惦惦(tiam⊦-tiam⊦)──安靜、靜悄悄、默默、默不作聲

惦惦(tiam-tiam)──安靜、靜悄悄、默默、默不作聲

  例句1:“顧全修憲,立院「惦惦」。”(1997.7.13.自由時報2頁)

例句2:“賭場噤令,警語嘜擱講話。怕被取締,要求賭客「惦惦」莫喧嘩,還是破功。桃警獲報搗破,逮賭場4嫌、28賭客。”(2005.2.3.自由時報17頁,標題)(嘜擱:maiʟ-koʔ,不要再。)

例句3:“他這種「惦惦吃三碗公」的作風,真是讓人不到最後一刻根本不曉得他們有多厲害!”(2006.2.19.自由時報A15頁)(碗公:uã`-kɔŋ,大的碗。又分:中碗公,直徑15公分左右;大碗公:直徑20公分左右。)

例句4:“別家媒體如果民調不準,一定是「惦惦」,拼命遮掩,深怕別人嘲笑。”(2007.1.5.自由時報A2頁)

例句5:“他最近除了致詞剪綵,好像成了隱形人,政壇傳出的新說法是:這是煙霧彈,策略性的「惦惦卡無」。”(2008.7.17.自由時報A5頁)(:baŋ`,蚊子,一般用“蠓”字。卡:k‘aʔ,較。)

五個例句裡面的“惦惦”是台灣話語詞,讀做“tiam-tiam”,意思是安靜、靜悄悄、默默、默不作聲等。例句1的“立院惦惦”是說立法委員們都不說話,不提反對意見,立法院很安靜、靜悄悄。

例句2的“惦惦”是不要講話的意思。

例句3的“惦惦吃三碗公”是台灣諺語,讀做 tiam-tiam tsiaʔ-sã-uã`-kɔŋ,也說“惦惦食三碗公半”(sã-uã`-kɔŋ-puãʟ);或說“默默食三碗公(半)(hmʔ-hmʔ tsiaʔ-sã-uã`-kɔŋ[-puãʟ])”;“默默食三碗半(hmʔ-hmʔ tsiaʔ-sã-uã`-puãʟ)”。意思是看起來沉默無語,卻食量很大,可以吃三大碗的飯。比喻看起來貌似忠厚、恭儉讓,其實心機重重,做起事來絕不會吃虧,有一點扮豬吃老虎的意義。

例句4的“惦惦”是默不作聲。

例句5的“惦惦卡無”是說保持安靜比較不會受到蚊子的侵擾;比喻安分一些、安靜一些,比較不會招惹麻煩或受到整肅(卡:k‘aʔ,較,比較。:baŋ`,蚊子,一般用“蠓”字。)。

台語安靜義 tiam-tiam,報刊用“惦”字書寫。“惦”字國語讀ㄉㄧㄢˋ,《漢大字》引《中華大字典》說:“惦,俗以思念為惦記,或云惦念。”書證有近代白話小說《紅樓夢》及《兒女英雄傳》,可見“惦”字是相當晚起的字,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、《康熙字典》都沒有這個字。

“惦”字是一個形聲字,從心,店聲。國語讀“店”字音,把“惦”字讀做ㄉㄧㄢˋ;相對應的台語讀音應該是陰去聲 tiamʟ,也許可以轉為陽去聲 tiam

“惦”的意義是掛念,合成詞惦記、惦念的意義是“(對人或事物)心裡老想著,放不下心。”(《現漢》五版311頁)

“惦”字沒有安靜的意義,報刊用“惦”字書寫台語安靜義 tiam 是借用近音字。

台語 tiam 的詞義

台語 tiam 的本義是形容詞靜、安靜,如 tiam-tsieŋ(靜);引伸為動詞不說話、沉默,如命令語態 tiam ・k‘iʟ(去)!=閉嘴!住口!

