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想(siauʟ-siũ⊦)──妄想

肖想(siauʟ-siũ)──妄想

  例句1:“針對陳XX指宋XX「肖想」總統的位置,他則提高分貝表示……。”(2002.11.4.自由時報5頁)

  例句2:“連X發動明年重選,是「肖想」嗎?”(2004.5.30.三立新聞台字幕)

  例句3:“奉勸台灣同胞切勿「肖想」美色,免得到了對岸任人宰割。”(2005.1.7.自由時報18頁)

  例句4:“政變!敢有?只是「罔想」,順風倒牆。”(2004.4.28.自由時報15頁,漫畫)

  例句5:“立院副座換不信任案?「免想」!”(1997.8.1.自立早報2頁,標題)

 

  例句123的“肖想”是台語,讀做 siauʟ-siũsiauʟ 陰去聲,變調上聲),是盤算的引伸,“妄想”的意思。“妄”有“非分的”的意思,“妄想”就是非分的想望、企求、不能實現的打算或願望。台灣有一則諺語說:iau(枵)-kau`(狗)siauʟ-siũ-ti(猪)-kuã(肝)-kut(骨),意思是饑餓的狗有東西吃就不錯了,還想吃美味的、高不可及的、虛妄的“猪肝骨”(猪肝哪有骨頭?),比喻非分的、不能實現的願望。

  “肖想”的“肖”,台音 siauʟ,其本義是相似;“想”,台語文讀音 siɔŋ`siaŋ`,白讀音 siũ。台語妄想義的 siauʟ-siũ 用“肖想”二字表示,音是對的,“想”字是本字,但“肖”字有問題,只是同音字的借用而已。

  例句45的“想”是台語妄想義 siauʟ-siũ 的另一種寫法,例句4的“罔想”(ŋ`siauʟ-siũ)是姑且妄想(或夢想)的意思。

  “”字,《廣韻》相邀切,和宵、消、逍等字同音,在台語應該讀做陰平聲的 siau。“”的意義是“狂”,而“狂”的台語是 siau`,因此一般都拿“”字來表示台語瘋狂義 siau` 的字,雖然和《廣韻》相邀切的聲調不相符,但差不多已經約定俗成了(參見<裝tsŋ-siau` e]>篇)。“”在台語讀做上聲 siau`,而 siauʟ-siũ siauʟ 是陰去聲,使用“”字在聲調上並不相符。“想”的台語音讀是 siau`-siũsiau` 變調成陰平聲),在台語根本沒有這個詞,恐怕是因為對於台語語詞“本調”和“變調”的概念不清楚所導致的結果。

  例句5的“免想”讀做 bien`-siauʟ-siũ,意思是“不要痴心妄想啦!”,“休想!”。言外之意是“不會成功(或實現)的啦!”

  台語妄想義的 siauʟ-siũ siauʟ 應該怎麼寫?本字如何?

  《台日大》(1931-32年)把 siauʟ-siũ 寫做“賬想”,這是因為台語 siauʟ 有賬目(帳目)的意義,所以採用“賬”字。但是“賬”的台語讀音是 tiaŋʟtiɔŋʟ,沒有 siauʟ 的音,顯然“賬”不是 siauʟ 的本字。

  《普閩》(1981年)把 siauʟ-siũ 寫作“數想”,其後出版的《台話大》、《國台》、《台閩》都採用“數想”的寫法,但沒有人說明為什麼寫做“數想”。“數”字在台語有ʟ sɔk 二音,符合《廣韻》的色句切及所角切,但沒有人說明為什麼“數”可讀做 siauʟ。吳守禮《綜台基》也認為“數”字可讀做 siauʟ,但說是訓讀,收有“數念”(siauʟ -liam)一詞,但沒有收錄“數想”(siauʟ-siũ)。

  台語妄想義 siauʟ-siũ siauʟ 的本字是哪一個?

  先說結論:台語妄想義 siauʟ-siũ(想) siauʟ 的本字是“數”。“數”在台語讀做 siauʟ 是符合古今音變規律的。

  “數”字,《說文》:“數,計也,从攴,婁聲。(所矩切)”“計”就是計算、算(動詞),這是“數”的本義,在現代漢語還沿用它,把“數”讀做上聲的ㄕㄨˇ。《說文》對於“數”這個字的解釋雖然只有一項“計也”,但事實上在先秦文獻裡“數”字已經有計算、數目、屢次三種意義。如《莊子•秋水》:“噴則大者如珠,小者如霧,雜而下者不可勝數也。”這裡的“數”讀ㄕㄨˇ,是計算的意思。《戰國策•趙策》:“願令得補黑衣之數,以衛王宮。”這裡的“數”讀ㄕㄨˋ,是數目的意思。《孫子•行軍》:“屢賞者窘也,數罰者困也。”這裡的“數”讀ㄕㄨㄛˋ,屢次的意思。

