⊦(找)。

“3推翻原來的。”這個意義相當於台語 hiau 的義項(3)背棄。例如普通話“翻悔”相當於台語的 huan`(反)-hiau;hiau-huan`(反);hiau-pue⊦(背)。“翻臉(無情)”相當於台語的 hiau-sim(心);hiau-hu⊦(負)。而台語 hiau-hieŋ⊦ 的意義是背棄情義、負心、薄情寡義等。hiau-hieŋ⊦ 的 hiau 應該是跟 hiau-sim(心)、hiau-hu⊦(負)、hiau-huan`(反)的 hiau 相同。

從構詞來看,台語“hiau-sim(心)”應該是動賓式的複合詞,字面上的意義是推翻(或背棄)原來的心意,也就是變心、負心、背棄情義。

台語 hiau 是背棄,“負”也是背棄,因此,“hiau-hu⊦(負)”是聯合式複合詞。“hiau-huan`(反)”也是。

那麼 hiau-hieŋ⊦ 是動賓式還是聯合式?作者認為應該是動賓式。hiau 是動詞背棄,hieŋ⊦ 是賓語。hieŋ⊦ 應該是名詞“行(hieŋ⊦)”,hiau-hieŋ⊦(行)就是“背棄(原來情義)的行為”。“行”字國語讀ㄒㄧㄥˋ,台語讀 hieŋ⊦ 時是名詞,“行為”的意思。所以,hiau-hieŋ⊦ 的 hieŋ⊦ 是“行”字。

問題在於“hiau”。

台語 hiau-hieŋ⊦ 的 hiau 雖然大致相當於普通話的“翻”,但“翻”字台語讀 huan,不讀 hiau。“翻”不是台語 hiau-hieŋ⊦(行)的 hiau 的本字。

台語“翻”意義的 hiau 的本字到底是哪一個?很難找到音義俱合的字。有一個比較可能的字是“撓”(現代漢語讀ㄋㄠˊ)。

《說文•手部》:“撓,擾也。从手,堯聲。一曰捄也。奴巧切。”

《玉篇•手部》:“撓,乃飽、乃敎二切;撓亂也。又音蒿。”

《廣韻》對“撓”字記錄兩個音:

(1)呼毛切(平聲、豪韻):“撓,攪也。”按:這個音跟《玉篇》的“音蒿”相同。

(2)奴巧切(上聲、巧韻):“撓,撓亂。”這個音跟《說文》的奴巧切及《玉篇》的乃飽切相同。

《集韻》對“撓”字記錄七個音,除去兩個異體字的音,還有五個音:

(1)女巧切(上、巧);“撓,《說文》:‘擾也。……’”這個音和《廣韻》的奴巧切相同。

(2)女敎切(去、效);“撓,擾也;屈也。”這個音跟《玉篇》的乃敎切相同。

(3)馨幺切(平、蕭);“撓,撓挑,宛轉也。”

(4)尼交切(平、爻);“撓,抓也。”

(5)呼高切(平、豪);“撓,擾也。”這個音跟《廣韻》的呼毛切及《玉篇》的“音蒿”相同。

“撓”字的注音,《廣韻》及《集韻》合起來有七個,其中重複的有兩個,故實際上“撓”有五個音。五個音裡面,有三個音的字解是“擾也”( 或“攪也”),有一個是“抓也”,還有一個是聯綿詞“撓挑”(ㄒㄧㄠ ㄊㄧㄠ)的一個音節。

《辭源》對“撓”字只讀一個音ㄋㄠˊ,相對應的中古音反切是《集韻》的尼交切,但此時“撓”的意義是“抓也”。《辭源》對“撓”字的解釋包括攪、擾亂、彎曲、奸邪、弱、抓等。事實上這些字義包括了“尼交切,抓也”及其他音切的“撓”的意義。

《形義分析》說,“撓”的本義是“攪動”,引伸為擾亂、阻擋。作彎曲講是假借義(本字是橈),由此引伸為屈服。作“搔”(即抓)講是後起義。

台語 hiau 的基本義是翻動、翻轉、翻攪。hiau 的這個基本義似乎與《形義分析》所說的“撓”的攪動、擾亂意義有相通的地方,共同的概念是“改變現狀”。因此,“撓”字有可能是台語 hiau 的本字。

“撓”字在台語有沒有 hiau 的音?