台語 tiam 又有停止的意義,如 si´(時)-tsieŋ(鐘)tiam ・k‘iʟ(去)・a(啊)=掛鐘停了(不走了)。這可能是 tiam 的靜義的引伸,因為“動”是“靜”的相反詞,不動就是靜,就是台語 tiam,引伸為停止。又如 tiam-hɔŋ(風)=風停止吹;没有風。

台語 tiam 可以疊用,成為“tiam-tiam”。tiam-tiam 基本上是副詞,靜靜地、默默地等的意思。如:tiam-tiam siũ(想)=靜靜地想;tiam-tiam tse(坐)=靜靜地坐。

tiam-tiam 也做動詞用,如 tai(大)-ke(家)tiam-tiam!=大家安靜!(不要說話,不要做出聲響)。另外還可做形容詞,如例句1的“立院惦惦(tiam-tiam)”,tiam-tiam 是安靜、靜悄悄。

前人對台語安靜義 tiam 的用字及其探討

《彙音妙悟》、《雅俗通》、《增補彙音》都沒有收錄安靜義 tiam 的字。《雅俗通》的修訂本《彙音寶鑑》在兼韻、下去聲、地母(tiam)下收有:“恬(閩省方音),恬靜也。”“恬靜”就是 tiam-tsieŋ,一般用於形容環境的安靜。“恬靜”也是國語語詞,讀ㄊㄧㄢˊ ㄐㄧㄥˋ,寧靜、清靜的意思。

《彙音寶鑑》又在兼韻、下平聲、地母(tiam´)下收載“恬”字,“恬,恬靜也。”“恬”讀 tiam´ 是文讀音。

《厦音典》在 tiam 音下收錄“恬”、“扂”兩個字跟安靜有關。“恬(白讀 tiam,文讀 t‘iam´),恬恬;恬靜;恬風,……。”可見“恬”字的閩南語文讀音有 tiam´ 及 t‘iam´ 兩種,這是因為《廣韻》記錄的音是“徒兼切”(平聲、添韻),反切上字“徒”是定母,在閩南語定母有時讀 t-(不送氣),有時讀 t‘-(送氣)所致。

對於 tiam,《厦英補》也用“恬”字,其後《台日大》、《台話大》、《國台》、《台閩》、《台語字彙》也都是用“恬”字。

《綜台基》在 tiam 下列出倓、扂、恬、湉、站、憺六個字,說是“靜止也”。

《台大字》說“憺”字的白讀音是 tiam,例證有憺靜、憺憺、憺憺毛半聲(作者按:毛,bo´,没有。)。

《普閩》、《厦方言》、《閩方大》則是用“扂”字。《台語正字》除“恬”外,另外提出“湛”字。

整理起來前人對台語安靜義 tiam 的用字計有:恬、倓、扂、湉、站、憺、湛七個字,下面逐一加以討論。

(一)恬(國音ㄊㄧㄢˊ)

《說文•心部》:“恬,安也。”《說文•宀部》:“安,靜也。”所以,“恬”有靜的意義。《方言》(卷十三)也說:“恬,靜也。”

“恬”的靜的意義有書為證:《莊子•繕性》:“古之知道者,以恬養知。”近代小說《紅樓夢》(102回):“路上風恬浪靜,合家不必掛念。”“風恬”就是台語的 tiam-hɔŋ(風)。

“恬”字的字義跟台語靜義 tiam 的語義相符。

“恬”字的音,《廣韻》徒兼切(平聲、添韻),屬咸攝、四等、開口、定母,國音ㄊㄧㄢˊ,台語文讀音 tiam´(《彙音寶鑑》)或 t‘iam´(《厦音典》)。“恬”字的中古擬音是董同龢 cd‘iɛm,王力 cdiem。“恬”字在上古屬談部、四等、開口,董同龢擬音 *cd‘iŒm,王力擬音 *cdiam。“恬”字現在台語讀 tiam´/t‘iam´,從主要元音來看,應該是從上古音的演化:

“恬”:上古音 *cd‘iŒm/*cdiam → 台語 tiam´/t‘iam´(陽平)

董同龢擬音的主要元音 Œ 因舌位靠近,與 a 合併;聲母 d‘-/d- 清化成為 t-/t‘-,又因為上古聲母是濁音聲母,影響聲調成為陽聲調,故“恬”字在台語讀音為陽平聲的 tiam´/t‘iam´。

“恬”字的台語讀音為陽平聲 tiam´,而台語安靜義的 tiam 是陽去聲,聲調不相符。但聲母及韻母完全相符,“恬”字的字義也完全跟 tiam 的詞義相符,如果容許“變例”或“特例”的觀念(李如龍《考求方言詞本字的音韻論證》)的話,那末“恬”字就是台語靜義 tiam 的本字了。

(二)倓(國音ㄊㄢˊ)

《說文•人部》:“倓,安也。”《說文•宀部》:“安,靜也。”《玉篇•人部》:“倓,靜也,恬也。”《廣韻•談韻》:“倓,恬也,安也,靜也。”《廣韻•感韻》:“倓,安也。”《廣韻•闞韻》:“倓,安也,靜也,恬也。”“倓”字有靜的意義,和台語 tiam 的詞義相同。