  到了中古,《廣韻》對於“數”這個字記錄了三個音,且字義各不相同:(1)所矩切(上聲、麌韻)。“說文:計也。”(2)色句切(去聲、遇韻)。“筭數。周禮有九數,……。”(3)所角切(入聲、覺韻)。“頻數。”這三種音義分別相當於現代漢語的三個詞:(1)數(ㄕㄨˇ):計算;(2)數(ㄕㄨˋ):數目;(3)數(ㄕㄨㄛˋ):屢次。

  在台語,“數”有ʟ sɔk 兩個文讀音及一個 siauʟ 的白讀音(或認為是訓讀音)。

  “數”在台語讀做ʟ 時是數目的意思,如 laŋ´-sɔʟ(人數);hueʟ-sɔʟ(歲數);ɡiaʔ-sɔʟ(額數);ʟ-dzi(數字)等。台語的這個ʟ 相當於《廣韻》去聲的“色句切”,屬遇攝、三等、合口。跟“數(色句切)”同韻母的字有不少在台語讀做韻。如斧 pɔ`;傅ʟ(姓);芋 ɔ;雨 hɔ 等,“數”也不例外,讀做ʟ,聲調陰去聲,也和《廣韻》色句切的反切上字“所”(清音)相符。

  “數”字在台語讀做 sɔk 時是屢次的意思,讀音和《廣韻》“所角切“相符。“數(所角切)”的同音字“朔”,台語也讀做 sɔk。台語“數(sɔk)”是書面語,口語已經不用,如頻數(pin´-sɔk)。

  “數”字在台語白讀時讀做 siauʟ。台語“數(siauʟ)”有計算、數目、帳、屢次四種意義。

  (1)數(siauʟ)──計算(動詞)

  如:siauʟ-k‘uãʟ(看)-bai=算算看;siauʟ-ke(街)-lɔ(路)-tsioʔ(石)=計算街路上石頭的數目(舊時道路大多鋪一層石子,比喻閒來無事,無聊透頂);siauʟ-put(佛)tsoʟ(做)-kue`(粿)=先算一算神佛的數目再做要供奉的禮品,比喻先規劃再辦事。這些例子的 siauʟ 是一個一個地算的意思,相當於國語的數(ㄕㄨˇ)。所以台語計算義的 siauʟ 在字義上來說就是《廣韻》的“所矩切”(上聲、麌韻),不過聲調變成陰去聲。

  (2)數(siauʟ)──數目(名詞)

  台語 siauʟ 有數目的意思,如:keʟ-siauʟ(價數)=價錢;siauʟ-bak(數目)=數目;siauʟ-ɡiaʔ(數額)=數量。這些例子的 siauʟ 是名詞,就是國語的數(ㄕㄨˋ),相當於《廣韻》的“色句切”。

  (3)數(siauʟ)──帳(名詞)

  台語 siauʟ 有“帳(賬)”的意義,這是“數目”意義的引伸。

  “帳”的本義是床帳,是用布、紗或網子等做成的張掛在床上的東西,引伸泛指張掛起來的布帛,如喜帳。古代的人把銀錢、貨物等出入的數目記載在布帛上,並且把它張掛起來(即“帳”)以利於保存。因此,“帳”有“銀錢或貨物等出入的數目”的意思。這個意義的“帳”後來把義符改為“貝”,寫做“賬”。“帳”既然是“銀錢或貨物等出入的數目”,它的實質是“數目”,而數目的台語是 siauʟ,於是台語的 siauʟ(數,數目)就有了“帳(賬)”的意義,這是引伸義。如:kiʟ-siauʟ(計數)=記帳;poʟ-siauʟ(報數)=報帳;sŋʟ-siauʟ(算數)=算帳;kiet-siauʟ(結數)=結帳;k‘iamʟ-siauʟ(欠數)=欠帳;sia-siauʟ(賒數)=賒帳;ts‘a´-siauʟ(查數)=查帳;siauʟ-p‘ɔ(數簿)=帳簿;siauʟ-kui(數櫃)=帳房;siauʟ-tuã(數單)=帳單等。在這些例子裡,台語的 siauʟ(數,名詞)是從“數目”義引伸而成的“帳(賬)”的意義,所以台語“帳”義的 siauʟ,本字也是“數”字。

  “帳”字,《廣韻》知亮切(去聲、漾韻),台音 tiaŋʟtiɔŋʟ,沒有 siauʟ 的音。因此可以確定台語記帳等義 kiʟ-siauʟ 等的 siauʟ 的本字是“數”字,是數目義的引伸。

  (4)數(siauʟ)──屢次(副詞)

  “數”字讀做所角切(國音ㄕㄨㄛˋ)時是屢次的意思。這是從數(ㄕㄨˇ)的本義“一個一個地計算”引伸出來的。“屢次”的意義是一次又一次;很多次;引伸為時常、經常。台語 siauʟ-liam(念)和 siauʟ-siũ(想)的 siauʟ 就是這個入聲的“數(所角切)”。

  台語 siauʟ-liam(念)是一次又一次地、時常地想念、思念,引伸為懷念、眷念。所以 siauʟ-liam(念)的 siauʟ 是“入聲所角切的數”。而台語 siauʟ-siũ(想)是屢次想望,屢屢想望,一次又一次地想望的意思,引伸為時常在想望、企求,也就是渴望的意思。因此,siauʟ-siũ(想)的 siauʟ 也是“入聲所角切的數”。

