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盼(sɔŋʟ-p‘anʟ)──凱子

宋盼(ŋʟ-p‘anʟ)──凱子 

  例句1:“(十二月)三日投票,將「宋盼」打乎倒。”(1984.11.28.自立早報4頁)

  例句2:“現今在XX案的檢視,宋不折不扣是精於A錢的「宋盤」。”(2003.12.30.自由時報15頁)

  例句3:“另一個候選人叫他是「判仔」,現在想起來,他確是「判仔」。”(1997.6.30.自由時報9頁)

 

  例句1和例句2裡的“宋盼”和“宋盤”都是台灣話,是同一個詞,讀做ŋʟ-p‘anʟ,指容易被騙上當而花大錢的有錢的人,轉而指儍瓜、笨蛋、凱子。例句3的“盼仔”也是台灣話,讀做 p‘anʟ-na`(判 p‘anʟ 變調讀成陰平調,仔 a` p‘anʟ 的影響讀成 na`),它的意義基本上和ŋʟ-p‘anʟ 相同。

  台語ŋʟ-p‘anʟ ŋʟ 可以單獨成詞,愚笨的意思,是形容詞,如:li`(你)tsit(此)-e(個)tsin(真)-sɔŋʟ=你這個人真愚笨。(引自《台日大》)。p‘anʟ 也可以單獨成詞,不過後面需加一個後綴“仔(a`)”,成為 p‘anʟ-na`,如例句3就是。p‘anʟ-na` 是名詞,是儍瓜、笨蛋、凱子的意思。p‘anʟ 也可以疊音成為 p‘anʟ-p‘anʟ,如楊青矗《國台》:“p‘anʟ-p‘anʟ):儍儍呆呆的。

  這裡需要一提的是:在台語,ŋʟ(陰去聲)和 ŋ´(陽平聲)是不同的詞,ŋʟ 是愚笨、愚痴、容易受騙的樣子,如 ɡɔŋ-sɔŋʟ=儍裡儍氣;ŋ´ 是土氣、俗氣、粗鄙,如 lai(裡)-suã(山)-sɔŋ´=土包子;鄉巴佬。

  ŋʟp‘anʟŋʟ-p‘anʟ 這三個台灣話語詞並不見於《彙音妙悟》、《雅俗通》、《增補彙音》等早期閩南語韻書,也不見於《厦英》(1873年)及《厦音典》(1913年)等早年外國人編撰的閩南語辭書裡,但在1931-32年日本人出版的《台日大》裡就有ŋʟ-p‘anʟ 這個詞了。可見這些語詞很可能是後來才產生的閩南語語詞。

  台語ŋʟ 最早見於1907年《日台大》的合成詞 ɡɔŋ-sɔŋʟ 一詞。ɡɔŋ)是愚笨,ŋʟ 也是愚笨,合成詞 ɡɔŋ-sɔŋʟ 也是愚笨的意思。但《日台大》並沒有收錄單音詞ŋʟ 及合成詞ŋʟ-p‘anʟ

  台語愚笨義的單音詞ŋʟ 最早見於1931-32年的《台日大》,但沒有 p‘anʟ p‘anʟ-na`,不過已經有ŋʟ-p‘anʟ 這個詞了。

  《普閩》(1981年)及《厦方言》(1993年)收有ŋʟ-p‘anʟ(用字為“宋判”及“送判”)一詞,不過它的意義是“大手大腳”(形容花錢、用東西沒有節制),跟台語的ŋʟ-p‘anʟ(儍瓜、笨蛋、凱子)在詞義上有所不同。

  台語ŋʟ-p‘anʟ 的用字,例句1的“宋盼”在台語的讀音是ŋʟ-p‘anʟ,和台語凱子義ŋʟ-p‘anʟ 的語音是相符的,但字義有問題。例句2的“宋盤”,盤字在台語的文讀音是 puan´,白讀音是 puã´,字音和台語 p‘anʟ 不符,字義也不對;但“盤”的國音ㄆㄢˊ則和台語 p‘anʟ 接近。