“倓”字的音,《廣韻》記錄徒甘切(平聲、談韻)、徒感切(上聲、感韻)、徒濫切(去聲、闞韻)三個音,都是屬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。台語 tiam 是陽去聲,我們取去聲的“徒濫切”來看。從切語及同音字推斷,“倓”字在台語應該讀 tam

“倓”是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的字,一般没有介音 -i-,但是同樣是闞韻的字“暫”(藏濫切),台語卻讀 tsiam,導入了介音 -i-,可以說是變例。同樣道裡,“倓”也有可能導入介音 -i-,“倓”在台語就可讀 tiam,跟台語靜義 tiam 的語音相同了。

“倓”字有靜、安靜、恬靜的意義,在台語又可讀 tiam,“倓”是台語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(三)扂(國音ㄉㄧㄢˋ)

“扂”字的音,《廣韻》徒玷切(上聲、忝韻),屬咸攝、四等、開口呼,國音ㄉㄧㄢˋ,台語讀陽去聲 tiam(《厦音典》),和切語相符。因反切上字“徒”是定母,定母是濁音聲母,影響聲調成為陽上聲,再併入陽去聲。

“扂”字的意義,《漢大字》列出三項。一是門閂。《玉篇•戶部》:“扂,同上(扊)。”“扊,余染切,扊扅,戶牡。”“扊扅”(ㄧㄢˇ ㄧˊ)是聯綿詞,“戶牡”是門戶的一種鎖器,應該相當於台語的“暗鬼(amʟ-kui`)”,此時“扂”讀做余染切。但《集韻》卻讀做“徒點切”(上聲、忝韻),而且是單用。《集韻•上聲•忝韻》:“扂,戶牡。徒點切。”

二是關門。《玉篇•戶部》:“扂,又徒念切,閉門也。”《廣韻•上聲•忝韻》:“扂,閉戶。”

三是用以制止物體運動的器械。《集韻•去聲•栝韻》:“扂,所以止動也。徒念切。”這個意義與第一個義項有關,門閂也是用以制止門戶被推開的器械。此時“扂”字的音是徒念切,國音ㄉㄧㄢˋ,台音 tiam(陽去聲)。

“扂”字的這三個義項都不是靜、安靜的意義,因此,“扂”字雖然台語讀 tiam,並不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也許有人會認為《集韻》的“所以止動”可以引伸為“止動”,再引伸為“停止”,如台語“si´(時)-tsieŋ(鐘)tiam ・k‘iʟ(去)・a(啊)!”(=掛鐘停了!)的 tiam,就是停止的意義。此點可供參考。

(四)湉(國音ㄊㄧㄢˊ)

“湉”字的音,《廣韻》徒兼切(平聲、添韻),屬咸攝、四等、開口呼,國音ㄊㄧㄢˊ,台語讀 tiam´(陽平)(《厦音典》)。跟台語靜義 tiam(陽去)比較,聲調不符。

“湉”字的意義,《廣韻•添韻》:“湉,水靖。”《說文•立部》:“靖,立竫也。”段玉裁注說:“謂立容安靜也。”故“靖”有安靜的意義。“靖”又與“靜”通用,故“水靖”就是“水靜”,是水靜流的樣子。在古漢語裡有“湉湉”(水靜貌)及“澶湉”(ㄉㄢˋ ㄊㄧㄢˊ,水緩流貌)等例詞。

“湉”字雖然有靜的意義,但“湉”字是用以形容河水靜靜地流的樣子,且字音是陽平聲的 tiam´,與 tiam 的陽去聲不符,故“湉”不是台語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從“湉”字的構形來看,“湉”是從水,恬聲,恬兼表義。

(五)站

“站”字的意義,《廣韻•陷韻》:“站,俗言獨立。”“獨立”,《漢大字》解釋說是直立不動。《集韻•陷韻》:“站,久立也。”《集韻•咸韻》:“站,坐立不動皃。”“站”字的直立不動、久立、坐立不動等字義也許都可以引伸出靜的意義,但沒有書證可證明。

“站”字的音,《廣韻•陷韻》陟陷切(去聲、陷韻),屬咸攝、二等、開口呼,國音ㄓㄢˋ,《雅俗通》及《彙音寶鑑》讀 tiam(陽去),《厦音典》則文讀音 tiam、tsam(陽去);白讀音 tiamʟ 及 tsanʟ(陰去)。《台大字》讀 tam、tamʟ、tsam 三個音。整理起來,“站”字的台語讀音有:tsam,tiam,tiamʟ,tsanʟ,tam,tamʟ 六個。