  在現代台語,siauʟ-siũ(數想)用於貶義;並且從渴望轉為妄想、夢想、貪圖等意義,有不能實現的打算、非分的企求等的意思在裡面。如:bien`(免)-siauʟ(數)-siũ(想)=不要痴心妄想;休想。iau(枵)-kau`(狗)siauʟ(數)-siũ(想)-ti(猪)-kuã(肝)-kut(骨)=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siauʟ(數)-siũ(想)-tsoʟ(做)tsɔŋ`(總)-t‘ɔŋ`(統)=妄想做總統。

  如前面所說,台語 siauʟ(數)有計算、數目、帳、屢次四種意義,計算義的“數(siauʟ)”對應於《廣韻》的所矩切,數目義及帳義的“數(siauʟ)”對應於色句切,屢次義的“數(siauʟ)”對應於所角切。《廣韻》的三個反切為什麼在台語都讀做 siauʟ?古今音變的機理如何?

  “數”字之“所矩切”及“色句切”屬於遇攝、三等、合口,遇攝的字在台語除了“數”字以外並沒有讀做 -iau(或 -au)韻的例(不管文讀或白讀)。但是如果從上古音來看,遇攝、三等、合口在上古音屬侯部、陰聲、二等及三等,而所收的字有少數在現代台語讀做 -iau 韻及 -au 韻的例(見董同龢《上古音韻表稿》),如:縐,dziauʟdziauʟ-se[紗]);偷,t‘au;柱,t‘iau;晝,tauʟ 等,因此,“數(所矩切及色句切)”字在台語讀做 siauʟ,是從上古音直接演變過來的。上古音侯部的主要元音為 [u],可能複音化而成為台語的 -au -iau 韻。

  再說“數”字的“所角切”屬江攝、二等、入聲,也是除了“數”在台語讀做 siauʟ 外,其他沒有讀做 -iau 韻(或 -au 韻)的例。但如果從上古音來看,數(所角切)屬侯部入聲。而上古音侯部入聲的字除了“數”字外,另有少數在台語讀做 -iau 韻或 -au 韻的例。如:哭,k‘auʟ(文讀 k‘ɔk);曲,k‘iau(文讀 k‘iɔk);局,kiau`(博局,puaʔ-kiau`)(文讀 kiɔk)。因此,“數(所角切)”的讀做 siauʟ,與上古音有關。另外也與入聲韻尾 -k 有關,例如:毒,徒沃切, tɔk t‘au(動詞,下毒);落,盧各切, lɔk lauʟ(落屎lauʟ-sai`,下痢);色,所力切, siek siauʟ(腳色,kioʔ-siauʟ)等。

  下面說明“數”字在台語讀做 siauʟ 的古今音變機理。

  根據董同龢《漢語音韻學》《上古韻母系統的擬測》,上古音“侯部”的主要元音 u,陰聲韻的韻尾是,入聲韻的韻尾是 -k。而侯部的陰聲字演變到現代台語,文讀時主要元音因低化而成為 ɔ,白讀時主要元音更低化而成為 ɑ(用 a 表示),韻尾因主要元音 ɑ 為後元音而變為 -u。例如:頭, t‘ɔ´ t‘au´;鉤, kau;數, ʟ siauʟ

  侯部入聲字演變到現代台語,主要元音和陰聲韻的變化一樣,文讀時變為,白讀時變為 ɑ(用 a 表示),韻尾 -k 也因為主要元音是後元音而變成 -u。例如:哭, k‘ɔk k‘auʟ曲, k‘iɔk k‘iau;數, sɔk siauʟ(導入介音 -i-)。

  從以上說明可知“數”字在台語讀做 siauʟ,不論來源是《廣韻》的所矩切、色句切、或所角切,都是符合古今音變規律的。

  另外,有關聲調問題說明如下:

  《廣韻》“所矩切”是上聲,但在台語則變為陰去聲 siauʟ(音韻學上有“古無去聲說”)。“色句切”是去聲,反切上字“色”屬審母二等,是全清聲母,故在台語是陰聲調,成為 siauʟ(文讀 ʟ)。“所角切”是入聲,文讀 sɔk,因韻尾 -k 變為 -u 而成為陰聲,其反切上字“所”也是全清聲母的審母二等,所以聲調變成陰調的陰去聲,成為 siauʟ

  總結上面所說,在台語,計算、數目、帳、屢次等意義的 siauʟ 的本字是“數”,是直接從上古音演變過來的。台語妄想義的 siauʟ-siũ(想)的 siauʟ 是《廣韻》所角切的“數”,本義是“屢次”,siauʟ-siũ 是屢次想望,引伸為“妄想”,所以台語妄想義 siauʟ-siũ 的本字是“數想”。

 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肖想(siauʟ-siũ⊦)──妄想

  1. 王先生 說道:

    “想”陰陽不合,既然在大陸學者考了以母的“忄養”,台灣學者考了“尚”就應該探討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