  台語儍瓜、凱子義ŋʟ-p‘anʟ 的本字如何?前人各家的意見不同。從前人的字書、辭書來看,ŋʟ 的用字有傖、宋、送四個字;p‘anʟ 的用字有盻、判、、笨、怑、盼六個字;而 ŋʟ-p‘anʟ 則有:傖盻、宋判盼、判、、送判宋盼等九種寫法。下面對於這些用字及寫法加以討論。

 

一、ŋʟ

  (1)傖

  《台日大》採用“傖”字做為台語愚笨義ŋʟ 的字。“傖”,《廣韻》助庚切(平聲、庚韻),現代國音ㄔㄥˊ或ㄘㄤ,台語文讀 sieŋ´ t‘sɔŋ。跟“傖”字同韻母的字“膨脝”,台語本應讀做 p‘ieŋ´-hieŋ,但已轉為 p‘ɔŋ´-hɔŋ,可見“傖”字的韻母在台語可讀做ŋ 韻。而“傖”字的聲母(反切上字)“助”屬崇母(牀二母),崇母的字在台語一般讀做 ts-,但也有讀做 s- 的例,如:士,鉏里切,su;事,鉏吏切,su;煠,士洽切,saʔ。另外,崇母是濁音,濁音聲母的字在台語音讀時大都變成陽調。“傖”是平聲字,因此傖字在台語音讀時,它的聲調應該是陽平。

  綜合韻母、聲母、聲調三者的演變規律,“傖”字在台語可以讀做ŋ´,而愚笨義的ŋʟ 是陰去聲,在聲調上並不相符。

  再說“傖”字的意義。《辭源》對“傖”的解釋是粗野、鄙陋,並沒有愚笨的意義。其實“傖”字在台語可讀做ŋ´,字義又是粗野、鄙陋,正是台語 lai(裡)-suã(山)-sɔŋ´ ŋ´(=鄉巴佬)的本字。

  “傖”字在閩南語讀做ŋ´,在早期閩南語韻書如《彙音妙悟》、《雅俗通》等早有記載,後來《台日大》在土氣義的ŋ´ 沿用它,令人不解的是愚笨義的ŋʟ 也使用“傖”字。

 

  (2

  《綜台基》、《台話大》、《國台》、及《台語字彙》等書都採用“”字做為台語ŋʟ(愚笨)的字。這個“”字《廣韻》蘇紺切(去聲、勘韻),是聯綿詞“僋”的一個音節(僋國音ㄊㄢˋ ㄙㄢˋ;台音 tamʟ-samʟ)。而“僋的意義,《廣韻》說是癡貌。“癡貌”就是愚笨的樣子,和台語ŋʟ(愚笨)的詞義相符。也許台語ŋʟ(愚笨)的語源是聯綿詞“僋”,後來被簡化而只使用“”一個音節,再因“”是一個形聲字,聲符是“宋”,宋字的台音是ŋʟ,可能誤讀(讀半邊)而把“”字讀做ŋʟ 了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台語愚笨義ŋʟ 的本字就是“”。

  “僋”這個詞大概是在宋代出現的。《漢語大詞典》說:“僋,無知貌。”書證引宋•羅泌《路史•前紀三》:“叔末之人,佔”“叔末”是衰亡的時代,“佔”(ㄉㄧㄢ ㄉㄡ)是輕薄貌,整句的意思是:衰亡時代的人,輕薄而無知。

 

  (3)宋

  “宋”是國名、朝代名、姓氏名,並沒有愚笨的意義,但張清波《台語正字》及董忠司《台閩》認為“宋”字有愚笨義。《台語正字》說:“宋(ŋ´),鄉巴佬。指戰國時代的宋人,其穿著舉止聽說不甚時髦瀟洒,……。”又說:“「宋」,‘宋’又愚,不懂個中之三昧。”事實上,台語ŋ´ 是粗鄙、土氣,是形容詞,並不等於鄉巴佬,而“宋”字的台音是陰去聲ŋʟ,和ŋ´ 比較,聲調不符。張清波說台語粗鄙義ŋ´ 的來源是戰國時代的宋人,恐怕需要存疑。另外,張清波又說,“宋”(ŋʟ-p‘anʟ)是“宋(ŋ´)又愚”,在“宋”一詞,把“宋”讀做陰去聲ŋʟ,對於聲調的轉變沒有做任何說明。