“站”字的反切,除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的“陟陷切”外還有《集韻》的“知咸切”。這兩個反切都屬咸攝、二等、開口呼,這個韻攝等呼的字,在台語大多讀 -am 韻,如:湛,tam;斬,tsam`;杉,sam 等等;有少數字讀 -iam 韻,如:鹹,胡讒切,kiam´;喊,呼豏切,hiamʟ;減,古斬切,kiam` 等,故咸攝、二等、開口呼的陽聲字,在台語可讀 -am 韻及 -iam 韻。

切語“陟陷切”及“知咸切”的反切上字“陟”及“知”屬知母。知母在台語音讀時基本上讀 t-,有時轉為 ts-。又因知母是全清聲母,在台語音讀時原則上聲調是陰聲調,白讀時有時轉為陽聲調。

用這些聲、韻、調的音變規律來檢視前述“站”字的六個音如下:

tam:符合《集韻》的知咸切。

tamʟ:符合《廣韻》、《集韻》的陟陷切。

tiamʟ:tamʟ 的音變,導入介音 -i-,聲調不變。

tiam:tiamʟ 的音變,聲調陰去 → 陽去。

tsam:tamʟ(陟陷切)的音變,聲母 t- → ts-,聲調陰去→陽去。

tsanʟ:依據不清楚。

從上面的討論可知“站”字在台語可讀 tiam,字義又可從坐立不動引伸為静,但沒有書證,要說“站”字是台語靜義 tiam 的本字,相當勉強。

(六)憺(國音ㄉㄢˋ)

《說文•心部》:“憺,安也。”《說文•宀部》:“安,靜也。”《玉篇•心部》:“憺,安也;静也。”《廣雅•釋詁》:“憺,静也。”《廣韻•敢韻》:“憺,安緩。”《廣韻•闞韻》:“憺,恬靜。”因此,“憺”字有靜、安靜、恬靜的意義。書證有:《素問•陰陽應象大論》:“是以聖人為無為之事,樂恬憺之能,從欲快志於虛無之守。”(恬憺:安靜閒適)。《文選•司馬相如<子虛賦>》:“怕乎無為,憺乎自持。”(“怕”讀ㄅㄛˊ,恬淡的意思)。

“憺”字的音,恬靜義時《廣韻》徒濫切(去聲、闞韻),屬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,國音ㄉㄢˋ,台語讀 tam(《彙音寶鑑》)。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的陽聲字大多讀 -am 韻,如:擔,tam;三,sam;甘,kam;;攬,lam` 等等,但有一個字“暫”(藏濫切)讀 tsiam,如“暫時”讀 tsiam-si´。因此,“憺”應該也可以讀做 tiam

“憺”字有靜、安靜、恬靜的意義,在台語又可讀 tiam,“憺”是台語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(七)湛(國音ㄓㄢˋ)

“湛”字的讀音及義項很多,據《漢語大字典》,“湛”字的讀音有九種之多,義項總共有23項之多,其中讀做ㄓㄢˋ(《廣韻》徒減切;《集韻》丈減切)時有安靜的意義。《方言》卷十三:“湛,安也。”郭璞注:“湛然安貌。”錢繹箋疏:“謝混《游西池詩》‘水木湛清華’,李善注引《蒼頡篇》:‘湛,水不流也。’不流,即安之義也。”《老子》第四章:“湛兮似若存。”河上公注:“言當湛然安靜,故能長存不亡。”(以上引自《漢語大字典》700頁)。

《說文•水部》:“湛,没也。”《玉篇•水部》:“湛,直斬切,水皃。又没也。又直林切。”

《蒼頡篇》的“水不流”應該就是《玉篇》指的“水皃”(河流或河水的樣子),水不流則安靜,故《方言》說:“湛,安也。”看來《說文》說的“湛,没也。”的“没”不是“湛”的本義,“湛”的本義應該是“水不流”,引伸為安靜。學者認為《說文》說的“湛”讀做ㄔㄣˊ(《玉篇》直林切;《廣韻》直深切),是“沈”的本字。

“湛”字的音,依據《玉篇》是“直斬切”,反切下字“斬”字在上聲、豏韻,屬咸攝、二等、開口呼,在台語一般讀 -am,也有讀 -iam 的例(請參見前述五、站);反切上字“直”是澄母,在台語一般讀 t-,故“湛”字在台語讀 tam 及 tiam