《廣韻•平聲•豪韻》小韻呼毛切:“撓,擾也。”《集韻•平聲•豪韻》小韻呼高切:“撓,擾也。”兩者同音同義。

“呼毛切”屬於效攝、一等、開口呼、曉母,台語文讀音 ho。

效攝、一等、開口呼的字,中古擬音的韻母是 -ɑu,在台語則大多變成 -o 韻母。例如:褒,po;刀,to;遭,tso;高,ko;好,ho`;老,lo` 等等。而部分字的白讀音讀 -au 韻,例如:糟,tsau;蚤,tsau`;操,ts‘au;草,ts‘au`;掃,sauʟ;老,lau⊦ 等等。這些字讀 -au 韻,是中古音的遺留。依此類推,“撓(呼毛切)”在台語應該是文讀音 ho,白讀音 hau。白讀音 hau 導入介音 -i- 就變成 hiau 了。可惜效一開的字在台語並沒有讀 -iau 韻的例。

但是,同樣是效攝字,二等韻、開口呼的字則有讀 -iau 韻的例。如:爪,側絞切,dziau`;抓,側敎切,dziauʟ;攪,古巧切,kiau` 等。效攝一等韻及二等韻的韻母音值很接近(一等韻是 -ɑu,二等韻是 -au),二等韻的字既然可讀 -iau 韻,一等韻的“撓(呼毛切)”似乎也可以有 hiau 的音。如果這個說法可接受,“撓(呼毛切)”就是台語翻動、翻轉、翻攪義 hiau 的本字了。

翻動、翻轉、翻攪意義的台語 hiau,引伸為背棄,背棄情義意義的台語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應該是“撓行”(“行”讀陽去聲)。表面上的意義是擾亂的行為,翻攪的行為,引伸為背棄情義的行為。

另外,依《集韻》,“撓”字有“馨幺切”的音。“馨幺切”的現代台語讀音是 hiau(國語ㄒㄧㄠ)。此時“撓”是聯綿詞“撓挑”(ㄒㄧㄠ ㄊㄧㄠ)的一個音節,而“撓挑”的意義是宛轉(《集韻》);循環,周遊(《辭源》);輾轉(《漢大詞》)。

如果單看“撓”有 hiau(馨幺切)的音,似可旁證“撓(呼毛切)”在台語可轉變為 hiau。

 

(三)口頭語的台語“hiau-hieŋ⊦”

口頭語的台語 hiau-hieŋ⊦ 是一句感嘆的話,表示不幸、可憐、倒楣等,是在看到別人或自己遇到不幸、災禍或可憐、倒楣事情時,或有背棄情義的事情時會說出來的感嘆的話。常見的形式是:tsin(真)-hiau-hieŋ⊦! tsiã´(誠)-hiau-hieŋ⊦! hiau-hieŋ⊦ ・ɔ! hiau-hieŋ⊦ ・le!

台語的口頭語 hiau-hieŋ⊦ 一般仍然用“僥倖”二字書寫。從詞義上來說,口頭語 hiau-hieŋ⊦ 應該跟意外獲得成功的僥倖及不該得而得的 hiau-hieŋ⊦、背棄情義意義的 hiau-hieŋ⊦ 都不同。

作者認為口頭語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應該是“不幸”。

“不幸”指“意外挫折或災害”(《辭源》);“不幸運;倒霉”(《漢大詞》);“形容詞。不幸運;使人失望、傷心、痛苦的”(《現漢六版》);“名詞。指災禍。”(《現漢六版》)。

“幸”字《廣韻》胡耿切(上聲、耿韻),國語讀ㄒㄧㄥˋ,台語讀 hieŋ⊦(陽去←陽上)。

“不”字《廣韻》記錄三個音,字義都是“弗也。”:

(1)甫鳩切(平聲、尤韻):“不,弗也。又姓……。”“甫鳩切”屬流攝、三等、開口呼、非母,國語ㄈㄡ,台語應當讀 hɔ。

(2)方久切(上聲、有韻):“不,弗也。《說文》作僥倖11-1不……。”“方久切”屬流攝、三等、開口呼、非母,國語讀ㄈㄡˇ,台語讀 hɔ`。“不(方久切)”的字義是“否”。

(3)分勿切(入聲、物韻):“不,與弗同。”“分勿切”屬臻攝、三等、合口呼、非母,國語讀ㄅㄨˋ,台語讀 put(陰入)。

而“弗”的意義又是什麼?《王力古漢》說,“弗”(ㄈㄨˊ)的意義是“不”。可見“弗”和“不”是同義詞,在中古是同音,都是分勿切。不過在現代漢語“弗”被歸類為書面語,口語不用(除非是成語)。

在“不”字的三個音裡面,跟台語 hiau-hieŋ⊦ 的 hiau 有關的是“甫鳩切”。“甫鳩切”屬流攝、三等、開口呼、平聲、非母。流三開的韻母的中古擬音是董同龢 -ju,王力 -ĭəu。而流三開的字在台語音讀時,聲母為幫組(含幫組及非組)的字讀 -ɔ 韻及 -u 韻。例如:缶、否,hɔ`;謀,bɔ´;富,huʟ。莊組的字讀 -ɔ 韻及 -iu 韻,如:鄒,tsɔ;愁,ts‘iu´。其他聲母則大多讀 -iu、-u,如:酒,tsiu`;修,siu;晝,tiuʟ;丘,k‘iu/k‘u;舊,kiu⊦/ku⊦;有,iu`/u⊦ 等等。也有讀 -au 及 -iau 韻的字(白讀),如:晝,tauʟ;臭,ts‘auʟ;九,kau`;縐,dziauʟ(dziauʟ-se 縐紗);搜,ts‘iau;廖,liau⊦。從流三開的字在台語白讀時可讀 -iau 韻來看,“不(甫鳩切)”似乎也可以讀 -iau 韻。

在聲母方面,“不(甫鳩切)”的反切上字屬非母。非母在切韻時代跟幫母不分,都是 p-,後來才分為幫母及非母。非母的字在台語有的讀 p-,有的讀 h-,有的讀 h-/ p-。例如:疿,方味切,puiʟ(puiʟ-a`);幅,方六切,pak(量詞);不,分勿切,put;非,甫微切,hui;封,府容切,hɔŋ;匪,府尾切,hui`;飛,甫微切,hui/pue;分,府文切,hun/pun;放,甫妄切,hɔŋʟ/paŋʟ 等等。因此,“不(甫鳩切)”的聲母讀 h-。

在聲調方面,“不(甫鳩切)”的反切上字屬“非母”,非母是全清聲母,全清聲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一般讀陰平聲,很少有例外。

結合上面對“不(甫鳩切)”字的聲、韻、調的討論,可知“不(甫鳩切)”字在台語應該有 hiau 的音,“不幸”二字在台語可讀“hiau-hieŋ⊦”。“不幸”是台語口頭語 hiau-hieŋ⊦(表示不幸、可憐、倒霉)的本字。

 

結論

(1)意外獲得成功意義的台語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是“僥倖”。“僥”字台語讀 hiau,在音韻上有依據。

(2)台語不該得而得意義的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是“徼幸”或“儌幸”。也可能是“僥倖”,由求利不止、企求非分的意義引伸而來。

(3)背棄情義意義的台語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是“撓行”。

(4)台灣話口頭語 hiau-hieŋ⊦ 的本字是“不幸”。

(5)“僥倖”的最初詞形是“憿幸”,國語讀ㄐㄧㄠ ㄒㄧㄥˋ,台語讀 hiau-hieŋ⊦。

 

張貼在 h | 標記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| 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