  董忠司《台閩》在“宋(ŋʟ)”條下說:“一、古代國名。又姓氏。二、呆子、傻瓜。例:憨宋 ɡɔŋ-sɔŋʟ、宋盼ŋʟ-p‘anʟ(盼為代用字)。”認為“宋”有呆子、傻瓜的意義(作者按:嚴格地說,台語ŋʟ 是愚笨,是形容詞。),但並沒有說為什麼。

  作者認為台語愚笨義的ŋʟ,可能跟台語“呂宋客(li-sɔŋʟ-k‘eʔ)”、“呂宋龜(li-sɔŋʟ-ku)”有關。“呂宋”(li-sɔŋʟlu-sɔŋʟ)是菲律賓群島的最大一個島,過去閩南人有很多到呂宋經商而致富(馬尼拉有一唐人街,到現在還可通行閩南語。),致富後衣錦還鄉,鄉人對於這些從呂宋回來的僑民叫做“呂宋客(li-sɔŋʟ-k‘eʔ)”(“客”表示他們回鄉是暫時的,還要回去僑居地呂宋。);因為他們都很有錢,所以“呂宋客”也指從呂宋回來的有錢人。這些富有的“呂宋客”也被稱為“呂宋龜”。

  到國外致富還鄉的“呂宋客”,難免要在鄉人面前炫耀自己有錢,於是出手大方,大手大腳,但這樣可能引起人們覬覦而想騙他們的錢。台語就有ŋʟ(摃)-li(呂)-sɔŋʟ(宋)-ku(龜)這一句話,意思是向呂宋回來的有錢人騙取財物。而會被騙取財物,表示這個“呂宋客”有一點愚笨,愚笨台語叫做 ɡɔŋ),於是容易被騙的呂宋客就可能被稱為“呂宋客”了。

  另外,在台語“宋”往往是“呂宋”的簡稱,例如從呂宋進口的蝦米(《本草綱目》:“凡蝦之大者,蒸曝去殼,謂之蝦米。”)叫做“宋米”(ŋʟ-bi`)。因此,“呂宋客”有可能被簡稱為“宋”(ɡɔŋ-sɔŋʟ),久之,“宋”(ŋʟ)也就有了“愚笨”的意義了。

  綜合上面所說,台語 ɡɔŋ-sɔŋʟ(愚笨)及ŋʟ-p‘anʟ(傻瓜、凱子)的ŋʟ,很可能就是“宋”字,它本來是“呂宋客”的簡稱。

  《厦方言》收有“送判(ŋʟ-p‘anʟ)”一詞,意思是大手大腳。“大手大腳”是“形容花錢、用東西沒有節制”(《現代漢語詞典》),正是衣錦還鄉的富有呂宋客的寫照。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,ŋʟ-p‘anʟ ŋʟ 的語源可能是“呂宋客”的簡稱:“宋”。

 

  (4)送

  台語的ŋʟ-p‘anʟ,《厦方言》寫做“送判”。“送”字的閩南語文讀音是ŋʟ(白讀音 saŋʟ),音是對了,但“送”字本身並沒有“愚笨”的意義,因此,“送”字的使用是同音字的假借。

 

二、p‘anʟ

  (1)盻

  《台日大》於ŋʟ-p‘anʟ p‘anʟ 採用“盻”字。“盻”字,《廣韻》記錄兩個音,一個是五計切,另一個是胡計切,都收在去聲、霽韻下。五計切,現代國語不採用,但台音讀做 ɡe`,見於《彙音寶鑑》嘉(e)韻、陰上聲、語(ɡ-)母下。“盻”字的國音是ㄒㄧˋ,是源自胡計切的音,相對的台音是 he,見於《彙音寶鑑》嘉韻、陰上聲、喜(h-)母下。