“湛”字有安靜的意義,在台語又可讀做 tiam,“湛”字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下面作者再補充跟台語安靜義 tiam 有關的惔、怗、澹、淡四個字。

(八)惔(國音ㄊㄢˊ;ㄉㄢˋ)

“惔”字的現代音有兩個,讀做ㄊㄢˊ時是火燒的意思,如《詩•小雅•節南山》:“憂心如惔,不敢戲談。”裡的“惔”就是火燒的意思。另一個讀音是ㄉㄢˋ,此時“惔”是“憺”的假借字,如《莊子•刻意》:“惔而無為,動而以天行,此養神之道也。”這裡面的“惔”就是“憺”的假借字,安靜的意思。

“惔”字讀做ㄉㄢˋ是源自《廣韻》的徒濫切(去聲、闞韻),跟前述的憺、倓同音,演變為台語 tiam 的情形與“憺”字相同。

(九)怗(國音ㄊㄧㄝ;ㄉㄧㄢˇ)

《玉篇•心部》:“怗,他頰切,服也,静也。”《廣韻•入聲•怗韻》:“怗,安也,服也,静也。他協切。”《集韻•入聲•帖韻》:“怗,静也。託協切。”《集韻•上聲•忝韻》:“怗,《博雅》:‘静也。’一曰服也。多忝切。”

因此,“怗”字有靜的意義,字音則有入聲的他協切(《廣韻》)及陽聲的多忝切(《集韻》)。他協切,國語讀ㄊㄧㄝ,台語讀 t‘iap;多忝切,國語讀ㄉㄧㄢˇ,台語讀 tiam`(陰上),白讀時可轉為陽上 tiam

“怗”字有靜的意義,在台語可讀tiam,“怗”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。

“怗”字的音“他協切”及“多忝切”應該是陽入對轉的關係,雖然聲母有送氣及不送氣的不同。而“多忝切”應該是後起的音。

(十)澹(國音ㄉㄢˋ)

“澹”字有恬靜的意義,如《老子》:“澹兮其若海,飂兮其若止。”《莊子•天下》:“澹然獨與神明居。”又如“澹泊”是恬靜寡欲;“澹澹”是恬靜貌。

“澹”字的音,在恬靜意義時是《廣韻》徒敢切(上聲、敢韻),屬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,國音ㄉㄢˋ(《漢大字》),台語讀 tam(陽上併陽去)。咸攝、一等、開口呼的陽聲字有讀 -iam 韻的例(詳前述“憺”字),故“澹”在台語可讀 tiam

“澹”字有安靜義,在台語又讀 tiam,“澹”字應該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,但是“澹”字的本義不是安静。《說文•水部》:“澹,水搖也。”“水搖”是水波搖蕩、水波起伏的樣子。從字的本義講,本義為安静的字是“憺”,而“澹”字與“憺”字同音,因此,安靜義的“澹”是“憺”的假借字,把“澹”當“憺”使用。因此,嚴格地說,“澹”字不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,“憺”字才是。

(十一)淡(國音ㄉㄢˋ)

“淡”字的本義是味道不濃,如《說文》所說:“淡,薄味也。”又不含鹽分或含鹽分少也叫做淡(即台語的 tsiã`)。“淡”字又有安静的意義,如白居易的詩《睡起晏坐》:“淡寂歸一性,虛閒遺萬慮。”裡面的淡寂就是安静、寂靜的意思。但是段玉裁在《說文解字注》“怕”字(本義無為)的注裡面說:“憺怕,俗用澹泊為之,假借也;澹作淡,尤俗。”可知“淡”是“澹”的假借字,“澹”又是“憺”的假借字,因此“淡”是“憺”的假借字。

“淡”字,在《廣韻》裡有徒甘、徒敢、以冉、徒濫四個反切,國音ㄉㄢˋ及台音 tam(文讀)即源自去聲的徒濫切,與憺、澹、倓同音。

結論

(1)“恬”、“倓”、“憺”、“湛”四個字都是台語安靜義 tiam 的本字,從字的本義及音韻來看,“倓”及“憺”是較好的選擇。

(2)報刊用“惦”字只是借用近音字。

(3)動詞的 tiam(=停止動)也許可用“扂”字。

(4)“惔”、“淡”、“澹”都是“憺”的假借字。

(5)“怗”的音多忝切是後起的讀音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t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