  依據《廣韻》,“盻”字的讀音有兩個,但都沒有台語 p‘anʟ 的音,且字義都是“恨視”,因此,如果光從《廣韻》來看,“盻”字既沒有台語 p‘anʟ 的音,也沒有愚笨的意義。不過,《集韻》對於“盻”字收錄五個音,分別是:五禮切(上聲、薺韻)、匹限切(上聲、產韻)、胡計切(去聲、霽韻)、研計切(去聲、霽韻)、普莧切(去聲、韻)。其中跟本篇討論主題有關的是“匹限切”及“普莧切”。

  依據《集韻》把“盻”字讀做“匹限切”時,國音ㄆㄢˇ(《漢大字》),相對的台音是 p‘an`(上聲),字義是“動目也。一曰美目皃。”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是陰去聲,和盻字匹限切的台音上聲 p‘an` 不符。另外,“盻(匹限切)”的字義動目、美目皃也和愚笨義的 p‘anʟ 無關。

  “盻”字讀做“普莧切”時,《集韻》認為“盻”是“”的或體字,國音ㄆㄢˋ,台音 p‘anʟ,與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相符;但“”字的本義是眼珠黑白分明,引伸而有企望、探望等意義,卻沒有愚笨的意義。段玉裁在《說文解字注》“”字下說:“按盼、眄、盻三字形近,多互,不可不正。”《康熙字典》在“盻”字下引《字彙》說:“盻字乃盻恨之盻,今人混作盼睞之盼,非。”可見《集韻》把“盻”字讀做普莧切當做“”字的或體,是錯誤的,是因為盻、盼二字形近所致。

  從上面對“盻”字的探討可知,《台日大》之所以使用“盻”字做為ŋʟ-p‘anʟ p‘anʟ,是因為“盻”是“”的或體字的緣故。“”及其或體字“盻”的台語讀音是 p‘anʟ,《台日大》使用“盻”字只是同音字的假借。

 

  (2)判

  《普閩》使用“判”字來表示閩南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,後來的《綜台基》、《台話大》、《厦方言》都採用它或提到它。“判”字,台語文讀音p‘anʟ(白讀音 p‘uãʟ),和ŋʟ-p‘anʟ p‘anʟ 相符;但是“判”字並沒有愚笨的意義,因此,“判”只是拿同音字來記寫ŋʟ-p‘anʟ p‘anʟ 而已。

 

  (3

  採用“”字做為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的字有《綜台基》、《國台》、《台語正字》及《台語字彙》等書。“”字,《廣韻》只記錄“芳万切”一個音,收在去聲、願韻下,屬山攝、三等、合口、滂母,國音ㄈㄢˋ,台音則《彙音寶鑑》把字讀做 p‘an`(上聲),和《廣韻》的芳万切(去聲)比較,聲調不相符。

  “”字芳万切的反切上字“芳”屬滂母芳類,在台語一般文讀 h,白讀 p‘-。如:蜂,敷容切,台語文讀ŋ/白讀 p‘aŋ;芳,敷方切, ŋ p‘aŋ,妃兩切, ŋ` p‘aŋ`。這些字的台語白讀音聲母 p‘- 是中古音的遺留。另一方面,芳万切的反切下字“万”屬山攝、三等、合口,屬於這個韻母的字在台語大都讀做 -uan,但少數唇音字讀做 -an。如:阪,府遠切,pan`;挽,無遠切,ban`;萬,無販切,ban。據此類推,“”字的韻母在台語可以讀做 -an

  “”字的反切上字“芳”在台語可以讀做 p‘,反切下字“万”可以讀做 -an”字(芳万切)自然可以讀做 p‘anʟ 了(因為 p‘ 是清音聲母,它的台語聲調是陰去聲。)”字在台語讀做 p‘anʟ,和ŋʟ-p‘anʟ p‘anʟ 相符。

  至於“”的意義,《廣韻》說是“吐”,是噁心嘔吐的意思,跟愚笨無關。但是《集韻》對於“”字記錄了三個音:(1)芳反切(上聲、阮韻),“方言:惡也。”;(2)孚萬切(去聲、願韻),“愚癡也。”;(3)方願切(去聲、願韻),“心惡病。”(作者按:心惡即噁心。)。在這三個音裡面,“孚萬切”的“愚癡也”和台語 p‘anʟ-na` 的詞義相符。而《集韻》的“孚萬切”相當於前述《廣韻》的“芳万切”,“芳万切”在台語可讀做p‘anʟ,自然《集韻》的“孚萬切”也可以讀做 p‘anʟ。如此說來,“”字有愚癡的意義,在台語又可讀做 p‘anʟ,台語 p‘anʟ-na` ŋʟ-p‘anʟ p‘anʟ,很可能就是”字了。

 

  (4)笨

  陳修的《台話大》認為ŋʟ-p‘anʟ p‘anʟ 是“”字。“”的本義是竹子的內膜,後來被假借為不聰明、愚鈍的意義使用,和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的詞義相符,但是“”字並沒有 p‘anʟ 的音。“”字,《廣韻》記錄“布忖切”及“蒲本切”兩個音,都是上聲、混韻,台語讀做 pun(《彙音寶鑑》),和 p‘anʟ 不相符。把笨字讀做 p‘anʟ,用來表示台語不聰明意義的p‘anʟ,可以說是對笨字的“訓讀”,是使用同義字表示台灣話語詞的方法。

 

  (5

  《台話大》說:“笨 p‘anʟ,或作p‘anʟ。”“”字見於《集韻》。依據《集韻》,“”字的音是薄半切(去聲、換韻),台音 p‘uan,字義是“怑愌(ㄅㄢˋ ㄏㄨㄢˋ),不順。”可見“”的讀音和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接近,但字義則和愚笨無關,可以說是音近字的假借。

 

  (6)盼

  董忠司的《台閩》採用“”字做為台語ŋʟ-p‘anʟ p‘anʟ 的字。吳守禮教授的《綜台基》也用“”二字來記寫ŋʟ-p‘anʟ

  “”字,《廣韻》匹莧切(去聲、韻),台音 p‘anʟ,和ŋʟ-p‘anʟ p‘anʟ 相符。但“”字的本義是眼珠黑白分明,成語有“美目盼兮”;引伸義有企望、探望等,都跟愚笨無關。因此,p‘anʟ-na` ŋʟ-p‘anʟ p‘anʟ 採用“”字,只是同音假借而已。

 

三、ŋʟ-p‘anʟ

  台語儍瓜、凱子意義的ŋʟ-p‘anʟ 是兩個音節的合成詞,由ŋʟ p‘anʟ 兩個語素合成。ŋʟ 是愚笨義,如前述可單獨使用,也可以和 ɡɔŋ戇)組成 ɡɔŋ-sɔŋʟ 一詞,意義仍然是愚笨,或笨蛋、儍瓜。p‘anʟ 也是愚笨或笨蛋的意思,加後綴“仔(a`)”成為 p‘anʟ-na`,意思是儍瓜、凱子;p‘anʟ ŋʟ 組成ŋʟ-p‘anʟ 一詞,也是儍瓜、凱子的意思,尤其是指容易被騙錢的儍瓜、凱子。台語 tsiaʔ(食)-sɔŋʟ-p‘anʟpiãʟ(摒)-sɔŋʟ-p‘anʟ 就是花言巧語騙取凱子的錢或讓凱子花大錢的意思。

  台語儍瓜、凱子意義的ŋʟ-p‘anʟ 有很多種寫法,經整哩,共有九種,列舉如下:

  (1)傖盻──《台日大》

  (2)宋判──《普閩》、《綜台基》

  (3)宋──《綜台基》、《台語正字》

  (4盼──《綜台基》

  (5判──《台話大》

  (6笨──《台話大》

  (7──《國台》、《台語字彙》

  (8)送判──《厦方言》

  (9)宋盼──《台閩》

  觀察這些寫法,“宋”和“”似乎是比較好的選擇。“宋”二字的台語讀音和台語儍瓜、凱子義的ŋʟ-p‘anʟ 完全相符;在字義上,如果說“宋”是“呂宋客”的簡省與引伸,那麼“宋”二字在字義上也和台語ŋʟ-p‘anʟ 的詞義相符了。

  再說“”。如果認為“”是“僋”的簡省,又認為“”字的讀音是聲符“宋”(不管是誤讀或製字時候的音),那麼台語儍瓜、凱子義的ŋʟ-p‘anʟ 寫做“”,也是相當正確的了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s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